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文章内容页

【晓荷·凡】合肥买房记

来源:秦皇岛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奇幻玄幻
一   王军坐在回家的火车上,卧铺,蜷缩着膝盖,感到一阵腰酸背痛,爸妈打电话来说在合肥的房子选好了,让他放假回家看看,爸妈在巢湖边打了一辈子渔,好不容易积攒的钱这下几乎全洒在房子上了。两年前,爸妈就提议要在合肥买房,那时候的王军研究生还有一年毕业,合肥房价不过7000多,想着在北京好好工作,至少自己也可以拿一部分首付出来,谁想的到,2015年下半年开始,合肥的房价开始飙升,可自己还没存够零头,最后还是依靠父母,又有什么法子呢?想留在北京发展,北京的房价对于自己来说不亚于天文数字,父母年纪也大了,最近又在张罗给自己找个合肥的女朋友,这番对儿子可以回家乡工作的期盼再也明显不过了,如今又在短短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内给自己买好了房子,似乎于情于理,都不能让爸妈失望。   “孩子,你安心工作,爸妈攒的钱够着呢!”电话里面的妈妈似乎看穿了自己的心思,不断的重复着让自己安心的话,“这次回来,找时间带那个女孩子回家看看,就在新房子里面吧,妈都收拾好了,上一户人家装修的不错,家居电器也都是八成新,挺好的。”   房子到底是买了,在开发区,价格比两年前正好翻了一倍,小区不大,绿化也一般,配套设施还没有完全完善,没有好的学区,但是王军已经很满意了,爸妈为自己做的,已经不能再多了,剩下的,需要靠自己来努力。   “已经在火车上了么?”新认识的女生发来信息。   “是的。”   “家里买房的事情都搞定了?”女生漫不经心地发了个萌萌哒表情。   “差不多了,过几天邀请你来做客”想想,还是把后面一句删了。   “那就好,有时间去参观一下你的豪宅!”女生倒先提了出来。   “呵呵,豪宅?!”王军苦笑一下,这女生还真敢讲,不过应该也是开玩笑的吧。   “好呀!我妈妈也邀请你来家里做客呢。”王军想起妈妈的叮嘱,正好顺水推舟地答道。   王军想起女生曾经给自己描述过她在家乡的那个小院子,县城低价便宜,女孩家买房又买的早,独门独院,二层小楼房,院子里种满了蔬菜和果树,女孩说她的整个童年都弥漫的是各种瓜果花草的清香。不知道,来到大城市的她住在火柴盒一样的套房中是过了多久才适应的。   “哥,我和女朋友又吹了!”正和女生聊着天,王军又收到了一条朋友的短信。朋友的爸爸是自己爸爸的最好朋友,俩人也算从小玩到大。   “怎么搞的?不才相处一个月都还不到吗,上周末你们不还一起出去玩了吗?”王军不解。   “没房子呗!”简单又实际的理由。   王军正准备安慰朋友几句,女生又发来信息,“我家阿姨正为他们小区没好的学区房犯愁呢,对了,你家房子在哪个小区啊?有学区房吗?”   “在开发区,叫什么名字我也忘了,学区应该有吧,不过可能不太好。”王军匆匆回复完女生,又点开朋友的信息,准备回复。   在接下来的一小时里面,女生继续“漫不经心地”弄清楚了关于王军家新房的所有信息,包括面积,首付,每月还款甚至还有老家房屋的拆迁问题。   也许还比较满意吧,女生最后回复了一条“时间不早了,你眯一会儿吧,我们明天见!”   “呼——”王军长吁一口气,是有点累了。   “怎么样?都盘问清楚了?”是元丰发来的信息,王军将之前俩人聊天的截图发给他看过了。   “是呀!真搞不懂,难道女的都这样物质吗?没有房子连谈恋爱的资格都没有了?我睡一会儿啊,明天见!”