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文章 > 文章内容页

【晓荷·家国天下】消失的喀什地名——东高营房

来源:秦皇岛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爱情文章
无破坏:无 阅读:613发表时间:2018-09-25 14:44:52 摘要:一段新疆历史和一个被忘却的地名。1877年湘军收复南疆,驻军喀什;建东高营房;现在遗址平毁;地名消失…… 武汉的哪家医院医治癫痫作用好    一   1982年,在喀什疏附县木什乡明遥洛古战场,一块沉睡95年的石碑被发现。碑文载:光绪三年(1887)十二月十九日,清军刘锦棠部在这里与阿古伯之子伯克胡里,白彦虎残部最后一战,大获全胜,南疆重新回归清朝管辖,特立碑记功。   这块珍贵石碑唤醒了另一个记忆:喀什的古地名东高营房被人们忘记了!明遥洛战斗之前,刘锦棠一部攻克喀什回城,军队就驻扎在这里。时间是光绪三年(1887)年十二月十七日。两天后,湘军出城追击残敌取得明遥洛大捷。   东湖公园是喀什人戏水弄舟的好去处。这里原是吐曼河古河道,后辟为公园。泛舟东湖,纵目环视,绿荫沉,红檐飞,突兀高岸插北斗。那不是寻常河岸,是一百多年前赫赫有名的东高营房。而今天,这个高台子已经被平毁,曾经的地名“东高营房”已渐渐被人遗忘。   每念及此,心老走神儿:   古今多少巨钟声消音散,而张籍的“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使千年钟声袅袅至今,引来无数游客静卧舱中,细聆夜声。   古今多少战争规模宏大,惨烈悲壮,在人们的记忆里却“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而东坡先生的“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古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使赤壁之战名垂千年,被优伶戏子、野老村夫、文人雅士传颂至今。   古来多少美酒之乡,而杜牧的“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使“杏花村”醉了多少刘伶之魂。   更不必说,今人不惜巨资重修崔颢的《黄鹤楼》、曹雪芹的大观园、吴承恩的天宫地洞……   多少寻常事物,经名人大师吟诵立即万人传唱,弥久益彰;而多少值得大书特书的事物,无名人点拨吟诵,如玉裹于璞,默默流失于岁月中,仅一两代人就被淡忘了……   比如,喀什吐曼河边,那如堆如岸的东高营房。      二   公元1864年,库车人民不堪忍儿童癫痫病价钱如何啊?受官吏、伯克的残酷压迫,爆发农民起义。很快波及天山南北。动乱导致民族分裂势力乘机而起。中亚浩罕国的军官阿古柏入侵喀什。短短几年,阿古柏“圣战”铁蹄践踏至乌鲁木齐,天山南北陷入血雨腥风中。这时,早已虎视眈眈的沙俄出兵侵占伊犁。   阿古柏的“哲得沙尔汗国”(即“七城汗国”)竟统治南疆哈尔滨治疗儿童癫痫达十多年之久。在“圣战”和杀“卡甫尔”(异教徒)的旗号下,无数生灵死于屠刀之下。阿古柏性格残暴,荒淫无度。在著名历史学武汉羊羔疯哪家医院治的最好家毛拉木沙的《伊米德史》中记载了一则故事:阿古柏喜欢骑没有骟过的马。有一次他去马厩巡视发现他非常喜欢的骏马被骟掉了。他阴沉沉地问:“这些马是谁骟的?”马厩官回答:“莎车人玉素甫伯克骟的。”阿古柏立即下令请玉素甫伯克进宫。玉素甫伯克进宫后,阿古柏问他怎么骟马。玉素甫伯克详细地比拟了各种骟马动作。阿古柏命其退出候令,并问身边的米拉胡尔:“你也学会了吧!”米拉胡尔答:“如果陛下命令,小人在所不辞,一定能骟。”阿古柏就和颜悦色地说:“那么你按照方才那位的动作,用他自己带来的工具,将他也骟掉!”这位可怜的骟马匠便被活活地被人像一匹马一样骟了。两天后死去……   各族百姓在暴君统治下民不聊生,盼望早日结束分裂、动乱和死亡威胁,盼望“和太”(汉族人)来解救他们。