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诗歌 > 文章内容页

帕提亚步兵骑兵光芒掩盖下的生力军

来源:秦皇岛文学网 日期:2019-5-4 分类:古典诗歌

作为公元前后的世界四大帝国之一,帕提亚人长期被认为只能靠自己的骑兵打仗。

这种说法或许有很多依据,但终究经不起历史的推敲。我们不妨拨开历史的迷雾,搜寻下帕提亚帝国步兵的内容。

不成功的早期尝试

大多数人对于帕提亚军队的印象就是机动灵活的轻骑兵

古往今来,步兵都是战争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特别是在古典时代很长一段时期内,它在诸兵种中的影响力都堪称冠绝群雄。诸如希腊重步兵军阵、马其顿方阵和罗马军团等鼎鼎有名的重步兵集团战阵,就是其中的代表。

不过,与上述一流的精锐步兵相比,中西亚广大地区的步兵就要逊色许多。

即使波斯帝国的万人不死军和卡尔达克重步兵。虽然在一定程度上提升过东方步兵中的知名度,但在古典时代,后者仍然在西方步兵的映衬下显得黯淡无光,而其中最默默无闻者,当属帕提亚步兵无疑。

大部分亚洲步兵的战斗力都在欧洲之下

提到帕提亚军队,人们第一印象就是声名赫赫的帕提亚具装骑兵和轻装弓骑兵。

确实,依靠两者之间的经典配合,帕提亚人在卡莱之战中能以绝对劣势的兵力几乎全歼看似不可一世的罗马军团,创造了不可复制的奇迹。不过,也正因为帕提亚骑兵的功勋是如此辉煌,以至于其军队中同样担当重要角色的步兵完全被骑兵的光环掩盖了。

再加上同时代声名远扬的重步兵——罗马军团的对比,在世人眼中无关紧要的帕提亚步兵遂逐渐被边缘化,甚至到了几乎无人问津的程度。

事实上,作为当时仅次于罗马与汉朝的世界性强国,帕提亚并非完全忽视对骑兵以外其它军种的建设。

帕提亚步兵也不是世人想象中的那样,在骑兵夹缝中的存在。虽然地位和影响确实不及骑兵,但它的确在阿萨西斯王朝的军事体系中发挥着自己的作用。

步兵其实很早就出现于帕提亚军队之中。

古希腊著名历史学家希罗多德就曾记载,希波战争时期的帕提亚行省居民就和邻居巴克特里亚人一样为波斯军队提供兵源。他们头戴软毡帽,身着宽松式束腰上衣和长裤,腰配藤弓短枪。显然这是典型的东方步兵的打扮。

早期帕提亚步兵

希腊化时代,上述东方步兵同样存在于继承阿契美尼德王朝遗产的叙利亚王国军事体系中。公元前3世纪中叶,游牧的东伊朗达赫人的一支帕尔尼部落,取代塞琉古王朝成为帕提亚行省的主人。我们没有理由怀疑,人数占绝对优势的本地土著,会成为早期阿萨西斯王朝原始军队中的步兵组成部分。

然而,鉴于希波战争和对抗塞琉古国王安条哈尔滨市哪个医院看癫痫病比较好克三世再征服运动失败的教训,上述东方步兵被证明远不是它那战斗力强悍的希腊同行的对手。特别是在骑兵实力也很弱小,无法为其提供支援的帕提亚政权草创阶段,帕提亚人曾一度有效仿组建希腊式步兵的打算。

但无论如何模仿,山寨步兵在战斗力上仍然不可能与正规希腊步兵相提并论。

帕提亚帝国第一个首都尼萨出土的希腊式士兵头像

倘若直接引入希腊步兵,持敌特殊人群应该如何预防癫痫病对立场的后者则极易成为军队中的不稳定因素。

公元前129年,帕提亚国王弗拉特二世将此前被俘的塞琉古士兵编入己方军队,去抵挡入侵的塞种人。结果,帕提亚军队在战场受到塞人和临阵倒戈的希腊人的夹击。弗拉特二世也因此丧命。

经历上述惨痛的尝试之后,继承王位的米特拉达梯二世放弃了建设希腊式步兵的想法。他的军事改革转而回归游牧传统,大力发展骑兵。这一举措不仅奠定了骑兵在王朝军事体系中的地位,也成为步兵影响逐渐下降的分水岭。

曾为帕提亚人作战的塞琉古希腊军队

帝国的步兵体系

鼎盛时期的帕提亚帝国 治下有众多附属国与城邦

广泛而论,鼎盛时期的阿萨西斯王朝拥有三种类型的步兵:

1、战时征召

平民和附庸国士兵

2、下马骑兵

3、来自希腊罗马等西方步兵强国的俘虏

但我们几乎没有听说过帕提亚骑兵曾主动下马步战的事例。

即使偶有打斗,绝大多数的事件也是在战马被击倒等突发情况下被迫与近身的敌人肉搏。因此这些所谓的下马骑兵显然并非严格意义上的真正步兵。

至于希腊罗马俘虏。鉴于此前的沉痛教训,阿萨西斯王朝绝不可能真正信任上述敌对国家的士兵。

后者只能被派往东方执行低烈度的戍边任务,且随时处于严密监视之中。真正能承担高烈度长期步战责任的,无疑只能来自第一类的征召者与附庸军。

帕提亚人一直对境内的希腊式部队缺乏信任

顾名思义,征召平民即为国家从平民中召集的士兵。

由于帕提亚没有常备军,这些军人都是在战时临时从不同地区、不同族裔中召集而来。他们中既有巴比伦尼亚的城市居民,也有赫卡尼亚和伊朗高原的山地村民。

其武器装备与两个世纪前的阿契美尼德王朝统治时期并无差别。

一般身穿布衣,极少覆甲,配备弓箭、短枪、盾牌等武器。不同族裔的征召步兵单兵战斗力千差万别。比如巴比伦人一般很少有为帕提亚国家奋战到底的意识。一嗣战事不顺即消极怠工,可谓乌合之众。而赫卡尼亚和伊朗地区的山民则野蛮彪悍,斗志顽强。

但无论上述士兵单人作战能力差异有多不同,由于组织训练的原始,他们在人数差距并不悬殊的情况下也很难击败罗马的职业化重步兵。

因此其规模一般维持在很小的水平上,且大多应用于帕提亚骑兵不擅长的攻城领域。不过,由于其战力堪忧的弱点,阿萨西斯儿童癫痫病的起因王朝反而更信任他们。因为不会有竞争对手试图以这样一支军队威胁到中央王权。

帕提亚人的征召山地步兵

与征召步兵良莠不齐的现状不同,帕提亚的诸多附庸则拥有一些组织程度相对更高的士兵。

按照罗马地理学家老普林尼的说法,在他所处的时代(公元 1世纪中后期),阿萨西斯王朝境内存在有十八个附庸国家或自治城邦。其中阿狄亚贝尼、奥斯洛尼、埃勒迈斯等附庸国都组建有自己的以步兵为主的军队。

这些士兵均为本国平民出身,且均由本国组织训练,因此其民族归属感和纪律性显然强于征召步兵。

特别是处于伊朗高原和两河平原交汇所在亚述故地的阿狄亚贝尼,在继承了亚述精神的库尔德人影响下,其战斗力在帕提亚诸多步兵中数一数二。这些附庸军人大多身着佩戴本国色彩的服饰武器,战时随叫随到,无需中央政府为此额外消耗国库财力,是帕提亚步兵军种中的最出彩者。

但是,正因民族归属感强烈,一旦附庸国与宗主发生纠纷,这些士兵往往成为让泰西封中央政府头疼的对手。所以帕提亚国王并非完全信任上述附庸军队。

帕提亚帝国西部众附属国的步兵

帕提亚步兵们的战绩

帕提亚步兵的主要战绩来自他们的附属国力量

凭借着以上两种类型军人为基底组建的队伍,帕提亚步兵虽然没有如骑兵那样光辉耀眼,但在有限的几次战史记载中也略有斩获。至少体现了自己在王朝军事体系中的价值。

比如,在公元前55年的一次短暂的帕提亚内战中。

日后名扬卡莱的帕提亚统帅苏莱纳,支持国王奥罗德斯二世。他指挥军队攻克了敌对国王米特拉达梯三世的根据地塞琉西亚,而他用来攻城的部队显然就是以步兵为主。

值得一提的是,罗马历史学者普鲁塔克称这位统帅是第一个爬云梯登上城墙的帕提亚人。这说明帕提亚工程部队也并非人们想象中的一无是处之辈。他们很可能装备了一些诸如云梯等简单原始的攻城器械,有能力攻下那些斗志不强或防御不力的城市。