早就困得睁不开眼的王军迅速编辑完成,点击发送,王军收起手机,闭上眼睛倚在座位上,但他也许是真的太困了,一点没察觉信息发错了人。   “滴滴——”正准备睡觉的女生打开微信,瞬间石化了。      二   2014年底的一天,阿红望着熟悉的小房间,抑制不住的兴奋,今天收摊早了一些,孩子他爸去银行给老家的父母汇款了,她先回来做饭,饭做好了,女儿在写作业,说等爸爸回来一起吃饭。于是阿红拿菜罩子盖住菜,出去小区晃晃,阿红所在的小区算不上高档,可是该配套的基础设设也都齐备,小区里面还有一条小河,河两旁的树木郁郁葱葱,想着夏天的傍晚,和丈夫孩子一起沿着河边散步,笑容就自然而然的浮现在阿红脸上。“妈妈,爸回来了,回去吃饭吧!”不远处传来女儿的喊声。“来咯!”阿红转过头,朝女儿快步走去。女儿啊,我的好宝贝,这些年真是委屈你了,不过马上就好了。   “阿红啊!什么事情啊这么高兴啊,脸都笑开花儿咯!”是楼上的花大姐。   “是哟,阿红,是不是家里要换房子了,听刘奶奶说的。”正在散步的周大爷也笑眯眯的问道。也许是被阿红的笑容感染,大家看起来也都是喜洋洋的。   “哪有啊,也就只是想想。”阿红也利利索索地和大家聊了几句,房子还没买到手,可不能说早了到时候让别人看笑话。   “买房子好,这样小孩以后读书也方便!阿红你们俩口子可真不简单,就靠一个小吃摊攒出来的钱。”可是好像大家都知道了,这个刘奶奶,正是个大嘴巴哦。   “人家辛苦啊!小夫妻俩起早贪黑,真是不容易!”周大爷朝阿红竖起大拇指。   那一刻,阿红的眼泪几乎要夺眶而出,但是忍住了,其中的辛酸只有自己知道啊。   “妈,快点啊,好饿啦!”女儿过来拉住妈妈,撒娇似的把妈妈往家里拽。   “好,好!”阿红笑着和大家说再见。   顶多再过半年,自己也可以像他们这样了,光明正大的成为这个小区的业主了,这么想着,看车库门口的那几坪草地都觉得格外的翠绿,生机勃勃,以往多少次想除了草在上面种点菜,物业死活不同意,阿红已经在这间不足二十平的车库里住五年了。女儿长大了,去年刚读的初中,总和爸妈挤在一个房间,多少有些不方便,阿红只得先用帘子隔开,里面放着女儿的书桌和一张行军床。她和丈夫就睡在外面,一张大一些的简易木床,再挨着墙放了一个衣柜和吃饭的桌子,就已经显得很逼仄了。   正在一家人抱着对未来无限憧憬喜滋滋吃着饭的时候,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了阿红的思绪,老家的父亲病倒了,阿红顾不上多想,连夜收拾东西赶回了老家。   这一去就是小半年,阿红不知道,在这半年,合肥的房价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且,为了给父亲看病,积蓄也花去了不少。远在合肥的丈夫几次想打电话给阿红,又怕阿红误会他是着急阿红把准备买房子的钱都给岳父看病了。终于,房价一路飙升到他们望而却步的地方。回来的阿红无言地接受了这个现实。“先重新租个像样的两居室吧。”阿红望着丈夫,强打笑容。   “阿红,其实周大爷说他家楼上一套房源,要便宜很多,不过……”丈夫吞吞吐吐了半天。   “不过什么呀,现在只要有房,不是危房,哪怕比原来贵一点,我们也要赶紧买了呀”阿红又着急又生气。   “那房子刚去世过一个老人,是喝农药自杀的。”   “这……”做生意就图个吉利,虽然她和丈夫只是摆夜摊的小本生意,但是,阿红犹豫了。      晚上,女儿在帘子后面写作业,阿红和丈夫在床前捏蛋饺,屋里不怎么透风,味道有些难闻,天气越来越热了,阿红不时抬头望望帘子上女儿的倒影,小声地和丈夫说了新房源的事。   “阿红!阿红!”是周大爷的声音,“阿红,那套房你们要不要啊,户主打电话来说别人已经愿意交定金了,我说了一大车好话,才拖住的。”   “妈的,要!从小算命的就说老子命硬,有福相!”丈夫一拍大腿,说了句粗话,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就是的呀,阿红,哪里没死过人哦!”周大爷也连连附和。   “那行吧,周大爷,麻烦您现在就带我们去看看房。”阿红紧咬着的嘴唇松开了。   房主不在,把钥匙丢给了周大爷,周大爷打开门,屋里灯是亮着的,阿红和丈夫先探进去小半个身子望了望,屋子里搬空的差不多了,只是客厅正中间设的灵堂还在,还没过一个月,按照当地风俗,是不能撤的,阿红和丈夫走上前,恭恭敬敬的朝逝者鞠躬,关于他为何自杀,他们一点也不想知道。   从人家家里出来的时候,不知从哪里来的一阵冷风刮到阿红脸上,阿红不禁打了一个冷颤,轻声对丈夫说:“明天咱就去把订金交了吧。”   “好,好。”丈夫点燃了一根烟,慢悠悠的吸了几口,闭上眼睛又猛吸了几口,嘟囔着:“最后一根,吸完就戒掉。”      三   “吹了,人家父母嫌弃个子矮了。”元丰妈妈瞄了一眼在房间里的儿子,小声告诉刚回到家的丈夫,正带着耳机听音乐呢,这孩子,心可真大。   “咱们元丰虽然不算高,至少也有175啊,那女孩我见过,应该不到160吧,怎么说个子矮了呢?”元丰的爸爸放下工具箱。   此时的元丰耳机里并没有音乐,他放下手机,心里冷笑一声,想起女孩托媒人和母亲说的分手理由,怎么不找点靠谱的理由呢?   “儿子,别窝在家里了,分手就分手吧!咱儿子又不丑,肯定还可以找到更好的。明天妈妈在去趟婚姻介绍所,给你问下。”吃饭的时候,元丰他妈安慰儿子。   “妈,我不想去,算了吧。”元丰不耐烦的接过妈妈递过来的汤。   “那怎么行,你现在最关键的任务就是赶紧给我找个女朋友,你爸家三代单传,可就指望你啦!”元丰妈妈不自觉的提高了音量,正准备给丈夫盛汤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又来了,元丰最烦的就是母无休止的唠叨,其实对于分手这件事情,元丰并没有那么在意,本来就才交往一个月不到么,大家都还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   “啪!”元丰放下碗筷,用力带上房门,门外的唠叨戛然而止。   “你小子,干什么?你妈说俩句不能说了!”元丰爸也放下碗筷,朝儿子的背影吼道。   “哎呀呀,你叫什么呀?儿子心里烦你不是不知道,不在家撒撒气你让他明天去公司摆个臭脸啊!”元丰妈赶紧拉住丈夫,“孩子他爸,那女孩家是不是嫌弃咱家没买房啊?”   “怎么没买房,不是说好俩孩子结婚后这套房子给他们,我们回乡下吗?对了,准是元丰没和她说!”   “元丰!元丰!”母亲赶紧就又去敲儿子的门。“你是不是没和她说我们以后不和你们住,回乡下啊?”   “不是不是!你们怎么就不明白呢,芊芊嫌咱家这屋子太旧了,小区没个小区样,停车的地方都难找,70平米还不到。”元丰不耐烦地说出了真实原因。   他爸他妈有些愕然,现在房价多贵啊,哪能入手呢,唉,这一犹豫一耽误,就拖到更买不起了,“还不都怪你,多好的房子啊,做生意抵给人家了!我当年就说修修车子就好,你非不干。”元丰的妈想起当初赔给人家的店面现在拆迁换了房,肠子都悔青了。   “别当着孩子面说啊!死婆娘,就这事情,你要唠叨我一辈子吗?人都没有前后眼,我哪知道做生意会赔钱?我哪知道那块地要拆迁?当初那么破的地方,人家还是看着老朋友的面子上才收下的,你现在让我再去管人家要一套房子吗?啊?”元丰爸像是被马蜂蛰了一下,脸涨的通红,回过头,压低嗓子,恶狠狠地朝妻子瞪了一眼,一摔门,走了。   房间里的元丰没有做声,他只知道十年前爸爸做生意赔了。   