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近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这份沉甸甸的母爱

来源:秦皇岛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近代诗词

  沐日,我去介入一对新人的婚礼。新郎讲话时,讲了一个故事,一个关于他和他母亲的故事。他说,从记事起,他就一直和母亲相依为命。为了养活他,母亲捡过破烂,在修建队做过夫役,用柔弱的肩膀,供他念书,并使他有了本日的糊口。母亲的苦与累,一直像根针,扎在他的心里,疼得让他时时不敢健忘。在影象中,母亲纵然再苦再累,只要回家一看到他,母亲所有的苦与累,城市烟消云散。他说,那些苦日子,固然苦得让人无法忍受,但因为有了相依为命的母亲,他照旧倍感快乐和幸福的。

  他说,八岁那年的夏天,他得了一种怪病,六天七夜高烧不退。村里的大夫说,怕是没救了,除非送到县城的医院碰碰命运。母亲一听,当即背起他,向70多里外的县城医院赶。那天午后,天气出格炎热,母亲背着他,风餐露宿,艰巨地走向了通往县城的公路。他伏在母亲的背上,因为高烧,他昏昏欲睡,他的耳边,隐隐约约传来母亲的喘息声。他想劝母亲把他背回家算了,可他刚说出口,就遭到了母亲的一顿大骂。

  母亲背着他,终于来到公路边。母亲把他放在路边的一个阴凉处,让他躺着,本身则站在公路边,只要一看到汽车过来,她就拼命挥手。可几辆车已往了,也没有一辆车愿意停下来。

  昏昏欲睡中,他睁开双眼,溘然发明母亲不知何时已站到公路的中央,她不断地用力挥动着红头巾,有好几辆车从她身边奔跑而过期,差点把她撞个正着。可母亲绝不在意,仍掉臂生命危险,不断地向过往车辆挥动着红头巾。

  终于,他的耳边传来了一阵逆耳刺耳的急刹车声。接着,他就瞥见一个壮实的男人下了车,嘴里骂骂咧咧,嚷着:“找死啊?精神病!”

  母亲用手指了指躺在地上的他,哭着表明她拦车的原因。男人踌躇了一下,委曲承诺了。母亲回身抱起奄奄一息的他,上了车,很快,他就被送进了县城的医院。

  他的命运不错,在医院里,他活了过来。

  以后,谁人炎热的夏天,母亲站在公路的中央,拼命挥动着红头巾的身影,时时警觉着他,并让他一刻也不敢健忘。

  他讲完母亲的故过后,人群中传来一片欷歔声。新娘也抹着眼泪,和新郎一道,对着特意从山沟里赶来介入婚礼的母亲,长跪不起。母亲的眼角也不由得出现了泪花。

  席间,一同介入婚礼的人们对我说,其实,他和他母亲的故事,尚有一个很重要的情节,他没有说,那就是,他并不是这位母亲亲生的,他是一名弃婴——他是这位母亲从陌头抱回家的。

  他为什么不说呢?我意料,他必然是认为,这个姑娘把他抱回家,可以或许和他相依为命,把他供养长大,在他心里,他早把她当做本身伟大的母亲了。

  是的,她是他的伟大的母亲,这份沉甸甸的母爱,早已让他铭肌镂骨,固然她不是他的亲娘,但在他看来,这点已无需向各人说明。

癫痫病治疗哪里医院好唐山市著名癫痫病专科医院吃中药可以治疗癫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