虽然没有明确定论,但公元161年埃雷吉亚之战的胜利很可能是帕提亚步兵,

在战场上所能收获到的最高荣誉。因为他们的对手,正是当时世界上最强的步兵体系--罗马军团。

帕提亚西部属国的精锐步兵

此战源于帕提亚国王沃洛吉西斯四世未经罗马人允许,擅自废立亚美尼亚国王的挑衅之举。当年春夏之交,受到骗子蒙蔽的卡帕多西亚总督塞维利亚努斯,在未接受皇帝的正式命令前,就带领一个军团进入亚美尼亚。结果很快被一位名叫奥斯洛斯的帕提亚将军指挥数倍于己的敌军包围于小城埃雷吉亚。

按照同时代一些学者的夸张描述,总督大人感受到形势的绝望,企图以绝食的无痛方式自杀。但帕提亚人三天内即攻入该城,让他仍然不得不选择使用宝剑。塞维利亚努斯所指挥的军团则全军覆没。

能在数天内攻破罗马人构筑的防御工事并将其消灭。即使这些工事是匆忙之下构筑的不合格建筑,即使对方的实力远逊于自己,这一战果仍然值得帕提亚步兵们为之自豪终生。

击败鼎盛时期的罗马军团 并非易事

局限太大

帕提亚帝国后期的西部属国步兵

但我们也应看到,由于装备、战术、组织上的全方位差距,埃雷吉亚的一次小小胜利并不能让帕提亚步兵的战斗力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

此次战争最终仍是以帕提亚惨败的结局告终。只有在掌握兵力、地形等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帕提亚步兵才偶有希望战胜罗马军团。一旦上述条件不具备,即使是帕提亚军队中战力最强的阿狄亚贝尼步兵,在面对罗马人时也无力回天。

在公元58-63年间的罗马-帕提亚战争期间,

罗马大将科尔布罗攻克了亚美尼亚南部重镇提格兰诺塞尔塔后,留下1000军团步兵和3000辅助部队戍守。公元61年,帕提亚国王沃洛吉西斯一世派遣将军莫纳伊西斯和阿狄亚贝尼国王莫诺巴祖斯前来夺回该城。莫诺巴祖斯手下有一支精锐步兵,拥有云梯等简单攻城器械。但当他们试图将云梯搭上城墙时,相当轻易地被罗马人挫败。然后就被从城中突袭的敌人彻底击溃。

在公元116年图拉真入侵帕提亚腹地的战斗中,

阿狄亚贝尼步兵同样只能在底格里斯河对岸射箭阻止罗马人渡河的企图。而当后者渡河成功,这些步兵旋即被罗马大军迅速驱散。

古典史料上记载的帕提亚步兵最耻辱的一次战败,发生在公元134/135年的戈狄尼某处山谷。

有一支强大的阿兰人骑兵经高加索山麓关隘一路侵入亚美尼亚和阿特洛帕特尼米底,虏获大量战利品。当他们入侵戈狄尼时,遭遇到了前来狙击的由将军阿萨西斯指挥的帕提亚大军。这支军队是帕提亚国王沃洛吉西斯三世在泰西封征召的,其数量达到了2万步兵,这是帕提亚历史上所能维持的最大规模的步兵队伍。

阿兰人的骑兵部队

如此庞大的军队本应对人数少于自己的游牧骑兵占据优势。

然而事实却是,他们由阿兰人首领基佐诱导至一处山谷中,被游牧骑兵掐断了进出山谷的通路,2万步兵遂被围困于此进退无门。如果不是阿狄亚贝尼国王拉赫巴赫特得知消息拼死前来救援,这些步兵必将全军覆没。拉赫巴赫特在此战中阵亡,沃洛吉西斯三世最后只能依靠贿赂的手段才得以让入侵者满载而归。

当然,以上败绩并不能说明帕提亚步兵的表现足够糟糕。

即使是火力强大的帕提亚骑兵,在对抗这些风格类似的游牧同胞时也无法稳操胜券,更遑论战备和实力远强于自己的罗马人。

我们注意到,中晚期帕提亚骑兵在对抗罗马军团时同样无助。如果他们没有人数和地形的优势,即使在野战中也很难获胜。显然是因为罗马人完全适应了帕提亚人的战术,而后者自己却无力做出根本性的变革所致。客观地说,重视程度无法与骑兵相比的帕提亚步兵同样能做到对强如罗马人的小胜利,本身就是一种能力的体现。人们甚至能够断定,除了希腊罗马步兵以外。当时亚欧大陆西部的土地上,没有任何一支步兵能够在兵力相当的情况下,全方位石家庄治癫痫医院那家好压制帕提亚的同行。

因此,如果非要对它进行盖棺定论。我们完全可以认为,这支长期默默无闻并被世人误解的兵种,其实并不逊色于它那光芒万丈的骑兵兄弟。(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