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词曲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往事】我和我的瘫痪女儿

来源:秦皇岛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诗歌词曲
【一】我和我的瘫痪女儿   我年轻的时候,因文革关系,没能结婚。直到1983年我三十六岁的时候,才和一个寡妇成了亲。她带来一个小女孩,名叫庄燕,当年十岁。   这个小女孩长得不算好看,且有点顽皮,所以开始我并不喜欢她。日子长了,我发现她聪明懂事,还勤快朴实,我的感情发生了变化,把她当成亲生孩子一样呵护。   她十八岁那年,她的姨给她介绍了个对象,是她姨的邻屯人。但是距我家却有六十多里地。那时,我女儿到她姨家串门已住了一个来月,那小伙就在小燕的姨家打工干活,彼此已经认识。提亲时,正值我女儿的近亲属都聚集在那里,一致同意,并要给定下来。而我女儿却说:我得回家问问我爸。她都没说要问问她妈。只这一句话,就使我感动得热泪盈眶,这说明了我在女儿心中的地位。   我去了两次。经考察,我觉得这个年轻人还行:不抽烟不喝酒挺能干的。虽然家贫空空,且离我家较远,恐日后借光不便,我还是为他们一锤定了音。   到了结婚的年龄,我为他们日后的生活考虑,力排众议,摒弃了陈风旧俗,没让男方操办。我们轻车简从,把女儿送了过去。   女儿这一出嫁,就好像谁把我的心摘走了一样。开头那段日子,空落落地直闹心,看什么也不顺眼。甚至见了女婿也没好气,好像怪他把我女儿娶走了似的。第一年,我和女儿穿梭般地来往。她单独或同她对象共回来二十一次,住了二百多天,比在她自家住的日子还多。她也不是单纯来“住娘家”的,每次我正需要人手的时候,都及时来到,好像就住在我的附近一样。我往她家跑了十五趟,我也不是单为了到那儿当老泰山的,也有冒雨为他们送塑料布的事。我们这里有一条风俗,就是出嫁的女儿不可在娘家过年。我不管那一套,让他们俩在我家过了两个春节。   为了让他俩把日子过起来,我就像中国援助越南一样,需要什么给什么。几年来他们的小日子直线上升。女儿想养牛,就从她姨家赊来一头大花牛。没有饲料,她姨答应送给一车苞米秆。他们开着四轮车,兴冲冲地去拉,不想祸事从此而生:女儿从车上摔了下来,摔断了颈椎骨。这一天是1997年12月15日,出事时间是中午前。   晚上8点,女婿租车找到了我。听他一说,我立刻惊呆了。我有个女同学,就是这样摔瘫的,卧床二年多,最后死去。女婿当时还没认识到后果的严重性。当天晚上,我们把小燕拉到长春,住进了白求恩医科大学第三临床医院。   女儿头上挂了个三十斤重的牵引,鼻孔里插着氧气管,一动也不能动,腋窝以下完全失去了知觉,胸膛里有咳不完的痰。我真不懂得一个平素没有咳喘病的人受了这种伤以后,黏痰怎么就会源源不断。她不会动,也咳不动,胸部一点力气也没有。我们必须为她敲胸压肋,我还多次口对口为她吸痰,不然就可能憋死。   我们耗去了数万元钱,医院也只能为她做了个接骨减压手术。而对截瘫,医院表示无能为力。这时业已春节临近,只能回家养着了。考虑到家庭条件,我把女儿女婿接到了我家。   为了能护理好她,我拜访了我那已死去的同学的丈夫以及一些医生,向他们虚心求教。怕她苦闷,我给她买了录音机,并在她的床上方的天棚上,吊了一面有角度的镜子,可以躺着看反影电视。我心里有什么不快,从来不给她难看。半年多以后,扶起来她能坐着了,我给她买了轮椅。她来到了室外,看见了天空和大地,就好像重新回到了这个世界一样。   她惦念回家看看,我又打专车把她送回去。从此就开始了两家轮住的办法:每隔一两个月,就让她换换地方。   从她瘫痪以后,我就留意各种报刊上的广告。根据广告,曾给郑州、北京、哈尔滨等地发信,汇款买药。