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歌赋 > 文章内容页

【星月】中秋月夜拜三苏

来源:秦皇岛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诗词歌赋
我们几个文友相约,在乙末年八月十六日的晚上,到郏县三苏园去拜谒三苏。   三苏乃为苏洵、苏轼、苏辙三父子也。因苏轼,苏辙两兄弟死后葬于郏县,此后其父苏洵以衣冠的名誉也随至葬于此地,而故名三苏园。三苏园位于郏县西北30公里的小峨眉山下,唐宋八大家占其有三的苏家父子在此有其三墓,故为这方土地增添了无尽的情韵和风采。几近千年,文人墨客纷至沓来,虔诚膜拜,去了来了,难以胜数。   但在中秋月夜到此祭拜三苏,史书上似乎还无曾记载。   东坡先生一生对月颇有情怀,尤其中秋之夜,更是望月生情,感触满怀,写下了不少诗文,其中的《水调歌头.中秋》尤是中秋望月抒怀的千古名篇。我们想在这中秋之夜,拜谒先师,做前人未曾做过的事情,这年中秋月夜的三苏园也会因我们的到来会有一番新的韵味和景致吧!东坡先生如果有灵,今夜又该做何感想呢?   然而,16日的这天,从早上到下午,天总是阴沉沉的。天气预报又曰,晚间依然阴云不散,难见星月,我们的心也随着这样的天气阴郁不悦了起来。有人说,这样的天气,没有月光,我们怎能拜谒东坡先生呢?要不等明年中秋节再说吧!又有人说,我们心意已定,就不能改变,祭拜三苏不能因有云而停止,也不能因无月而放弃。再说,今晚我们看不到月亮,总会听到苏坟夜雨的声音吧!   苏坟夜雨,是三苏园的一大奇观,亦被列入郏县八大景之一。说是夜深之时,这个墓园会响起雨声,然雨声骤急,却不湿衣,抬头仰望,星月满天。雨从何来?是风吹满园柏林,枝叶摇曳摆动而已。在三苏园能感受到这样的奇观,也是多少人难以求得的愿望呢!   我们欣然前往了。   夜间的三苏园显的格外的幽静。   听说我们到来,三苏园管理处的宁贯晓主任分外高兴,带领着我们向里面走去。   祭拜三苏,广庆寺是必须要去的,苏氏三父子的塑像就在里面的祠堂里。此时的广庆寺分外得清寂宁静,房宇,竹林,碑坊……影影绰绰,幽暗神秘,有的地方,需要我们打开手电才能大胆前行。这时如有月光该有多好啊!我不由抬起头来,望着天空依然很暗,只是在月亮该出的地方显出一片淡白,我知道那是月光透过云层给人露出来的感觉和希望。   祠堂里,在明朝时就立起的苏氏三父子的塑像在灯光照耀下,形象生动,色彩鲜明,威威有神,令人起敬。在这清静的夜间,在这明亮的灯下,又显得那样的真实和亲近,望着先师之像,我们倍生敬仰崇拜之情,将带来的月饼,水果等摆上贡台,点着香烟,虔诚的鞠躬叩拜……   拜完三苏圣像后,我们向三苏坟园走去,由广庆寺到坟园还有一段距离。路上,我们心情愉快地说,中秋之夜祭拜三苏,以前没人做过,我们由此开始,以后每年中秋之夜都要到来。还有人说,我们要把今晚的行动打造一种文化品牌,不仅我们这一代人做,要子子孙孙传承下去,不仅我们郏县的人来做,更要让外面的文人们都来做。东坡先生从此不再寂寞……   我们就这样说着来到三苏坟的门前,此时顿觉面前的景物明亮了许多。抬头望天,只见月亮在云中竟露了出来,尽管还有薄云遮面,时明时暗,但毕竟还是看到了月光,我们的心情也随着这月光的出现而快乐起来,有人说,月亮终于出来了,但要是一轮明月该多好啊!又有人说,东坡先生不是说,“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吗?今晚我们有这样的月,已是很满足了。   三苏墓园内,参天的柏树森然林立。苏氏父子的三座坟莹高高凸起,在夜色中显得愈加的静寂,萧瑟,神秘而神圣。月亮仍在时浓时淡的云影里走着,亦如半遮脸面地探望着我们的行动。我们将带来的东西摆在三座坟墓的面前,开始了我们祭拜的行动。   今晚能听到雨声吗?我这样想着不由抬头向上望去,凉意佛面,一棵棵柏树在夜风中摇枝摆叶,嗖嗖作响,但那绝不是落雨之声。也许,那雨声在坟园的深处吧!我独自向墓园深处走去,走至数十米处,尽管一棵棵柏树的枝叶摇摆不止,尽管此时的世界如此寂静,但我依然没有听到那阵雨声。这时,有人喊我,夜里,别再往深处走了。   我转身归来,在东坡的坟前,文友已将祭拜的贡品摆好,香火也已点燃,诗人高春林双手合抱胸前,说,现在我们祭拜东坡先生。也就在我们弯腰叩拜之时,只听头上柏林哗哗啦啦,一阵雨声骤然而起,我分明地感到几点雨滴落在我的头上肩上,祭拜完毕,雨音停止,抬头仰望夜空,却见月光更明,伸手触摸衣服,竟无半点湿意,继而顿觉刚才那几点雨滴,是柏子落身而至。我疑似刚才的雨声是我的幻觉,此时,有人却问,你们刚才听到雨声了吗?大家都说,全听到了。高春林更是十分感慨地说,奇怪,为什么在我双手合抱,咱们鞠躬祭拜之时听到这样的雨声?   此时的月亮也怪,刚才还是淡云遮面,明暗不定,现在她的旁边竟无一片云影,如此完美皎洁,把这个墓园辉映的格外明亮,柔和,更把我们的心情映照的分外得高兴、快乐,就在墓前那块青砖铺就的方地上,我们高声的朗诵起东坡先生的那首《水调歌头.中秋》诗词来:“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接着,又朗诵起《赤壁怀古》……   洁月当空,柏林沉静,在三苏的墓前,我们的心情是那样的欢愉、激动……   朗诵完毕,我们意犹未尽,然而夜却深了,只好返回县城。途中,抬头看月,又被阴云遮盖,回到县城,依然没见那轮明月。   有人就说,神了,今晚为什么我们偏偏在祭拜三苏之时,看到了明月,听到了雨声,莫非是东坡先生显灵?   我们就这样议论着,各自回家。   这一晚,没有再出月亮。   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口碑怎么样武汉的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癫痫发作面色青紫没有记忆黄冈到哪里治癫痫病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