毛拉木沙还记载了一个真实故事:在喀什噶尔的郊区,一位农民正在耕田,一位过路人问他:“喂!朋友,您在种什么?”农民回答:“我在种‘和太’(汉族人)。”问者欣然一笑,策马奔去。春天一颗种子,秋天将会有几百倍的收获!“和太”将会踏上这块多灾多难的土地……      三   然而,这时的“和太”在干什么呢?在森严的紫禁皇城里,一场有关祖国六分之一版图河山生死存亡的辩论正在进行。辩论的核心问题是:要不要西域?   “海防论”以李鸿章为代表,主张放弃关外。他竟然认为乾隆统一新疆是“徒收千里之旷地,而增千百年之漏厄,已为不值。且其北邻俄罗斯,西界土耳其,南近英属之印度,即图恢复,将来断不能久守。”“新疆不复,于肢体之元气无伤。海疆不防,则心腹之大患愈棘。”   左宗棠大义凛然,针锋相对:“东则海防,西则塞防,二者并重”,“自撤藩篱,则我退寸而寇进尺。不独陇右甚虞,且北路科布多、乌里雅苏台等处,恐亦未能宴然。”丢了新疆,甘陕即为边疆;丢了甘陕,中原即为边疆;没有边疆就没有内地!这道理浅显明白,清政府总算听了进去,支持了左宗棠。   公元1876年4月,左宗棠誓师肃州,湘军出关讨伐阿古柏叛逆。深受阿古柏血腥统治之害的各族人民,闻风响应,奔走相告。湘军激战古牧地,勇夺天山险隘达坂城,绕过焉耆沼泽,攻克阿克苏。12月18日,湘军的战旗在喀什东高营房猎猎飘扬……   从此,东高营房一直是驻军之处。1949年新疆“九·二五”起义时,这里是国民党骑九旅一部。解放军进驻喀什,东高营房被接管作为仓库。1954年新疆兵团成立,这里归草湖前进总场管理。1966年这里成为农三师基建大队驻地。1975年新疆兵团撤销,随后开始的城市建设,东高营房被平毁,百年历史的名字也渐渐消失了。      四   我在喀什生活了四十多年。我曾无数次从喀什到大河沿、乌鲁木齐。我无数次被边疆的日出所激动:红日出天山,苍茫云汉间;那银峰之巅赤红一抹,迅即向下渗延;东海旭日,初露彤眉,一跃而升,光焰万丈。大漠的日出又是另一番景象,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是凝固的大海;地底下蕴藏着百亿吨石油;那油海躁动了千万年,终于熔炼出一个燃烧着的婴儿。那婴儿活泼地、欢天喜地地、赤裸裸地向我们跑来,那红润,那光焰,那可爱!   每当我沉醉在壮观的日出,心中总不由自主地想起左宗棠和李鸿章的争论。   李鸿章竟把新疆说成是只投入不产出的大漏斗,而且断言“不能久守”,主张“暂弃关外”。如果清政府依了李鸿章,祖国西陲的宝地不知沦为何人之手,那壮观的日出胜景亦不知成为何国的景观!   纵观中华民族历史,从异族手中夺回丢失的领土的民族英雄有二人:一为郑成功,从荷兰殖民者手里,收回祖国的神圣领土台湾。二为左宗棠,驱逐沙俄,击溃阿古柏,收复祖国西陲宝地,保住了中华民族一块巨大的生存空间。中华豪杰,功昭日月!   喀什轰传百年的地名“东高营房”就是这段历史的丰碑!      五   台湾学者曾作过统计,自秦始皇统一中国到1950年西藏解放,这两千多年历史中,太平盛世仅400多年,仅占五分之一。动乱、恢复、发展、盛世,周而复始,连绵不断。这正是中国社会发展缓慢的一个重要原因,也是新中国建立之前新疆社会衰败的重要原因。   东高营房下烟柳葱润,令人想起那首著名的诗:“上相筹边尚未还,湘湖子弟满天山。新栽杨柳三千里,引得春风度玉关。”可惜,当年修建在乌鲁木齐的“左公祠”早已荡然无存;喀什东高营房也被忘却,“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   “东高营房”原址就在今天的著名旅游景点“高台民居”的西南约三四百米处,中间隔着一片水稻田。上世纪七十年代营房围墙大门完好,从人民广场往东走十分钟就看到高台了。   我心中的万里长城不止万里,长城的最西端不在嘉峪关,而在穆士塔格峰下的东高营房……   共 272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