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歌赋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天下第一庙

来源:秦皇岛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诗词歌赋
摘要:无神佛无梵音之庙,却香火鼎盛,每日清晨这里军歌嘹亮,催人奋进,真乃天下第一奇庙。    风景秀丽的惠安崇武古镇,有个西沙湾。   西沙湾有一大片海滩,临街的海滩上有一座庙,人称军庙、解放军庙、天下第一庙。相信许多人跟我一样,见过孔庙、文庙、土地庙、关帝庙,却从未听闻过还有解放军庙。庙宇,本是供奉神、佛之地,怎么能与共产党领导的不信神鬼不信邪的人民军队扯上关系呢,我带着崇敬和好奇心来到崇武西沙湾解放军庙。   庙里无神无佛,无尼姑和尚、也无梵音缭绕,也无读经唸咒之声。   军庙里供奉的是27个解放军烈士的彩色泥塑坐像。他们个个身穿军装、头戴军帽、肩挎手枪,仪容威严、英姿勃发。在烈士坐像的前面,摆放有舰船、坦克和机枪等解放军武器装备的模型。长条的供桌上摆放着群众前来祭奠的鲜花、水果、糕点美食等祭品。有正在燃点的香烛,冒着缕缕青烟,在庙堂里飘散。   庙堂高大宽畅,气氛庄严肃穆。军庙气势恢宏,远比我想象的规模要大。   我们一行三人走进军庙时,看见一个穿着白色T恤的中年人,手上托着遮阳帽,一进门就趋身在蒲团上,对着烈士塑像三跪三拜后,又走到烈士泥塑像面前,笔直地站立,利索地举起右手,像模像样地行了一个长长的标准军礼。   “这人当过兵!”谢克全同志轻声对我说,我点头认同。   庙堂里约摸有十来个人,有的在参观、有的在烧香、跪拜。我和老谢,两个曾当过兵的人,在烈士塑像前恭恭敬敬地也行了一个长长的军礼。   步出军庙,我们走进了一墙之隔的和寮宫,这是供奉明朝抗日名将戚继光的地方。明朝时,戚继光曾率部在泉州海域与倭寇激战,有部分阵亡将士就葬在西沙湾的海滩旁,民风古朴的村民在此建了面向大海的“和寮宫”,祭奠奉祀英灵。   走出和寮宫,已是正午,烈日灼人,好在预计傍晚登陆的台风的先头部队已经到达,海风劲吹,也不觉得太热,我们顶着火辣辣的太阳继续参观纪念馆、纪念亭、纪念碑雕塑……这是一组典型的具有闽南风格的寺庙建筑,占地6000平方米。院子里还有许多石碑,有几块大石碑上镌刻着当地捐资建庙、建碑者的名字和捐款数额,少的一百两百,多的几千一万。此事传到叶飞的耳朵里,老将军被群众热情捐资建解放军庙的义举深深感动,他激动不已,当即着女儿代表自己捐资,同时为烈士纪念碑挥毫题写了“为了人民,死得光荣”的碑铭。   老百姓自发捐资,为解放军烈士建庙,这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一九四九年八月,叶飞率领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十兵团相继解放了福州和周边的县市、岛屿后,28军84师251团的官兵奉命抵达崇武西沙湾,准备参加解放厦门和金门的战役。部队在海滩战前演练,国民党飞机来袭。战士们迅速隐蔽疏散,敌人找不到目标,便向人口稠密的城镇中心飞去。   眼见群众要遭殃,解放军战士对空射击,引火烧身,国民党的飞机群回过头来猛烈轰炸。这时一个正在这块海滩上玩耍的小姑娘被吓得大哭,不知所措,情势万分危急,为了保护小姑娘,有五个战士冒着敌人的轰炸,相继冲了上去,终于将少女护在了身下。轰炸过后,敌机离去,小姑娘从烟火中爬了出来,海滩上一片狼藉,牺牲的解放军战士血肉模糊、惨不忍睹。小姑娘的妈妈拉着她跪在烈士身旁,泪如雨下,说:“孩子,是解放军救了你的命,这一辈子可要记得感恩啊。”为了让阿兴记住敌人,感恩解放军,这位新加坡归侨把女儿曾阿兴的名字改为了“曾恨”,让她永不忘记这件事。   