我在去年夏天两次去哈尔滨买药,第一次在站前还被拉客的摩托车主敲了。哈尔滨的朋友啊,你太对不起我了。但是为了女儿,隔了几天,我又去了一次。前后又花去数千元钱,但是恢复得不明显。   我女儿在床上躺了十五年,身上一点也没硌坏。说句表功的话,我觉得我尽到了做父亲的责任。当然,我女儿也算遇上了一个好丈夫。后来他们夫妻间发生了变故,不过,那应该是另外一篇文章的内容。      【二】清晨时分,你悄悄的离去   你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那第一声啼哭,我无缘听到,因为那时候,咱们还没有亲缘关系;你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悄无声息,甚至没留下一声呻吟,却赢来了亲人们无尽的哀思。你平静,安详,似乎已经没了痛苦和牵挂,可亲人们都为你慨叹,命运为什么对你如此不公!听你妈说,你在襁褓中的时候,就体弱多病,是一半奶水一半药水把你喂养过来的。你才十岁,就因为一场车祸失去了亲爹。你妈为了生活,带着你来到了我的身边。当年,你那第一声“爸爸”,曾把我激动得浑身颤抖,热泪盈眶!你二十四岁的时候,又一场车祸,使你失去了行动的自由,永远躺在了炕上。那年,你的孩子才三岁,就等于丧失了母亲的呵护,成了你心中最大的纠结。你在炕上躺了整整十五年,不,还差四十二天满十五年。这十五年的五千多个日日夜夜,你的身体和心境经历了怎样的煎熬!   你出事五年后,你丈夫因不堪重负,将你一弃了之,与别人过起了日子。你以屯人根本不能理解的宽容,原谅了你的丈夫。你说:那个女人也是个苦命人,我真心希望你们好好过。我不能尽妻子的责任了,也不奢求别人为我尽丈夫的义务。只要求你们善待我的女儿就行了。你以一个“嫁出去的女儿”的身份重新回到了咱们的家。天地良心,我无条件地收留了你,你在我的照料下度过了生命中最后的十年。现在,我只想知道,请你如实告诉我,你内心里有没有无家可归的凄楚和寄人篱下的不自在?哪怕只有一丝,我就深深地向你道歉!   有人说我捡了个沉重的包袱背在了身上,其实也不完全是那样。你回到咱家后,充实了我和你妈空虚的心,使我和你妈从外面回到屋里的时候,不再寂寞地面对那份清冷;你为咱家的日子想漏洞提建议同忧愁共欢乐,为这个曾经走出去的家不停地奉献着虔诚;你代表咱家待人接物,相处邻里,观点总是与我完全合拍,成了我的好参谋;你还是我写的稿子的第一读者,你不但能记牢我写的内容,你还能挑出错讹之处。总之,你是咱家不可或缺的一个成员。   你瘫痪后,广播电视和杂志成了你的好伙伴,特别是福建省肢残人协会主办的《同人》杂志,值得推荐。那上面不仅登载着篇篇上乘的文章,而且文章后面还标着作者详细的联系方式。那些发自作者肺腑真情的文章提升了你的文化素养;那些联系方式使你结识了遍布全国各地的很多残友。借你的光,我也与他们成了朋友。   通过朋友,你最终又结了佛缘。你心地善良,与佛结缘是自然的事。你信佛以后,佛家理论成了你的精神寄托。佛家宣扬前生来世,六道轮回,但是我最关心的还是现实。我心中总有一种沉沉的忧伤:一旦我在哪天先你而去,你可怎么办?你的孩子能担负起吗?虽然这样想,但是我也不愿意你死在我的前头啊!哪怕是我在前头死了,你随后就死,也省得我痛断肝肠啊!你走了,乡邻们过来劝慰我们,说是你解脱了亲人和你自己,叫我们“节哀”。可是,那哀伤能节得了吗!?尽管我们尽量往开处想,可是,你那身影和音容,是那样顽固地在我和你妈的眼前回旋,挥之不去,这个谁能够消除得了?   咱们曾多次谈论过生与死的话题,你表示你早日解脱就是对你的挽救。因此你虔心向往极乐世界,但愿你能够如愿往生!   南无阿弥陀佛!愿菩萨保佑你! 癫痫会治疗的好么?佳木斯癫痫病药物种类武汉哪里治疗癫痫效果好哈尔滨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