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美文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恋】后嗣

来源:秦皇岛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创意美文
周围的邻居,都从门口探探头,又赶紧缩了回去。   “嗨,这孩子,受罪了。”邻居们叹息着,又不敢多言。   这小康,才三岁左右。脸蛋胖嘟嘟的,白里透红,恰似熟透了挂在枝头的苹果。只是,由于哭泣,数道泪痕模糊了俊模样。不过,这样更惹得大家为小康的遭遇痛心,越加他的安全担忧。   才三岁啊!那是他的亲生父亲么?那他的母亲在哪儿?她母亲为啥不制止呢?   张勇继续狠命地踹着小康,小康则无助地拼命抽泣,可又不敢大哭,脸色憋得通红。张勇,好似每周一都要给邻居们上一道这样的戏剧大餐。为什么呢?为什么张勇都是在周一才虐待小康呢?   原来,张勇不是随便踹小康的。周一这天,是小康母亲小翠全天回娘家的日子,而且当天夜晚也不回来。(小翠自到张勇家,都是固定这一天在娘家过,雷打不动。)从有小康后,每逢这一天,张勇都是特别殷勤地开车送媳妇,并让媳妇从心底里对他放心。让媳妇知道,在家,他会照顾好小康的。可是,对小康来说,每周一都是自己充满磨难的日子。即便是磨难,小康还是每周一向妈妈微笑着说再见。可他那一闪而过的惊恐眼神被自己假装的欢喜掩盖了,妈妈还以为孩子是因为自己离开而哭泣呢,可她哪知这泪花闪闪的背后藏了多少惊恐啊。   而且,张勇的施暴方式是充满了隐蔽性的。他每次只往小康的屁股蛋上踹,其他地方碰都不碰。这样,每次张勇发泄完以后,还可以让小康“完好无损”地站在他母亲面前。(小康敢吗?他也只有服从张勇的安排。虽说三岁,小康特别聪明,知道不服从的后果。)所以,每次发泄后,小康的伤痕不被察觉,在妈妈面前漾着幸福。   由此,妈妈的世界,是和睦太平的;爸爸的世界,是暴戾乖张的;小康的世界,是黑暗恐怖的。星期一,是黑色的。三人世界,貌似其乐融融。      二   当年小翠嫁汉,风光非常。一名唢呐吹奏手,正在鼓起双腮,涨红着脸皮,拼命地吹奏着“抬花轿”。而八个轿夫也正在拼命地抖轿,并高兴地唱着抖轿歌。   穿着大红嫁衣的小翠,被轿夫们抖得都快颠出屎尿来了。不过,她都忍了。她高兴出嫁的日子,为自己的选择而高兴。   张勇,是方圆几十里都闻名的富家子弟。父亲以上三代单传,到他这代,也仍是他独仔一个。他虽无浪荡恶意之劣性,但他与小翠结婚之前,已有了三次婚姻,不过都是两三年就走到了尽头。   这都是后继者的问题,没有完美的结局。女人都是因为婚后不孕,治疗无效而与之分手。不过还好,她们都是完美地结束,不哭不闹,一拍两散,落得各自逍遥。   而从张勇本人来说,对婚姻已经失望透顶。本来是不打算再找媳妇了,可是熬不过母亲的软磨、硬闹、跳水、上吊。她老娘大人可是急着要抱孙子的,没有孙子,她是永不罢休。   常言说得好,“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张勇也得顺从母亲的意愿,所以才有了小翠今日红红火火出嫁之喜。   小翠在颠轿中受虐,可她也乐得被虐一回。她为自己这几年的守候而自豪,守候几年,终得嫁入豪门。她是被穷日子穷怕了,不管几婚,不在乎是第几房,只要幸福。   新婚之喜,对老道的张勇早无新鲜之感。他与朋友们吆五喝六地饮酒玩了一通。待进入洞房之时,已是酩酊大醉。等候一夜的小翠,看到张勇的醉酒状态,开始的高兴和期待,早已心内凉凉。   洞房之夜虽有遗憾,但他们的婚后生活还算完美。小翠与张勇恩爱滋腻,相敬如宾。   张勇在他父亲的几个厂子里转转看看,给各个经理布置一下任务,检查一下各个公司的经营情况,就算他一天的任务结束,回到家由小翠砌壶浓茶,望着蓝天和白云,惬意地荡着二郎腿,悠哉游哉!小日子甚是舒坦快乐。   小翠日子更美了。在家也就养个小猫小狗,种点瓜果梨枣,看桃李春风粉蕊,哼山泉流水佳音。日子煞是滋润舒坦。   好日子,轻轻松松地过着。在春天里嗅花;在夏天间听蝉;在秋天里食果;在冬雪天罗雀。      三   生活可以浪漫,但现实终要是面对的。