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西风】爱情跷跷板

来源:秦皇岛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古代诗词
洪城青山湖边上的江湾大酒店,门口的电子显示牌上不断滚动着“恭祝刘子荣先生、杨青小姐新婚快乐”的字样,进门后右手边的玫瑰大厅里,人头涌涌,各种欢笑声此起彼伏,喧阗震天。   玫瑰大厅里进门后,右手边往里走第二桌是男方同学,长青坐在靠墙边的位置上,但他的目光却一直追着坐在主席台后的第二桌、与他这一桌中间隔了两张桌子的那一席上最漂亮的一位姑娘,那一桌是新娘的同学,十个人中只有两个男人,另外八个全是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年轻姑娘,虽然,长青目光一直追随着的那位姑娘化的妆容最淡,只涂了一圈淡淡的、粉色的口红,却吸引了全场最多的男人目光。   新郎新娘敬完酒以后,是宾客互敬,长青端着酒杯离开座位,第一个给那位姑娘敬酒。   “美女,你好,我是新郎子荣的同学长青,请问你的芳名是?”   姑娘左手轻掩嘴唇,“噗嗤”一笑:“帅哥你真逗!”接着大方地端起酒杯与长青轻轻一碰,“你好,我叫小雅,很高兴认识你。”   长青转头看了看周围望向这边的男人目光,有点紧张地说:“小雅?好名字呀!可以留个联系方式吗?天津羊角风医院哪家最专业加个微信呗。”   小雅微微一笑:“好啊,我的手机号是138********,你加我吧。”   长青掏出自己的手机:“138********,好,我加你了,我的微信名就叫‘长青子’,你通过一下吧。”   “好啊,‘长青子’?这怎么像一个道士的名字啊?”   “是吗?我确实非常喜欢道教,它是唯一在中国土生土长的宗教。”长青又看了一眼周围停在小雅身上的目光,“好了,我们微信再聊吧,不然的话,估计有人要赶我了。”   小雅瞟了一眼周围的男人目光,优雅地微微一笑:“是吗?好啊,我们微信聊。”   长青从北京的大学毕业以后,又自己赚学费考了研究生,硕士毕业以后才回到家乡的省城洪城考了公务员,进入税务局工作。   在读研期间,他与小他一届的学妹小梅谈了两年恋爱,后来因为长青要回家乡工作,但小梅却不愿离开首都才分了手。   参加工作半年以来,远在乡下的家人通过各种关系、以及他的同事们给他安排了N次相亲,但长青却一个都没相中,有一两次,女方都同意和他交往了,但他却在相亲结束以后就把对方的联系方式给删除了,不是说对方条件不好,而是长青实在是无法从对方身上找到那种心动的感觉。   但是,在那次婚礼以后,长青和小雅就开始了交往,半个月以后,俩人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   这一天是周末,长青准备去买一副太阳镜,现在用的那一副还是前女友小梅陪他一起买的,有点旧了,款式武汉哪里治青少年癫痫也已不适合他现在的身份了。   吃完早餐以后,长青打通了小雅的电话。   “起床了吧,小雅?”   “嗯,正准备吃早餐呢,今天你有什么计划啊?”平时两个人工作都忙,最多晚上一起吃个晚饭,但是两个人晚餐都吃得不多,所以,只要没有特别的事情,周末他们基本上都会泡在一起。   “夏天快到了,我的墨镜太旧了,我们一起去再买一副吧。”   “啊,买眼镜啊,你打算去哪里买呢?”小雅的语气似乎有点意外。   “去八一广场吧,那里不但可以逛街,而且有吃有玩,买好眼镜后,我们就在附近吃个中饭,下午还可以看场电影。”   “这样啊,最近没什么我想看的电影,要不买眼镜你自己一个人去吧,我在家里等你,下午我们去艾溪湖湿地公园吧,春天都快过去了,今年我还没去过艾溪湖湿地公园呢。”   长青一怔,他想换墨镜,就是因为小雅说它太旧了,关键是经过和小雅几个月的相处,长青对自己的买东西的目光并不自信,特别是眼镜、帽子这一类的小饰品,小雅不去,那他怎么选墨镜啊?   “啊?我一个人去买?可是我就是因为你说我的墨镜太旧了,才想换一副的,我一个人去,到时我挑好了你可别说不好看呢。”   “晕倒,买个墨镜你都不会啊,你是男人呢,我也不知道你们男人的墨镜是什么样的好看啊。”   “可是男人戴墨镜是给女人看的啊,”长青想起和前任小梅每次约会的时候,基本上都是由他决定约会地点,不由得失望地小声嘀咕了一句,“好吧,我自己去买,不过,到时如果挑的不好看,你可不许笑话我哦。”   “懒得理你……”小雅没好气地说了一句就挂断了电话。   长青和小雅仍旧继续热恋中,只是,两个人渐渐地开始有了一些矛盾,偶尔也有意见不一致的时候,偶尔还会拌一两句嘴,不过每次都是长青主动让步,而且俩人的感情还是非常稳定的,谁家恋爱能永远不吵架呢?   夏天快到了,这一周长青一直在想着这个周末去哪里爬山去,洪城爬山的地方不多,最后他决定去梅岭,梅岭游玩的项目很多,既能运动,还有娱乐,相信小雅一定会喜欢。   很快就到了周末,这一天两个人正在一家小饭店里吃晚餐。   吃到一半的时候,长青想起了第二天的游玩计划:“小雅,明天我们去梅岭爬山吧?”   “不去。”小雅很干脆地回答。   长青一愣:“为什么?”   “不为什么,”小雅淡淡地说道,“这几天我不想爬山。”   “那下周呢?”长青试探地问道,也许是小雅的生理期到了。   “下周我也不想去梅岭,梅岭我已经去过很多次了,每次都一样,没什么好玩的。”小雅仍旧很干脆地说。   “但是我没去过梅岭呢,而且,你也没有和我一起去过啊。”长青失望地说,看着小雅清雅秀气的脸蛋、和前任女友小梅几乎一模一样充满灵气的大眼睛,不由得想起和小梅在爬长城时认识、以及在随后的恋爱中多次去长城约会的经历。   “那你可以约其他人去啊,比如同事、老乡,你不是婺城人吗?在洪城应该有很多老乡吧?我是真的不想再去梅岭了,都玩腻了。”   “也许我们俩一起去会不一样呢?”长青仍然存了一丝的希望,试图能说服小雅,不过可惜的是,虽然和前任小梅每次约会,有争论时基本上都是他说了算,但是和小雅每次争论的结果,似乎都是长青先妥协,“比如我以前在北京的时候,长城就去了很多次啊,而且每次的感觉都不一样呢。”   “可是我并不喜欢很多次去同一个地方,你明白吗?”小雅的语气明显地带了一些不高兴,“我是我,你是你,你不要总是强迫我去做我并不喜欢的事情,你明白吗?”   “我当然明白,可是,恋爱是两个人的事啊,”长青想伊春癫痫病危害大吗起最近几次的争论,感觉特别委屈,明明每次都是我先妥协的啊,“总要有一个人妥协,虽然我是男人,但是这样下去我真的很累啊,小雅,就像上次……”   长青终于忍不住了,这句话他已经忍很久了,但是,小雅却没有让他继续说下去。   “就像上次买眼镜,你一个大男人,买副墨镜还非得要我陪你一起去啊,”小雅有点生气地打断了长青的话,看到他张了张嘴,似乎想打断的样子,又接着说,“我知道,你之前的眼镜是你前任女友陪你去买的,但是,你的前任是前任,我是我,你明白吗?”   小雅有点失望地看着长青,缓缓地说:“恋爱这事儿,对大多数人来说,经验值都是有用的,但还是会有极少数人,他们的恋爱经验值是负数。他们会一直记着初恋的样子,并且执着地想要找一个和他的初恋一样的人。但问题是,他记忆中的初恋早就不是真实的人了,而只是他想象中的完美恋人,所以,他初恋以后的恋爱将注定是失败的,除非,他能改变自己。”小雅看着长青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长青,你,就是这样的人!”   长青愣愣地看着小雅,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回想这些年来,自己回到洪城后的经历,可能真的是如小雅所说的,一直都在寻找心目中的小梅的替代品,但是,自己心中的小梅,真的只是他想象中的完美恋人了吗?长青的心中一片茫然。   长青和小雅的恋爱仍旧在不温不火地持续着,自从那天在那家小饭店里挑明以后,长青就一直在努力地改变自己。但两个人的感情却没有任何进展,仍旧只是不咸不淡地维持着现状,既看不到有任何进一步发展的希望,也找不到分手的理由。   这一天是周五,长青下班后刚到家,小雅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长青,到家了吗?”在得到长青的肯定答复后,她就接着说,“明天上午陪我去一趟八一广场吧,上次在天虹买的一件衣服开线了,你陪我一起去换一件吧。”   “好啊,不过下午再去好吗?上午局里有活动,中午聚餐,吃完中饭就结束了,下午我陪你去吧。”   “好啊,哇,你们单位有活动?是什么活动?可以带家属吗?”   “呃,……,是羽毛球比赛,可以带家属,只是……”长青犹豫地说。   “只是什么?”小雅冷冷地问。   “我带你一起去合适吗?毕竟我们现在只是恋爱关系。而且,你愿意参加我们单位的活动吗?一起去的全都是我的同事呢。”   “怎么就不合适了?你同事有带家属的吗?你怎么就知道我不愿意去了,你问过我的意见吗?”小雅的语气更冷了。   “当然有家属,而且还不少,只是他们都是结婚了的。”听到小雅明显不快的语气,长青急忙解释,“而且我的同事他们都喜欢开玩笑,我怕你不习惯啊。”   “是你的前任女友小梅从来都不愿意参加你的聚会吧?”   “是啊,咦,你怎么知道的?”长青惊讶地问。   “……”小雅没有回应。   “喂,小雅,你在听吗?”   “我们分手吧。”   “什么?分手?为什么啊?”长青大惊。   小雅没有回答就挂断了电话,只是,在临挂断电话前,长青似乎听到电话中传来一声隐约的啜泣声。   一个小时以后,在小雅的家门口,长青总算明白了小雅为什么要和他分手了,但是,他却找不出任何反对的理由,只有小雅隔着房门对他说的那段话,令他久久难以忘怀。   “长青,我知道你对我很好,也知道你一直在努力改变你自己,但是,你始终还是忘不了你的前任,我更变不成你的小梅。所以,我们分手吧,如果哪一天,你忘记了你的小梅,而且到那个时候,你还未娶,我也未嫁,到那时,你再来找吧。”   爱情是一个只能两个人才能玩的跷跷板游戏,一旦多了一个人,无论她是处在什么位置,都会使得爱情跷跷板失去平衡而无法持续,最终都只能以失败告终,因为爱情的世界里容不得任何第三者,即使那只是一个记忆。   共 377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