元丰爸没有走远,就在小区里晃着,刚下过雨,路面上坑坑洼洼,满是泥泞,一只脏兮兮的狗在垃圾堆里翻着,听到有人的脚步声,警觉的竖起耳朵,元丰爸快速躲开,生怕狗蹭到自己,这时候前方又来了辆拉货的大车,路那么窄,避都没地方避,总不能站到垃圾上去吧,元丰爸快速地向后退,想退到侧后方的单元楼下,大货车似乎并没有发现元丰爸的窘状,一路在后面按着喇叭。“妈的,这么窄的路,这么大的车非得从里面过!”说着便一步跨进单元楼下面,因为匆忙,没顾上落脚的地方,正好有一坨狗屎,说时迟那时快,即将要落下的左脚赶紧又向侧边跨出一大步,还好,没有踩到。真是太缺德了!楼道里塞满了杂物,楼梯平台的窗户也不知道去哪了,谁家摆在窗户下的床板被打的湿透,脏水顺着木板一路滴滴答答的流下楼梯。   唉!这个小区还是几十年前建的,那时候在方圆几里算是好的,小区里有平房,也有多层,元丰家住在5楼,怎么现在破成这样了?还是王军他爸妈虽然也是拖到了房屋涨价的时候才买的,但毕竟还是一跺脚一咬牙就买了,自己这一犹豫,想到这里,元丰爸又拨通了老兄弟的号码,他想问问,他买房的那个小区现在还有二手房没。挂掉电话的元丰爸喉咙一阵发紧,闭着眼睛,心里一阵发狠,自己才刚过50,还有力气,还能干,就不行,干不出一套房子来。      四   新婚的二妹喜滋滋的住进了新房,新房虽说不在市中心,走路百米便是将要建成的地铁5号线,做上个七、八站就到了。出了小区,是省立医院新区,紧贴着医院的就是自家学区房,虽然不是排名前三的重点学校,但算中等偏上了,二妹对这一切满意极了。公公婆婆也对这一切满意极了,逢人就说这是五年前自己的一个明智决定。   五年前,这里还是城市的郊区,周围连个菜市场都没安徽治癫痫公立医院有,不过,好歹是到了市里,所以当建国问可不可以拿这套房子还钱的时候,他倒是一下子心动的,那时候家里的婆娘还百般不乐意,说实打实的钱踏实,这么个破地方,又是这么破的门面,之前修汽车也弄得脏兮兮的,谁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住到这里来,才不愿意要。   就在三眼睛上翻是癫痫症状吗年前,这里被列入了拆迁区,之前的城中村改造结束,拔地而起几个高档小区,按照拆迁补偿规定,他们家四口人,可以分到200平米的房源,除了这一套给儿子结婚用的120平大户型,还给自己和老伴儿留了一套80平的小户型,就在隔壁小区,将来带孩子方便,孩子工作忙回家吃饭也方便。   可是,建国那?唉,听说现在一家三口还是挤在那个旧房子里,自己要不要给他一些什么补偿呢?可是都这么些年没有联系了。   “要不那套小的卖给他吧,反正我也赚了啊,当初要不是这间门面房……”大庆和妻子小声地商量。   “那不行!”没等丈夫说完,妻子就翻了他一个白眼,“都是你情我愿的事情,谁也没长前后眼呀,当初我还不愿意要呢。再说,都和媳妇说过这事儿了,怎么改口!”   这么一说,大庆也就闭了嘴,打开电视机,“据资深房产人预料,在本市上一波炒房热退烧之后,将迎来一段房价增长平缓期……”,“精装80平小户型公寓,你买到就是赚到,最后三组,最后三组,快来抢购吧!”,“爱她,就给她一个家,天鹅湖畔小区,你值得拥有!”电视机里房地产广告一个接一个,“啪!”大庆有些戳火的关掉电视,靠在沙发上,回想起小时候在田间奔跑,在河里摸鱼的样子。         共 541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武汉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病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