张老太太在后嗣的问题上绝不含糊。已是结婚几年的小翠也如前几任张勇夫人一样,腹部平坦,毫无隆起迹象。小翠再也无有闲情赏花了,从此开始整天在医院与家庭之间轮转。北京、上海、深圳等大城市跑遍,遍看名医,也都无济于事。   小翠最后干脆在A市C女子医院附近租一别墅,专一看病。   无巧不成书,就在小翠在A市租住的第一天晚上,小翠娱乐一段奇遇。   “小翠,你啥时候来的A市?”一个俊俏年轻的小伙突然来到小翠他们面前。   “这是我姐夫吧!好魁梧啊!”这小伙接着继续说,“你们啥时来的A市啊?”   “啊呜,我以为是谁嘞,这不是赵小宝么!”小翠不无诧异地说道,并夸奖,“你小子越发精神了。还是这样帅!”   “哈!哈!还帅哩,老婆都还没找着嘞。”小宝面色立马飞起絮样红润。   “你这慌张着去干啥嘞?”小翠问道,“就你这条件,还找不到一个媳妇?!后面不跟一个排的美女,才怪哩。你瞎说。”   “哈哈,能干啥,在街上瞎逛呗!”小宝嘻嘻笑着说,“真的姐,我说的是真的。我都是有情于花,但花无情于我啊!姐姐操个心呗。”   “您俩吃晚饭没?走,我请你们俩吃晚饭去。你们初来乍到,我请客,我做东。”小宝殷勤并慷慨地说。   这小宝,是小翠老家的邻居。是与小翠一块长大的。小宝自小不好好学习,最后辍学随着父辈在A市做家电维修生意。经过几年的折腾,如今,生意稍有起色。小宝穿戴已是气宇轩昂,经理派头十足。   “小宝,俺不去了。今不与你喷了,改天到我家玩吧!”小翠看张勇在旁边有点不高兴,就匆匆与小宝告别说。   张勇,是个不喜欢自己的女人与别人多说话的人。看见别人与媳妇说话,总有不悦。每次见媳妇与别人多说几句话,他都不说出来,而只是温温地看着。而小翠则相反,生就的泼辣性格。她是爱说爱笑,与谁都能谈得来,属于有口无心的主。   小翠她们安稳地住下来后,就开始了不停地在医院与别墅之间的来回奔波。   张勇该去公司还去公司,一去就几天不回来。小宝则隔三差五地来别墅与小翠聊天。   在这治疗一年头上,小翠的肚子也真争气,怀孕了。   小翠在知道怀孕的那一刻,心花怒放,赶紧把喜讯传给老公张勇和张勇的母亲。   在由医院回家的路上,小翠的心情是一路风景一路歌。   看着湖水缭绕着芙蓉,听着蛙声漫灌着池河。蜻蜓在她身前蹁跹,夏蝉在她耳边鼓噪。甚至路上的狗儿也对她摇首摆尾,好似要讨个喜糖嚼嚼。   小翠高兴地回到别墅。一会儿她老公和婆婆也回来了。他们抱头痛哭。为了后嗣,他们太不易了。彼此相看,无语也惊喜,他们哭了再笑。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小翠通过将近一年的煎熬,终于高兴地迎来了这圣神的一刻。小翠顺产,呱呱坠地一个男孩。   张勇雀跃;老太舒心,这点事皆大欢喜。小翠那刚生过孩子的苍白的脸庞上,也不由地飞来几朵红色的云絮,惬意地摇曳。   张勇太高兴了。他在他的村庄大宴宾客。连周围村的村民,通知到了,只要愿意来,张勇也都会设大宴,盛情款待。   场面很是震撼。从村东头到村西头,又从村南头到村北头,摆的都是酒席。霎那间,是人声鼎沸,煞是派气。就这样大宴三天。   因孩子来之不易,都盼他健康成长,小翠就给孩子起名叫康康。大家都对康康疼爱有加,慢慢地都亲昵地叫他“小康”了。      四   儿子出生后,一晃两年过去了。   张勇对待小康,那可谓是“捧到手里怕摔着,含到嘴里怕化了”,对小康疼爱自不必说。   不过,小康也确实惹人爱。他那头发,黄黄的,在到眉骨处,有几绺绒发,卷卷的,有着自然的弯度和飘逸。那胖嘟嘟的小手腕,恰似几个藕节,白里有褶,褶里有福。那双眼睛好像不是眼睛,它好似一对精巧的灵魂,在与世界对话,在与苍穹探秘。就是这样的神童,在随后的生活中,却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某一天,有位熟人开玩笑地说:“这小家伙真漂亮,他都不随您俩啊!这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常言说得好,“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张勇闻听过后,哈哈一笑,只是心内猛地一顿,有个闪念,没有太在意。