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石阶_1

来源:秦皇岛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伦理小说
再次踏上这一排排石阶,是在一个夏天的黄昏,蝉声还未到来,路旁的树叶在凉爽的风里“哗哗”的响着,夕阳斜下来,射在它碧绿的叶片上如粼粼波光在晃动。   我近凑在石阶上仔细瞅了瞅,未见蚂蚁蚱蜢经过这里,未做半分思索,便猛地坐下了。坐下的瞬间,我顿觉身体轻便了许多,平日里那些剪不断理还乱的繁琐事物、那些“重若千斤”的担子似乎都一同被搁在了这方厚实的石阶上了。   “沫儿,你咋坐那儿?”   “快起来,有灰……”奶奶已端了一条长长的板凳出来了,端放在那棵树下。   “石阶上凉快……”我实在拗不过她,只在背后喃喃地嘟囔了句。   我便只得无可奈何地走到那条木凳旁坐下,百无聊赖地望向屋檐。   屋檐上的瓦大都被烟熏成了漆黑,萎烂的枯叶埋葬在宽大的缝隙中,它们静静地守在那里,似乎还在等待着一场淅淅沥沥的雨将它们的“风尘”一一冲刷干净?   檐下的燕巢早已成空荡荡的,不知遭逢过多少年的日晒雨淋了,泥筑的巢竟然还残留着它精巧的雏形!那些燕子都飞去哪了?它们是否还记得这里有它们的归巢?   “林子哥,明天我们去‘捉燕子’吧!”我在石阶上蹦蹦跳跳地说。   “你能捉到燕子?”他抬眼望了望高高的燕巢,毫不留情地奚落到。   “你等着瞧好吧!”我甩着长长的辫子,冲他做了个大大的鬼脸,得意洋洋地进屋了。   第二天,终于等到爷爷奶奶都去田里干活了,我才肆无忌惮地开始实施我的“作战计划”。   第一步,打探敌情——快到午饭时间了,燕子父母都已出门觅食去了,此乃天时也。第二步,寻找同盟。我从抽屉里翻出了自己平日里最珍爱的零食,蹑手蹑脚地推开了林子哥的房门,满脸笑容地请求他的支援。最终,协议达成。此乃人和也。第三步,亦是定成败之局,发动攻击。怎奈燕巢地势太高,我们俩只得动用那架笨重的大风车,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它挪到目的地。最后,是时候亮出我的必杀技了——我飞快地抱出了那个装了一只饿猫的笼子。可刚踩上摇摇晃晃的木板,俯看着离我愈来愈远的地面,从小就恐高的我两条腿便开始在空中剧烈地颤抖起来。“我来!”林子哥无奈地摇了摇头,掷地有声地吼了句。“好,你来吧!”我狡黠地朝他一笑,乖乖退回了“二线”。万事俱备矣。我仰望着林子哥轻盈的身姿,对即将到来的这场“好戏”已经迫不及待了。眼见着林子哥的头发已与燕巢平行了,他便轻手轻脚地逼近它,猛地撬开了笼子,放出了那只早已饥肠辘辘的大黑猫,它一探出头便开始疯狂地“屠城”了——似一个残暴的山匪,伸出它那双锋利无比的前爪,扑向了三只毫无还手之力的雏燕,所到之处,尸骨无存。   “啾啾……”正当我们欢喜庆功之余,身后的房檐上传来了一声声燕鸣,这声音不似平日里的欢快清脆,而变得那般的凄凉哀伤、入怨如慕、如泣如诉,不绝于耳。   “喵……”刚刚旗开得胜的大黑猫正意犹未尽呢,它怎肯轻易放过这一顿眼看着就“手到擒来”的大餐。   黑猫“咚”的一头撞上瓦片的刹那,两只身手矫健的燕子父母已飞上了那棵高大老梨树的枝头,它们满目凄然地遥望着被洗劫一空的燕巢,娇小的身体似乎就要从树枝上跌落下来了。   “啾……啾”“家破人亡”的燕子父母五步一回头地飞走了,愈来愈远,我目瞪口呆地怔在原地,任凭手指甲一寸寸陷入掌心的肉里,悔恨的泪水一颗颗地滚落下来。   “沫儿,你在想啥?”不知何时,爷爷已无声无息地坐在了近旁的石阶上了,一缕缕青烟从他手上的烟嘴儿中徐徐地喷出来。   “没……没想啥”   “爷爷,你为啥那么爱坐在那硬梆梆的石板上?”我从板凳上移开,也挨着爷爷在石阶上坐了下来。   “这石板可是俺们当年顶着太阳一肩膀一肩膀地扛回来的……你脚踏上去,就觉得它厚实、平坦、靠得住……”说起这石阶的来历,一生都沉默寡言的爷爷竟变得如此侃侃而谈,他似乎忘记了手中烧得正旺的烟杆儿、甚至忘记了一整天的身心疲累。   “只可惜,它终究要被埋进一堆堆荒草!”   “就像你郑爷爷那座瓦房,想当年那可是村里数一数二的豪门,最终却塌成了一堆没人要的废渣!”爷爷长长地叹了口气,忍不住又“咂吧”起了手中握着的烟嘴儿,缈缈的青烟将我的视线遮得朦朦胧胧了。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下去,努力穿透那层层叠叠树叶的缝隙,一抹抹如血的夕阳下,赫然重叠着一摊摊堆积如山的瓦砾。如一座巨大的坟墓,将那扇朱红的门、高耸的墙、院内的红颜、门外的笑语……一一埋葬。   “爷爷你快看,那排石阶仍旧是完好无缺的!”我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竟兴奋得像一个孩子般大叫着。 武汉专科治癫痫医院武汉治疗癫痫偏方哈尔滨治羊癫疯的医院哪家好武汉治疗儿童癫痫病医院哪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