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话语 > 文章内容页

【流云】年味中的母亲

来源:秦皇岛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经典话语
随着时间的推移,年越来越近,心里多了几份忧愁和烦恼,到底回不回家,我难以抉择。不回家,想念母亲,感觉心里空落落的。母亲忙前忙后,一刻也休息不了,过年增加了母亲的负担。每次看到她布满岁月辙痕的脸颊,她那头发中增添了许多银丝,我心里很难过,总是以泪洗脸。左思右想,最终我还是回家过年。   今夜无眠,心情一直从高山降到低谷,回想起走过的路,真是让人心情难以平复。无论春夏秋冬,严寒酷暑,但是有一个人默默的为你付出,分享着你的快乐,承担着你的痛苦,那一幅幅清晰的画面,一段段往事在我的脑海中巡回放映,充满着苦涩的回忆和难忘的记忆。想着想着,我不禁泪湿衣襟,那个人就是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今年59岁了,是一个农村妇女,虽然中等个子但有着胖胖的身体,但她有着宽阔的胸怀和坚强的意志,用勤劳的双手创造幸福的生活,她的精神一直激励着我。   车轮滚滚,当我坐着返回家乡的车上,看到风雪中的母亲,不畏严寒,在那等待着我。母亲的脸上增添了许多皱纹,饱经风霜,经过岁月的淘洗,依旧是那样精神抖擞,她脸冻得红彤彤的,眼睛中闪烁着晶莹的泪水,用松树皮般的双手握住我的手,激动的说不出一句话。看到母亲衰老的脸庞,我心里在滴血,一股股懊悔感涌上我的心头,我的母亲老了许多。走进家门,一股股暖流滴进我的心田,母亲赶快让我们上炕,坐在热烫烫的土炕上,环顾四周,一幕幕往事在牵着我脉搏的跳动,一幅幅画面在我的眼前展现。   我看到小时候穿过的棉袄静静的躺在醋缸上。每年冬天,寒风刺骨,雪花飞舞。母亲总是提前为我们姐弟几个拆洗棉袄。母亲先把旧棉袄拆掉,洗干净,再缝补破的地方,缝好之后,把棉花塞在里面,来回捺几行,棉袄就做成了。当我们穿上厚厚的棉袄时,温暖着身体,滋润着心田。母亲白天要做家务,晚上,在昏暗的灯光下,戴着老花镜,一针一针缝,穿针很吃力。她这样坚持,寄托着对儿女的希望,充满着无限的母爱。不得不使我想起了《游子吟》中的著名诗句:“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母亲用爱托起整个家,这是多么慈祥伟大的母亲啊!   再往地下一看,我的花布鞋失去往日的活力,尘土飞扬,满目疮痍,纽扣已经不见了!这花布鞋,是母亲用勤劳的双手缝制的。每年过年,我都要穿一双母亲的花布鞋,她加班加点,花费很大的精力和时间,用带有血痕的手做花布鞋,充满着艰辛。她先把旧衣服拆开,清除线头,整理好。再往白面里面倒些开水烫成浆糊,底下垫一块硬板,板上放一张报纸,在报纸上贴布,一层布一层浆糊。要根据布的形状对好,糊五六层之后,贴在炕边上或放在席底下烘干,这是做鞋子的第一步。再用纸剪成鞋样子,用针缝在背自上,用剪刀裁成鞋样子形状。一个鞋底子需要四层,外面用新的白布糊好;鞋帮子需要两层,外面用花绒糊好,烘干。下来就是纳鞋底,为了保证鞋子的质量,需要细麻绳子。由于鞋底子太厚,用锥子钻透,用针捺。母亲的手,冬天四分五裂,像松树皮一样,一道道血痕映衬着苦难的岁月。她用塑料纸缠住手指头,每晚坚持纳鞋底。有时,用牙齿咬针,我经常担心,劝母亲不要用牙齿咬针,如果针断了,后果不堪设想。但母亲很固执,每次看到这些,我思绪万千,浮想联翩,一晚捺一点,一双鞋底需要五六个晚上。鞋底子捺好之后,开始捺鞋帮子,先用青布包住剪裁的地方,用黑线缝好后。开始上鞋,把鞋帮子放在底子的上面,用针前后固定好,中间用麻绳子捺。经过十天左右的奋战,一双花布鞋就做好了。