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词曲 > 文章内容页

【梧桐征文】村官

来源:秦皇岛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诗歌词曲
屠新华大学毕业了。   他是复旦大学中文系的高材生,妈妈又是复旦文学院的副院长。大家都以为屠新华留校是铁定的事儿,或者就是报考古汉语研究生。因为屠新华的老爸屠冰,就是中文系古汉语的著名教授。无论他打算走哪条路,都可谓“近水楼台先得月”,也都是顺理成章的事。   可就偏偏你觉得顺理成章的事儿往往不会发生,屠新华的决定大大出人意外。屠新华居然报名参加了上海市政府的一个计划——大学生挂职村干部。   他竟然选择了去当村官,而且是宁夏固原地区的穷村官。你可千万别以为就像参加暑期夏令营那样,十天半个月可以回家,再不就是半年、十个月?总而言之,下去转一圈镀个金,就可以回家了。这个挂职计划是有要求的,挂职最短时间四年。于是,屠新华的这个选择引起一片大哗。      第一个不干的就是屠新华的女朋友,叶春。   叶春是屠新华的同班学友,也是青梅竹马的恋人。两个人都是在复旦大学的家属院长大的。叶春的爸爸就是复旦大学的校长。   叶春说什么也想不通,屠新华干嘛要去当村倌?   叶春听到屠新华这个决定,立刻把脸沉下来,什么话也没有说就跑回家,把门一关,躺在床上生闷气。屠新华一连打了几个电话,她都没有接。叶春不想听他解释,叶春相信,只要自己给他赌几天气,屠新华必定会像小时候一样跑来哄自己。   可是,这回叶春想错了。屠新华居然一个星期都没有再主动和叶春联系了。等叶春按耐不住,主动给屠新华打电话过去,手机里的提示音竟然是“你所呼叫的号码不在服务区”。   叶春打了一天的电话,都没有打通,再也坐不住了。她直接去了屠新华的家。   叶春5岁就会直接到屠家找“新华哥哥”玩了。这个家对叶春而言,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就和自己家差不多。   她站在门口按门铃,来开门的是屠新华的妈妈,文学院副院长赵熙眉。   “小春。”   “赵妈妈。”   叶春从小就叫赵熙眉妈妈,已经习惯了。   “快进来。你怎么一个礼拜没有来了。姆妈给你拿水果去,我今天才买的葡萄。”   赵熙眉拉着叶春进来。   叶春眼睛四下看着在找人。   赵熙眉把一盘洗干净的葡萄放在叶春面前,说:“阿春来吃吧。姆妈晓得你从小最喜欢吃的就是葡萄。”   “谢谢,姆妈。”   叶春拿起一粒葡萄放进嘴里,眼睛还是在四处张望。最后还是忍不住要开口问:“姆妈,新华哥哥呢?”   赵熙眉轻描淡写地说:“他前天就走了。”   叶春“腾”地站起身,说:“走了?他就这样走了?”   赵熙眉把叶春按下来,坐在自己身边,搂住她说:“别急啊。阿春啊,姆妈知道你的心思。姆妈看着你长大,你就和姆妈女儿一样,怎么会不知道你心思?新华的心思,姆妈也是知道的。你早早晚晚总要嫁到我们屠家做媳妇的。这一点,我和你阿爸也谈过。你从小妈妈就不在了,姆妈就是你亲妈妈。”   叶春依偎在赵熙眉怀里流泪了,说:“新华哥哥干嘛一定要去那么远的地方做村官?他可以考研究生,也可以留校的。这么大事也不和我商量,姆妈,新华哥哥心里没有我才会这样。”   “真是傻孩子。他心里怎么会没有你?我知道前几天你们为这个事儿吵架了。新华不想再吵架,所以走到时候没有告诉你。他也怕你会伤心。孩子,你不明白,这次新华坚持去挂职,而且去固原隆德是有原因的。”   赵熙眉耐心地说服叶春。   叶春撅着嘴还是不开心,说:“还有什么原因啊?”   赵熙眉长叹了一口气,说:“说起来话就长了……”      赵熙眉河北癫痫医院地址讲起20多年前的往事。   1968年大规模的上上下下运动,像一场狂飙席卷全国。屠冰、赵熙眉,还有叶子坤三个人被分配到了遥远的固原隆德,一个叫三岔沟的村子里插队。   固原古城位于宁夏回族自治区南部,是古代丝绸之路东段上的重镇,也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城。古人形象地评价其地理位置说:“左控五原伊春癫痫病医院哪个权威,右带兰会,黄流绕北,崆峒阻南,据八郡之肩背,绾三镇之要膂”,自古就是关中通往塞外西域咽喉要道上的关隘和军事重镇。   