可是后来,觉得孩子真的是越长越不像自己,也不像小翠。那几绺卷发倒像某一个人。   在想想治疗时与小宝的相遇,小翠和小宝的交往,他越看心里越不舒服。   特别是在A市的第二个月的某一夜,张勇下班后与朋友喝酒喝到深夜。当他回到家时,碰见小宝从他家出来,而且慌里慌张地。到家问小翠,小翠也满面通红地解释说小宝只是来玩的,没啥事。   张勇虽心有不悦,但苦于没有证据,也就没再追问。   只是对小翠约法三章,不准小宝再到家里玩。否则,就不客气了。小翠倒也听话,自后,再也没见过小宝。   想到此,张勇还是充满了疑惑。   慢慢地,张勇不再宠她,也不再爱她。开始了训斥,时不时地虐待。于是有了文章开头的画面。   张勇对小康的虐待逐渐升级。不过他还是坚持先前的保密措施。在小翠面前,仍是亲爱有加。小翠以为小康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小康只有忍着。无以复加的痛苦在蹂躏着他幼小的心灵。   虐待一直在升级。某个星期一,张勇依旧在踹小康,小康的眼神在无奈地游弋。突然,小康有点抽搐,脸色刷白。吓坏了张勇,张勇赶紧把小康送进了医院。   急救室的灯明晃晃地亮着。张勇在门外徘徊着。   张勇在暗忖自己的行为。一个怀疑,就对一个孩子动粗,孩子有错吗?自己都对吗?他开始对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   若仅凭怀疑就虐待小康,是有点过分了。自己也没有逮住小翠什么不贞的把柄,仅凭自己对小宝和小翠的几次接触,就怀疑小康的出身,感觉自己多么狭隘。哎,想来想去,最后只有一个路子。亲子鉴定。他生出了理智,想弄明白这一切,来一个冤有头债有主,也算给自己一个交代。   看着急救室的灯在闪烁,张勇惴惴不安。一会儿,一个护士出来问谁是小康的家属,张勇赶紧应答。   “你是小康的爸爸?”护士有些狐疑且鄙夷地说,“你配作他爸吗?一个多么可爱的孩子,你就往死里踹啊?你咋下得了脚啊!好了,其他先不说了,快给孩子输血吧。孩子被你折磨得已经严重贫血。”   “啊,贫血。错了,我错了。快,快吧,快用我的血给孩子输吧!快点,护士姑娘。”张勇听见护士的训斥,不再说什么,只是忙不迭地回答道。   “好吧,你来做个血型配对。”护士依旧叹息着说。   “好,好!另外我顺便做个与儿子的亲子鉴定好不?”张勇急切地望着护士回答说。   “好,可以。”护士爽快地说道。   于是,一管殷红的血液被护士取出,张勇陷入极度忐忑中。额头已经有了细密的汗珠。不管结果如何,他都要受到良心的谴责。   过了一会儿功夫。   “张勇,你的血型配对可以。你的亲子鉴定结果是有98.8的相似度。”护士回来快速地报告着结果,“你快过来输血。”   “好,好!”张勇无力地回答道,他兴奋,更愧疚。   一张也算温馨的图画。张勇和小康并排躺在两张床上。一条橡皮管链接着他俩,那红红的血液在融化着过去的过节和遗憾。   张勇双眼看着小康,已是泪水连连。是自己的多疑,害了小康。眼前浮现出老母亲对自己的哭诉哀怨之声:“傻孩子啊,那可是咱好不容易得来的独苗啊!你真狠心。你咋只凭怀疑就虐待小康啊。啊,我可怜的小康康啊……”   小翠也来到面前。“张勇,你好狠心啊!你凭啥,无缘无故就怀疑我和小宝有事?就凭怀疑就虐待我儿!我要告你,告你虐待儿童罪。”   小康,在床上漫漫地睁开了眼,那眼睛里依旧是理解,原谅的眼神。对爸爸的忏悔表示了谅解。似乎小康永远是个懂事的孩子。   可张勇心内已是翻江倒海。“啊!天啊,我咋这么傻呢?是我差点害死了自己的儿子啊!”   病房外,已是阳光灿烂,几只燕子在盘旋着飞翔。   “嗨!怀疑害死人啊。”张勇看着外面的飞燕,狠劲拍打着头部且撕扯着头发,痛苦地想着自己以前的一幕幕场景,“我是罪人啊!”   张勇眼眶里的泪水溢出。   哈尔滨的癫痫医院哪家治疗效果好怎样对癫痫病进行诊断武汉治羊癫疯的医院好不好武汉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病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