我激动睡不着觉,小心翼翼的把它放在怀里,东张西望,放在嘴边闻闻它的味道,感受母亲的味道,心里充满着无限的感激。用报纸包好,等待过年,时不时拿去来试一试,看一看。每次穿上花布鞋,都会投来小伙伴羡慕的眼光。我的心情很复杂,好像打开“五味瓶”,酸、甜、苦、辣、咸涌上心头,感受着沉甸甸的母爱,体会着母亲的艰辛和伟大。   抬头看见桌子上放着黄豆,我想起母亲拖着疲倦的身体做手工豆腐的身影,先挑拣脏东西和坏黄豆,挑拣干净后,用清水泡一天一夜。再到石磨子上去拉黄豆颗粒,先把袋子的黄豆用碗取出来,放在小盆子里,取一小部分放在磨子上。在磨子周围栓上绳子,用木棍挑着绳子一圈一圈的转,把黄豆拉成小小的颗粒。推磨时,有些人转两圈,就会头昏眼花,而母亲踏着矫健的步伐,边推边用手梳理黄豆颗粒,娴熟的动作令人敬佩。有时,她满头大汗,口干舌燥。但她不辞辛劳的坚持,把黄豆磨成小颗粒,再用大盆把小颗粒泡一天一夜,装在桶子里,拿到石磨上去推。   这次磨出来的是豆浆,边推边倒水,这是磨子周围会出现白白的豆浆,用佘子刮刀桶子里。当豆浆磨好之后,母亲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接下来,就是做豆腐。先烧一锅开水,找一个白色布袋子,把豆浆装在里面,并放些水,找一个木板放在锅上,一个人在木板上压布袋子,一个人烧锅。但要注意火候,而豆浆溶液会在锅里慢慢沸腾,结成小块。找一个竹箩子,把大块大块的豆腐放在里面,并压上大石头。一两天之后,那白白嫩嫩的豆腐成功了。晶莹剔透,吃起来清爽可口。想着想着,我仿佛闻到了清香的豆腐味,那是母亲的味道,那是充满泪水,是苦乐交织的梦想,我泪眼朦胧,母亲是多么勤劳和伟大呀!忽然,无意中眼睛转向门顶时,小时候元宵节搭过的鹅灯笼,依然高高的挂起,鹅明亮的大眼睛,放射光芒。看到就别的孩子,更是珠泪涟涟,那雪白的身子在寒风中摆来摆去,那长长的尾巴高高翘起。伴随着岁月的流逝,变破旧不堪,有的已经凋谢,唯独不变的是母亲的爱。   每年元宵节,母亲提前给我们做灯笼。鹅灯笼是她的特长,她用铁丝扎成长方体作为鹅的身体,用长长的铁丝扎成鹅的脖子,再扎一个刀子形状的尾巴,再用绳子套在一起。一个鹅的身体大体轮廓出来了,再用白纸糊好,鹅身子光秃秃的,很难看。母亲用白纸剪成细丝,一排挨着一排,从头上开始,一直贴到尾巴上,看起来活灵活现,漂亮极了!再用红纸剪成鹅嘴巴!两个黑色小圆贴成眼睛。现在回想起来。母亲心灵手巧,多么有耐心啊!鹅灯笼代表着一段岁月,充满希望,让我们用勤劳的双手开拓幸福的人生。   低下头来,回忆三十晚上守夜,吃饺子,那香喷喷的饺子,令人难以忘怀,闻着淡淡的香味,直扑鼻子,不住发出啧啧的声音。大年初一早晨,我们早早起床,穿着母亲做的花布鞋和新棉袄,心里乐滋滋的,吃着母亲的手工豆腐,是那样美味可口,喝着母亲酿的醋酒,清凉可口。过元宵节时,搭着母亲的鹅灯笼,在母亲的陪伴下,与小伙伴玩耍,那时是多么温馨,多么幸福,但岁月已回不到过去了。   小时候的年味,全是母亲的味道,它充满着幸福的回忆和难忘的记忆。轻轻推开岁月的门扉,透过时间的帷幔,年味中的母亲是那样清晰,那熟悉的味道足以铺满整个生命。经历岁月的雨雪风霜,饱受生活的苦难,年味中的母亲,更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我脑海中时时浮现年味中的母亲画面,感受母亲的艰辛与伟大,体验着母爱的真谛! 左乙拉西治疗癫痫有什么样的效果河北儿童癫痫的治疗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是公立的吗武汉哪个医院专治羊癫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