由于地处黄土高原,在多条河水切割、冲击之下,沟壑纵横,梁峁交错,山多川少,塬、梁、峁、壕交错的地理特征。六盘山呈南北走向纵贯全境,其中的隆德县位于最南部边陲,六盘山西麓,是个春天低温少雨,夏天短暂多雹,秋季阴涝霜旱,冬季严寒绵长,地理环境和气候条件十分恶劣的地区,人称隆德地区是个“溽暑有风还透骨,芳春积雪不开花”地方。这地方标准的穷山恶水。   这个三岔沟就位于三条沟壑的交叉点上,一个村子58户人家分开在六面坡坡上。隔着沟可以端着碗聊天,可你要打算上对面坡住的人家串个门,够你走上多半天。可怜几亩薄山地,还要靠天吃饭,一年打不下几粒粮食。   村子里穷啊,几乎没有几家吃得上饱饭,穿得上衣服。一年到头就是蜷缩在炕头上,用一床破的像渔网一样的被子裹住赤裸的身体熬日子。一件袄子,一条棉裤是一家人的公用品,谁出门谁穿。18、9大姑娘照样光着屁股躲在炕上见不得人。      屠冰、赵熙眉、叶子坤,三个人就分到了这么个穷村子里。三岔沟的村长,亲自赶着一头驮脚的毛驴,去县城接的三个上海知青。   村长叫韩长赋,曾经当过刘志丹的红军,以后改编成为八路军,一直到宁夏解放,才转业回乡。韩长赋没有文化,后来在部队上参加了扫盲班,算是有个高小水平。韩长赋当了几十年兵,最后也不过是个炊事班长,可资格在那里。转业那年,固原地区的地委书记,也不过是个39年参加革命的抗日干部,他韩长赋可是34年的老红军。组织上打算让他留在地区担任个什么职务,他死活不答应,坚持要回隆德。组织就同意他回到隆德,担任隆德县副县长。他不愿意上任,硬是要回到三岔沟去。结果就以副县长身份,挂职担任了三岔沟的村长。   那一年韩长赋31岁了,还是个光棍。他回村子的时候村子里什么生产工具也没有,全村只有一头毛驴。当年土改划成分的时候,全村35户人家,33户是贫农,一户是下中农,只有一户算是中农,就因为他们家有一头驴。   韩长赋把组织上发的转业费、安家费都买了毛驴。一共赶回了10头年轻力壮的好毛驴,才算让村里平均每三户人家可以使上一头驴了。   韩长赋的媳妇,是组织上千方百计想办法帮他解决的。她叫夏青苗,是原来固原地区政府机关幼儿园的一个老师。她听组织介绍了韩长赋的情况,深受感动。她对组织上表示,自己愿意嫁给他。夏青苗说:这样的好人会一辈子对自己好。   夏青苗嫁给韩长赋的第二年,给他生下一个闺女,叫桃花。知青下来那年韩桃花也从固原回乡了,因为她也是个中学生。韩长赋说,同样应该上山下乡接受锻炼,就让一直住在固原姥姥身边的桃花回到了三岔沟。      三个上海知青加一个回乡青年,成了三岔沟耀眼的明星。韩长赋亲自带人给知青点新盘了三眼窑洞,打了围墙,又专门分给他们一头毛驴。知青有政策,再穷的地方,也要保证他们的基本口粮。日子还是太苦了,韩长赋想尽办法照顾也不管事,他们人人熬得面黄肌瘦。   日子再苦也要过下去,在这种没有任何文化娱乐的地方,人的情感也会格外脆弱起来。也许因为相依为命的关系,屠冰和赵熙眉很快坠入爱河,接着叶子坤爱上了桃花。   看出这一切的韩长赋,对屠冰和赵熙眉的爱情,什么也没有说。可自己女儿爱上了上海小伙子,这件事上,韩长赋表现出出人意料的顽固。他态度非常鲜明地不允许他们之间谈恋爱。   韩长赋明明白白告诉女儿,她必须留在三岔沟!韩长赋说这地方需要有文化的人来当村官,这地方才会有希望摆脱贫困。韩长赋已经快60了,他把接班改变家乡的愿望寄托在女儿身上。   韩长赋的阻拦,并不能浇灭叶子坤和韩桃花之间爱情的火焰,他们还是炽烈地燃烧着自己的爱。不过,韩桃花也非常明确对叶子坤表明了自己的观点,她会继承父亲的事业,做个好村官。叶子坤告诉桃花,他会陪着桃花留守在三岔沟。      1976年十年浩劫结束了,知青们陆陆续续开始返乡。屠冰和赵熙眉先离开了三岔沟,回到上海后就结婚了。1977年恢复高考的时候,韩桃花鼓励留在三岔沟的叶子坤,去参加了考试。那一年屠冰和赵熙眉也在上海参加了考试。结果,三个人一起被复旦大学录取了。   同一年,韩桃花接替父亲韩长赋担任了三岔沟的村长。也是这一年,桃花给叶子坤生下一个女儿,这个女孩就是叶春。   就在他们三个从复旦大学毕业的那一年,也就是1981年。韩桃花深夜为村子里一个得急病的武汉癫痫权威医院排行乡亲,去30里外的乡里找医生,不慎跌入了深壑中因公殉职。   叶子坤得到消息和屠冰、赵熙眉一起赶回三岔沟……   他们把韩桃花葬在当年的知青点后面的山坡上。   