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美文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希望】清明馃_1

来源:秦皇岛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创意美文
摘要:我却一碗刚成,且不合格,一边厚如城墙,一边薄似飞纱。强行入馅,合口,米粉已干,只是亲着嘴皮,怎么也粘不住。母亲教我蘸点水,果然粘住,薄皮处却破开,泄出馅来,掐一点面团抗洪,孰料泄口愈补愈大。好不容易堵上,清明馃已成济公和尚的百衲衣,补丁累累,且呲牙咧嘴,一如败军,溃不成形。    清明是个大节,隆重超过春节。过年你不回,无人置喙;清明不去祭祖,老人便要骂你不孝。国之大事,祭与祀;民之大事,食与祭。     中国的节日,多源于传说,溯源皆有出处。国人好吃亦善吃,过节岂能无美食?元宵煮汤圆、端午炸麦花、中秋吃月饼、冬至打麻糍、清明么,清明馃。     清明馃,是时令食物,江之南大都有之。它用艾草汁调糯米粉制就,碧如翡翠,细腻软滑,一枚入口,香味浓郁,且久置不馊。在我家乡,制作清明馃是件大事,也是小孩子的期盼。清明馃始于何时,众说纷纭。传说是某年寒日,太平天国大将陈天平被追杀,求助乡民,乡民将他匿之山中。清兵戒严,凡出门者皆不许带食物,防止给陈天平带吃。乡民边走边思对策,一脚踩在艾草上,滑了一跤,起来时见身上染了绿色,顿时计上心头,就采了艾草,煮烂挤汁,和入糯米粉中,做成青团子,杂在青草中带出。陈天平吃饱,有了精神,始脱于困。回营后下令做青团,以备不时之需。此法传之民间,遂成清明馃。     我对此传闻深信不疑。后来翻阅宋人所著《琐碎录》,书载“蜀人遇寒食日,釆阳桐叶,细冬青染饭,包青而有光”,就生疑惑。宋远在清之前,青团已兴于民间,可见乡传不确。所异者无非蜀人用桐叶、细冬青染之,乡人取艾草而已。不过有一点倒是相同,清明馃出于寒食节:一为祭袓,二取其味。     艾草是春天的馈赠,它学名鼠鞠草,盛年开黄色小花,叶似菊科,簇拥而长。采艾草大都是小孩子的事。我们那里有两种植物可釆来作馃:一叫猫耳朵,因叶形如猫之耳朵,故得其名;还有一种叫狗脚青,叶细碎而裂,边缘锯齿,形似犬足,此两者乡人简称为“青”。猫耳朵格高些,如富家千金,娇小可爱。惜株形瘦薄,采半天所得寥寥,但入馔是上品,香糯无比。狗脚青其味稍逊,胜在多,且聚族而居,只要找到,即是大片,采之辄可满篮。一般小孩子去采,都找它,取其快捷。     “青”采回后,得用开水焯一焯,煮时撒食用碱少许,去其草味。待绿叶转深,捞出,放冷水中降温。降温时需注意水温,若水温升高,得勤换冷水。艾草娇嫩,高温下易发黄,影响馃的绿色。俟冷后,放石舂里捣烂,也可用石磨,磨成绿浆,混入米粉中揉。揉粉团是力气活,要反复揉搓,直至青汁完全晕开,一团白粉成青色,即可。     清明馃形状和制作方法各地稍异,其外形大都与饺子类同。一般来说,有馅的叫馃,无馅的叫团。但我家乡有一个品种,似乎独有,叫雪团。它虽名团,却入馅,搓成球状,趁皮湿时放入泡涨的糯米中一滚,看去身披白袍,颇有诗意。