城市间的舟车劳顿总会生起些许疲" />
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文章 > 文章内容页

【红叶】归安

来源:秦皇岛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爱情文章
破坏: 阅读:2927发表时间:2017-01-17 14:20:05
癫痫药物如何使用px;">

城市间的舟车劳顿总会生起些许疲惫,故乡短暂的停歇总会让人感觉到些许的安逸。——题记
  
   当从上海飞兰州的飞机冲上云霄的那刻开始,心就激动了,因为那段穿梭城市的忙碌,在这一刻,日夜思念家的脚步就近了。不知不觉的我在飞机窗外的云层上,似乎看到了,我走进了家门的景象……
   当黄昏的光晕洒在兰州的上空,似乎脚步就贴近了故土。出了机舱门,黄土高原的气息,与这北方冬日的寒风,将我打了个措手不及。裹裹身上单薄的大衣,迎风走了进去。是的,一年城市生活的颠簸流离,该让这故乡的物件给我这个游子来个洗礼……
   躺在热乎乎的土炕上,生命就有了底气。静夜中的一声狗叫,黎明里嘹亮的一声鸡啼。
   清晨的时候,父亲还是和往日一样,早早地起来,穿梭在几个房间。我翻了翻身,又缩在了被窝里。也许是习惯了飘荡的生活,习惯了城市中的忙碌,最终挣扎着下了床。
   出了门,父亲的喊声,被耳朵里的耳机声覆盖。行走在这个生我养我二十三年的大山里,它此时的现态像极了一个生病了的老人,山间似起的烟,偶尔的行人,无疑给此时此刻冬的冷酷添了一笔勾勒?
   或许吧,是都市的繁华生活迷离了我的双眼,失去了自我的我,似乎是慢慢的习惯了城市的车水马龙。如今面对故乡,安静的大山,内心里尽有些不知所措了。只是硬着头皮,俩手插兜,在晨风里迈着大步向前走去。
   山里偶尔遇见逃窜着的野兔,似我此时此刻的自己。行走,任这大西北的风,洗刷着我这被城市的薰透了的身体。似乎这些年走到哪里,手里都会有一根兰州烟,似乎它就是我这一路的情人,是我情绪与情感的宣泄之处。如今归到这片黄色的土地,还有这一眼望不尽的大山里,它也总是少不了的。
   村头的那片土地上,何时又添了一个新坟头。可叹岁月的不饶人,已将身边曾经很多亲近的带走了。无奈,弯腰抓了一把黄色的土地上的土,风的猛烈,让它很快的从我手里溜走了。留给我的仅剩下一脸的尘土,还有那仅剩的一点忧愁。爷爷奶奶曾经说过,“命是阎王爷的,生活是自己的。”这个总是将自己的年龄都记不清的年纪,又该如何去生活。
   荒草还是疯狂的长着,去年我放火烧过的地方,此时早已被新的荒草替代。我拿起打火机,又将新的火燃烧了起来。希望明年我再到这个地方的时候,这儿童癫痫存在具体的病因有什么片荒草的生命会为下一片荒草的绿而成为新的养分。
   青春从身边溜走,这个年纪的我们,漂泊早已习惯,一路上总是喜欢归,也喜欢安逸,但却当黑龙江著名癫痫医院真有一日闲暇的时候,却发现城市的喧闹的生活,似乎在心里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印记。喜欢上了那里,喜欢了儿时到长大一个又一个变化的梦。
   回顾上山的路,干裂的土地,风一吹就肆起的黄土。这里遗留下了多少儿时的故事,和多少走出大山孩子对这里的眷恋。
   当晨阳把我的背影照射出来的时候,我脚下的故乡,我熟悉的这片天空,将我完全笼罩了起来。屏住呼吸之后,麻雀,野兔子,野鸽子,我似乎看到了。还有风吹的荒草的声音,似乎透着一股自然的清凉。习惯了奔跑,追赶着野兔。
   回头看着一路追赶的脚印,曾经漂泊,心轻的就像浮萍一样。如今归到这里,是这一路心累了,还是这里有所牵挂。曾经在某个城市也有一个家,一个冰冷冷的家。它也永远的替代不了,虽然偶尔的会想念起。
   故土的阳坡中学,曾醉了我年少的梦想,无悔了我青春的叛逆。当我今日重游故地的时候,在这,想和青春作别的时候,你让我那么不舍,你让我那么惆怅,你让我那么感伤。
   下巴的胡须,还有那时常有的白发,就如这冬日的寒风,它可以冷冽一切绿意。虽然这里的一切还可以再绿。而我却只能和这思念一样,慢慢老去,直到有一天,我再次钻进这个大山里,就这样。
   烟火间的归途,总是一个默默的回忆着,念着大山这里的美好瞬间,听首《老就老了吧》带着淡淡的忧伤,诉说一段情深意重:“曾有光辉的岁月,照亮了光辉岁月,老就老了吧,老就老了吧……”歌声丝丝缕缕的奏响在我的耳畔,沉浸其中。
   离开还是归来,这一路走来,春夏秋冬。
   似乎一切都在改变,似乎这里的一切又没有变。荒凉还是依旧,只是这里的人老了。在不经意的瞬间,在你看不到的地方,总是婉转诉情思,最是温馨。
   一路的絮语,何时不知爬到了山顶。现在山顶,眺望着远方,连绵起伏的山川,那山与山之间的相连,是时光与印记里最深处的一次回眸。
   仰望,此刻黄昏最美的夕阳已将山头缠绕,炊烟缭绕,几度的夕阳红,最美的时刻。脱去城市生活的外衣,既然已归故里,就安安分分地做个短暂的归人,褪去那一缕缕仅剩忧伤……
  
  

共 175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