他们去老村长家里接走了4岁的叶春。   老村长韩长赋和妻子夏青苗显得那样苍老无助。叶子坤提出要将老两口一起接到上海去奉养,被韩长赋拒绝了。他说自己没有享福的命,他只提出一个希望,以后让孩子回来看看。他说自己要拼着老命再做几年村官,争取早一点让三岔沟摆脱贫困。叶子坤当时提出,自己申请退学,回到三岔沟去当村官。韩长赋也没有答应,他说只要叶子坤能把叶春养大就算对得起桃花了。   临走的时候,叶子坤答应韩长赋,等女儿长大了,一定叫她回乡来带着乡亲们摆脱贫困。      十年后,韩长赋和夏青苗先后去世,就安葬在他们女儿韩桃花的墓边。叶子坤、屠冰、赵熙眉都回去参加了大殓落葬。   在他们墓前,三个人做出一个决定,今后让他们两个孩子中的一个,回到三岔沟做村倌。   以后,屠冰和赵熙眉找到叶子坤提出,到时候让自己儿子屠新华去隆德,因为叶春毕竟是个女孩子。   这件事大家都没有告诉过叶春,却很早就告诉了屠新华。这次上海市政府组织挂职援内活动,屠新华就毫不犹豫参加了。叶子坤和屠冰一起找相关部门说明了情况,所以,屠新华这次去的地方就是隆德。他的职务是向明乡乡长兼三岔沟村长。   ……   赵熙眉悠长的回忆,终于让叶春恍然大悟。原来她只知道自己的妈妈也是个知青,在自己很小的时候就因公殉职了。叶春对自己4岁前,实在没有什么记忆。就是有,也不过曾经在梦里看见过自己的妈妈,看见过一个很奇怪的地方,到处是光秃秃的黄土、光秃秃的山岗,一个几乎看不见绿色的地方。还有一个满头花白的老公公和一个老婆婆……直到今天叶春才明白,那个地方一定就是三岔沟,就是自己的出生地,自己的故乡;是妈妈为之奋斗献身的地方,也是姥爷耗尽毕生的场所。   叶春满脸泪花,伤心地哭倒在赵熙眉怀里。   赵熙眉搂住她柔声劝慰:“好孩子,别哭了。这件事我们本来不想这么早告诉你。就是怕你受不了。你是女孩子,是你爸的心头肉,也是我们的心肝宝贝。我早就说了,自从你妈妈殉职以后,我就一直把你当成亲女儿。”   叶春抬起泪眼望着赵熙眉说“姆妈,为什么让新华哥哥去隆德挂职,应该让我去。姥爷和妈妈是希望我回乡去,帮助乡亲们摆脱贫困。”   赵熙眉替她擦着眼泪,继续安慰着:“话不能这么说,改变第二故乡的面貌,是我们这代当知青的一种永远藏在心里的情结。这不是什么人都会理解的。当年我们和你爸爸,曾经一起在你姥爷、姥姥,还有你的妈妈墓前,立下过一个誓言:一定要用毕生的精力,改变三岔沟的贫困!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在不算很丰厚的收入中存下一笔钱,要用这笔钱拿回三岔沟去修路。有了路,三岔沟才能摆脱贫困,有了路,就不再回发生你妈妈那种惨剧。新华是个男孩子,我们一直希望等他长大,就由他去完成我们这一辈人没有做到的事情。这次新华去隆德,带去了我们两家这些年积累下来的钱。钱不算多,修这条路应该是够了。当年,你姥爷用全部的转业费买回十头驴,帮助三岔沟的乡亲摆脱了最初的贫困。接着你妈妈呕心沥血为乡亲们找到了脱贫之路,现在,让新华去领着乡亲们修起这条路。三岔沟一定可以改变面貌。”      赵熙眉的话,让叶春久久不能平静。   回到家后,叶春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反反复复地想着。她感谢自己的新华哥哥,因为责任也因为爱,义无反顾地代替自己去了这么艰苦的地方,可自己居然还要抱怨他不够爱自己。还有,新华哥哥骨子里都是上海人,他竟然要去完成父辈们的那个美好梦想。他可是从生下来就在上海的。自己的身上里才留着固原的血、隆德的血、三岔沟的血!应该是自己去三岔沟挂职才对。   叶春想到了自己的姥爷,多伟大的老人!一个老红军、老八路、老干部,放着城里的官不做,心甘情愿回家乡,做个芝麻绿豆大的村官。几十年如一日,为了一个穷山沟呕心沥血。他的遗愿不该由自己的外孙女来完成吗?还有妈妈,好妈妈,你真伟大。你也是在城里长大的女孩子,就是为了自己故乡面貌的改变,为了继承父亲的事业,你甘心情愿和自己爱人分开,不跟他到上海来生活,而是留在三岔沟,用自己的文化,才智,为乡亲们寻找摆脱贫困的出路。最后竟是以身殉职了,把自己最后一滴血,留在了家乡的土地上。 共 810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