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悬疑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爱】怀念父亲

来源:秦皇岛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灵异悬疑
摘要:七年前,德高望重的父亲因癌细胞扩散,终以87岁高龄与世长辞了。父亲一生跌宕坎坷,亲身经历了民国及建国后的诸多大事,是家乡的一本“活字典”,我们深深地怀念他。德高,足以仰止;恩重,足以暖情。 七年前的4月9日,德高望重的父亲因癌细胞扩散,终以87岁高龄与世长辞了。子孙后辈为之哭泣,街坊邻里为之惋惜,凡是认识他的人都说他是“一位历经沧桑、热心助人的好人。”   十多年间,我们家几位亲人相继谢世。先是老祖母,尔后是母亲,这次是父亲——一位受人尊敬与爱戴的人。他一生跌宕坎坷,亲身经历了民国及建国后的诸多大事,是家乡的一本“活字典”。   父亲生于家乡德城镇惠积街,年青的时候曾任过城镇附属小学校长、广州郊区江村小学校长等职务。曾考入广州大学就读,由于抗日战乱,只拿到肄业文凭。在家乡期间,由他舅父介绍,参加了国民党一些社团组织,解放初竟遭错误关押。后来曾往广州秀丽小学任教,后又转广州港务局工作,60年代被压缩回乡。为了养家糊口,父亲在家乡拉起大板车干起搬运工。1969年,正值文革中期,他又与老祖母一起以“战疏”之名下放本县武垄公社播荫大队务农。   在农村几年,他种田、勾香、砌砖,样样在行;新屋画画,过年帮写春联,甚是热心。有时大队举办运动会,又推选他做篮球教练,让队里获得好几个名次。村里的乡亲根本就没把他当成另类,而是一名落泊的“文化人”。记得有一次修筑水渠,父亲在与人抬一条石柱的时候,不慎跌下沟底,头破血流昏迷不醒,被送进医院救治。大队支书和众多村民都涌向医院探望。父亲最怕去医院,也最怕打针吃药,他只住了两天就出院了,最后是老祖母去药店买了几瓶双恙膏才把父亲伤口治好。   三中全会之后,父亲落实政策回城并平反摘掉帽子。这时他心情舒畅多了,虽然被安排在城镇建筑队有点屈才,但环境比以前宽松了许多。在建筑队里他一直干到退休。这期间,只要街坊邻里叫他砌个灶、建个房子,他都热心帮忙,只收一点人工费,有时干脆不收钱。他常说:“人家信得过才叫你做,你还收钱说得过去吗?”因此街坊邻里都亲切地称他为“熊哥”。   退休之后,家中孩子慢慢长大了,环境也渐渐好起来。他先后参加了“北京夕阳红老人团”旅游,与儿女们游览了香港、澳门、深圳、珠海、广州等地。这期间,他突发灵感,用颤抖的手书写起心中的文字。依他所言,这才是他作为知识分子的老本行。自从解放初从事教育事业以来,到现在已整整30多年没动过笔了。至此他一发不可收拾,写旅游随笔、人生感悟、家世回忆,而记录最多的是家乡的一些轶事和典故,如关福园酒厂的兴衰、黄埔军校迁来德庆等大事,也有他老人家对开放改革以来翻天覆地变化的感慨,直至因病搁笔,足足15万字!   他的书稿横跨半个多世纪,字里行间,透露出父亲宽容豁达的胸怀,对历史往事的追忆与探求,以及对脚下这片故土的眷恋和美好生活的向往。父亲是想透过这些朴实的文字告诉我们:多一份理解与宽容,怀揣感恩之心,淡泊名利,珍惜生命的每一次馈赠。   病重住院期间,父亲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了,他不无遗憾地说:“这一生我已经满足了,但还有许多历史典故没整理、没写完呀,如果能看到我的书稿出版就心满意足了。”在生命最后的时刻,一生坎坷的父亲想到的不是自己的不平,而是作为家乡的“活字典”,想把德庆更多的史实告诉世人。不为别的,只为给我们留下片言只字,让后辈们去感悟,去领略。   德高望重的父亲,不仅是家族的骄傲,而且还是德庆人的骄傲!作为他的后人,我觉得,完成父亲这一遗愿,这是作为大儿子的我义不容辞的责任。最近,以德庆段西江之水命名的《锦水长流》书稿终于问世了。我想,这部书稿的出版,也许就是我们子孙后辈祭祀父亲的最好礼物! 信阳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陕西怎样医治癫痫江西哪家癫痫病医院效果好武汉看儿童癫痫哪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