馅的种类繁多,大类分咸、甜两种。咸馅有腊肉、竹笋、香菇、豆腐干、咸菜、萝卜丝等等,可以自由组合,没有定规,视个人口味取舍。入馅最多的是鲜笋,清明正好旺于市,用它来做馅,符合时令,其味胜矣!甜馅品种亦多,我最喜豆沙馅儿的,也有芝麻或者花生米研碎,混合砂糖来用的。甜馅馃小孩子较喜欢,咬一口,眼睛可闭半天,陶醉其中。     馅成后,便是包了。包清明馃是技术活,并不是人人都会。我家做清明馃,都是母亲主刀,她有一双魔术师般巧手。先把粉团搓成长条,摘下一小团,压成银圆状,然后捏成碗形,以方便入馅。父亲有空时也会来捏,取一大团,捏着捏着成一张荷叶,包得下一头牛。被母亲笑着赶走。我觉得很新鲜,屁颠屁颠去捏,不料捏半天,母亲已手出五六只,我却一碗刚成,且不合格,一边厚如城墙,一边薄似飞纱。强行入馅,合口,米粉已干,只是亲着嘴皮,怎么也粘不住。母亲教我蘸点水,果然粘住,薄皮处却破开,泄出馅来,掐一点面团抗洪,孰料泄口愈补愈大。好不容易堵上,清明馃已成济公和尚的百衲衣,补丁累累,且呲牙咧嘴,一如败军,溃不成形。     而母亲包的,煞是漂亮,挺着大肚,圆润饱满,还滚出一道花边,放得整整齐齐,如行将出征的将士,着一身绿衣,气宇轩昂。我悄悄将我的济公和尚移至一边,以免影响军容。     蒸清明馃得用大锅,因为数量多。大锅烧的是柴,我最讨厌烧火,容易把自己烧成土地菩萨。但蒸清明馃,却愿意去烧。我嫌父亲省柴,不肯大口喂;嫌母亲拉风箱如小猫打喷嚏,这样蜗牛似爬,馃什么时候能蒸熟?弟弟也自告奋勇来帮,负责添柴,我拉风箱。这风箱拉的,如万响鞭炮炸裂,“呼嗒”声绵绵不绝。火更是焰出灶口,蛇信样吐。弟弟拖着两条鼻涕,翘着屁股,一脸墨黑,拼命将柴塞进灶口去,急得母亲直叫慢点慢点。     馃很快蒸熟,我和弟弟一声呼唤,似两只刚从灰中扒出的小狗,蹦到母亲身边去。母亲一揭锅盖,蒸汽如原子弹爆炸,腾出一团蘑菇云来,虚了灶台。我挥手去赶,慢慢才看清。熟后的馃子,碧绿晶莹,玲珑剔透,蓬勃出阵阵清香。肚中的馋虫缘香而上,至喉化成馋涎,汹涌澎湃。我闭嘴强势弹压,急催母亲起锅。     母亲手指蘸蘸冷水,“嗖”的出锅一只。我伸手去抓,被母亲一掌拍开,说要先敬神后吃。我斜一眼搁在灶上的灶司,心说做菩萨真爽,什么都不用干,还好吃好喝供着。母亲装了一碗,敬上去,拜了几拜。我伸手欲取,又遭母亲打手,这回是装祭祖的。眼看锅中已所剩无几,大急,说祖宗又不真吃,装这么多干啥?少装几个,少装几个。母亲白我一眼,装满端走。我急不可耐取了一个,馃子烫我一跳,忙呲着牙倒手,呼呼吹几口,美美地一口咬去。孰料馃皮是糯米粉,大热之中粘性十足,竟粘在齿上,赶之不走,烫得我直哆嗦。忙舀点冷水降温,和着泪,咕咚饮下。     冷却后的清明馃才显本味,滋味大放,除了清香,隐隐透着甜腥味,这滋味稀缺,为清明馃独具,它物没有。诚如一位诗人所言:舌尖上满是春天。春天什么味?一馃足可解惑。     在孩子眼中,清明馃无关追思,无关香火,仅是美食一种。 洛阳能治疗好癫痫病医院是哪家武汉治癫痫病的好医院在哪块吉林癫痫病最好专科医院武汉治癫痫重点医院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