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幻想 > 文章内容页

【墨派】一个人的深秋

来源:秦皇岛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青春幻想
摘要:深秋,夜晚,你想不想陪伴我? 午夜了。我惊醒。起床看见客厅的门还是由一张凳子堵着,于是,知道弟弟尚未回来。   凌晨1:30,弟弟尚未回来。我因为担心他,再也难以成眠。   天气转入秋季了,早晚凉意侵袭。床上的竹席颇显冰凉之意,一直沁入我的身体。整夜鼻塞难耐,体温觉得忽冷忽热。于是借这空隙,终于把竹席给撤了。躺在床上,既温暖又舒适。   方才听见窗外仿佛有叹息声,以为是弟弟回来了。而不然。后来,又间或有路上来回走动的脚步声,来回驶过的摩托车的声音,更加剧了我对弟弟晚上出去玩,深夜未归的担忧。   拿来手机听歌。屏幕回归待机画面,那是一幅XXX君的相片。里面的他坐在一张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双手撑在上衣棉外套的左右口袋里,头稍微向**斜,这个pose令我觉得他极富于富贵子弟的风范。他戴的眼镜让我仔细琢磨了好久,也分辨不出是不是另一张大近照上的那一副蓝色框架的眼镜。   他的每一个细节,我都是那么强烈地想要去了解;他的每一个细微之处,都让我有别样的亲昵的感觉。   如果我是一些零散的磁沙,而XXX君则就是一个磁力十足的男子,把我深深地吸引住了;令我把自己的力量,全部凝聚在一起。   零散的一些磁沙,为一块力量十足的磁石所倾倒。   但是,会不会只能似Fans崇拜偶像一样,只能远远地看着他成功和幸福,渴望零距离靠近,却永远不能够接近?   手机屏幕上,显示本机号码的位置,我编辑成了—或者是一种追求上进的文字,或者是一句文采飞扬、感性良多的话,或者是表明我对XXX君深情的眷恋。譬如“健进谦廉礼让”,譬如借用网络写手的一句话:“如果只是青春”,譬如“至爱XXX君”。我的理想、心态、立场常常飘摇不定,于是,这个手机屏幕上的位置的文字编辑,常常变换。有时候是因为心情,有时候是因为缓解心灵压力,有时候是因为表明一种立场,一种追求。   正看着显示本机号码位置的下一行,正播放的MP3的讯息正在不停地移动,耳畔飘过去的音乐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屏幕待机画面已经跳转到了屏幕保护画面。这才惊觉,何时已换成了那一幅XXX君的大近照。他额头上方、头发上别的那一副蓝色眼镜,赫然夺目。   但是,最靓丽的青春活力的,是他的笑容。他的英容俊貌,在我看来。是别样的孩子气。   天未破晓。   我的倦意随着思绪加深而渐消。   忽然,一只黑色的蝴蝶,从上层敞开的窗户上飞了进来。来势凶猛,并且,又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在我狭小的房间里四处乱撞,不断地撞在墙上,发出响亮的“啪啪”声。我没有干扰它,随它四处“碰壁”。稍不留意它,只一会儿,便没了声响。想必是它已经疲倦,或者找到方向飞出窗外面去了,或者困了正躲在哪一个角落休息,或者已经被碰撞得伤痕累累,正停在某处“疗伤”罢了。   因为需要疏通空气,又恐怕受到干扰,我一直把下层的窗户紧闭着,窗帘遮掩起;上层的一扇窗户,便务必要敞开来的。否则,一来已经与新鲜空气隔绝而无缘,二来不知何日闷死室内或者无人知晓矣。   于是,便时有一些会飞的小昆虫不请自来了。有时候是小蝴蝶,五颜六色的;却也会有一些不知名的不速之客,让人生厌。想来好笑,昨日下午正在房间内写作,忽而一只蜜蜂闯了进来,并且在我面前不停地飞舞。它形体不算小,而且胆子也大,竟然有目的一样,向我横冲直撞。   我这一留心,可吃惊不小!它非要把我蛰一大肿块出来不可!那不但破相,而且白挨一回疼痛了。我可不干!它快要飞到我面前,我伸手一挥,它可就摔了一个大跟斗。它可精灵了,尚未摔落地上,它就又扇动它那螺旋一样的羽翼飞了上来。然后,竟又冲撞过来,仿佛硬要蛰我一下才善罢甘休。我这一挥,它又摔了一个大跟斗。   这样来回四五次了,我间或不停祈祷:蜜蜂也不是坏蛋啊!我也愿意饶了它的小命,就让它自个儿自寻好歹,从哪里飞进来打哪里飞出去好了!拜托拜托!   没有细数这一回挥手一击是第几次了,蜜蜂又摔了一个大跟斗后,终于夺路而逃,仓促离去!   我这颗忐忑的心呀,方才平息下来。   然后,想起近日在奶奶家与侄子玩耍。忽然,一只大黄蜂飞进来钻进侄子的屁股猛蛰了一下。当即,侄子大哭出声,我们才惊觉。气愤之下,大黄蜂早已逃之夭夭了!当时,侄子穿一短裤,捋起至屁股一看,已经红了一片!后来,奶奶说,被蛰了两个口子!   然而,我与蜜蜂结了哪门子仇?竟非要派一门下弟子来蛰我一蛰不可!它是哪路兄弟?我也未尝试当过一回采花贼,并未曾抢过它的饭碗。   然后,才想起小桌子下面搁置的那一罐蜂蜜,这才恍然大悟!因为妈妈闲时买来一罐蜂蜜闲时用。我便取来又是掺了一定比例温开水喝,又是混了珍珠粉来做面膜。唉,一不留神动用了它老人家的劳动结晶,竟会惹来如此“杀身之祸”!这蜜蜂们的“复仇”心理以及行动可真不小!不容忽视啊!   天已逐渐破晓,窗外传来一阵燕子的啼鸣。在这深秋时节,竟还有燕子在屋檐的巢中停留?意外,意外。   弟弟没有回来,那扇门依然被凳子堵着。想必,他定是在堂弟家睡了,或者是在他的同学家安居一宿。   这时候,邻居家的时钟开始“噹噹”地报时。我细耳倾听,“噹噹”地敲了四下。   于是,想起老家里的那个老钟,我们在那儿住了十几年,它便忠贞而毫不休憩地陪伴、效劳了我们十几年。   好像,至今尚未就寝吧!赶明儿有空,我上老屋去看看她老人家!   08.10.10 凌晨   癫痫病哪治疗好哈尔滨去哪家医院可以快速治疗癫痫病黑龙江的癫痫医院哪家好江苏癫痫病的治疗价格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