为了保护群众,有24名战士在这次空袭中牺牲了。解放军英勇献身,勇救少女,感动了小姑娘阿兴,感动了阿兴的妈妈李面,也感动了西沙湾的父老乡亲。第二天,老百姓按照当地习俗在海滩上掩埋好了战士们的尸首,又在他们的骸骨上砌了一间小石屋。李面母女感念救命恩人,亲手用泥巴细心捏制了24名战士的形象,并立上写有“二十四英烈之灵”的牌位,供奉在小石屋里,祭奠烈士的亡灵。打那以后,母亲李面每天都带着女儿曾恨赶来这里上香,并为战士们奉上清茶。   后来曾恨做了母亲,也带着自己的孩子来这里给烈士敬香……   时移势迁,在小石屋供奉24烈士的事,文化大革命中有存废之争,曾恨就把母亲给她的梳妆盒改成了一个神龛,将解放军烈士的泥塑像“请”回自己家中供奉。   风吹雨打,小石屋已破败不堪。曾恨的妈妈临终前,将所有的积蓄都交给曾恨。曾恨对母亲说,她一定会想办法给解放军烈士再建一个庙,让烈士有个遮风挡雨的场所,她妈妈李面老人这才放心地闭上了眼睛。   改革开放后,经济高速发展,许多人都积累了一些财富。曾恨也开了一家小店,手里有了一些钱,她就想着给烈士盖庙的事。为此,她出让了商店,变卖了珠宝首饰,凑了六万多块钱。但要建庙这点钱还远远不够,曾恨就动员群众,大家纷纷捐资。1996年,一共募捐了六十多万元,解放军庙和烈士纪念馆当年同时修建。军庙落成,曾恨又将在崇武海面上捐躯的三位解放军烈士也请进庙里,让他们接受供奉,享用香火,就成了如今的“二十七君庙”。1997年,251团的时任团长,来到这里悼念先烈,代表老部队为解放军庙赠送了一块匾额,上书“战士英烈,惠女虔诚——天下第一庙”,对曾恨老人和群众捐资建庙的热情表示敬意和感谢。   在西沙湾、在崇武,不仅仅是曾恨一家人,当地群众都很感激解放军为老百姓做的一切。   上文讲到的那个穿白色T恤的中年人,我在瞻仰烈士雕像的时候又遇见了他,问他从哪里来的,他说就是西沙湾的。我顿觉奇怪,转念一想,也许他常来,便问:“常来吗?”   “常来。隔两天来一次,一个月都会来十次、八次吧。”   “为什么经常来这里?”我问。   “这些烈士,为了西沙湾老百姓的安危,牺牲了年轻的生命,我从小就很崇敬他们,立定志向长大也要当解放军。后来我参军了,可以说他们是我的老前辈,也是部队的老首长,更是我们老百姓的救命恩人。我退伍回来,当了村委会的主任,曾恨提出来要批地建解放军庙,我们全力支持,给镇里打报告获准无偿用地。群众纷纷捐资,各方大力支持,就把解放军庙建起来了,烈士们有个挡风避雨的地方。他们的家人不在这里,所以我要经常来看看他们。”   这位穿白色T恤的中年人告诉我,他姓郑,叫哨鸣,六十岁了。   随后,我们一起来到报恩堂。他告诉我们,曾恨老人如今就住在这里,每天亲自打理庙里的日常事务,敬香祭拜、清扫庙宇、向参观者讲述解放军战士舍己救人的英勇事迹。他本想请老人出来和我们见见面,但年过八旬的曾恨老人每天中午都要休闲片刻,已经午休,我们未能见着这位深情的惠安女,这位用自己的一生来感恩解放军烈士的老妈妈。   离开报恩堂,告别老郑时,我又看了看解放军庙,匾额上“天下第一庙”五个字金灿灿的,闪耀在我的眼前,也闪耀在我的心里。百姓集资,立碑建庙,不敬神佛、供奉烈士,视若神明。人们在此,烧香磕头,不求福泽,只为感恩。西沙湾解放军庙,是一座老百姓感恩解放军烈士、感恩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的庙,也是见证人民群众与人民军队血肉联系、鱼水情深的庙。   无神佛无梵音之庙,却香火鼎盛,每日清晨这里军歌嘹亮,催人奋进,真乃天下第一奇庙。 合肥治癫痫病好的医院是哪家呢?武汉癫痫怎么查天津医治癫痫的专科医院在哪?山东有哪些羊羔疯权威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