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丝路风情 > 文章内容页

【丁香.那年丁香】大学室友_1

来源:秦皇岛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丝路风情
破坏: 阅读:503发表时间:2019-04-01 15:45:00
摘要:大学期间,我们把305寝室当成了自己的家,把室友当成了兄弟。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了,请人到中年的兄弟们各自珍重!远别离,莫唏嘘,身虽别,心相依。希望不久的将来,我们偕妻带儿一同团聚,彼时觥筹交错,把酒言欢,互诉衷肠,一醉方休!

大学期间,我们305寝室一共八个人,按年龄排行我排行老四。因兄弟八个脾气秉性相同,因此结成死党,可谓食则同桌,寝则同室,出入同群,形影不离。我们寝室总有欢声笑语,寝室门头高悬书法“家”字,我们真把寝室当成了家,把室友当成了兄弟。
   我们八个曾经徒步到金都遗址参观,在阿什河边游玩,去学校附近最火的金城饭店喝酒,创造了一顿饭喝光5瓶白酒,43瓶啤酒无人喷的记录。成熟的老大,憨厚的老二,勤劳的老三,博学的我,豪爽的老五,沉稳的老六,幽默的老七,帅气的老八共同组成了一个青春大家庭。
   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了,我的好兄弟,天南地北,各在一方:老大在铁力癫痫发作牙关紧闭、四肢抽搐怎么办,老二和老八在兰西,老三在建三江,我在嫩江,老五在泉州,老六在日照,老七在葫芦岛。“共看明月应垂泪,一夜乡心七处同”。兄弟,你们在各自的城市还好吗?
   老大王凤刚
   老大叫王凤刚,家在铁力市。老大爱抽烟,经常在寝室里吞云吐雾。记得那时他经常抽“大庆”牌香烟,偶尔也抽“黄果树”。老大给我的感觉是成熟寡言,虚心内敛,很有大哥范儿。
   老大很瘦,1米76的个子只有一百零几斤,但他体育素质好,擅长长跑,学校每年举行的运动会、越野赛,老大都是前三名的有力争夺者。
   老大毕竟年龄比我们大,“懂事”较早,在大一下学期的时候,就把“魔爪”伸向了我的后桌——一个叫刘艳的酷似芭比娃娃的女生,经过一阵猛追,再加上众兄弟的热心帮助,老大终于俘获了美人心。刘艳同学正式成为了我们的大嫂。
   大学毕业后,老大两口子辗转回到了铁力市,在两所学校教书,生了一个绝顶聪明的儿子叫王峥,2018年参加高考,以603分的好成绩被吉林大学录取。2008年暑假,在兰西县,老大、老二、老八我们四家进行了小范围的聚会。那时老大的儿子才9岁,就已经显露出睿智了。王峥非常喜欢体育,对各类体育赛事、体育明星如数家珍,我考他几个问题,比如“李对红是从事什么比赛的选手”、“北京奥运会共设多少个大项和小项”等等他都能对答如流!不愧是老大的儿子。
   二哥孙宜利
   二哥家是宝泉岭管局五九七农场的,身材魁梧,浓眉大眼,脑满肠肥,大腹便便,嘴唇特厚,生就一副官老爷的模样。他喜欢躺在床上看书,有时候光线很暗,他就一直这样看,三年来眼睛竟然不近视,真是奇迹!
   上大学那会儿,二哥文笔不错,被一批文学青年推举为“冰河”文学社社长。文学社定期举行活动,比如赛诗会、朗诵会、座谈会等等,有时候也请常青教授作讲座,指导写作。
   久而久之,二哥被文学社口齿伶俐、长相酷似年轻时候江青的女同学付晓娟迷住了。付晓娟的父亲是泰来县汤池乡乡长,这家境二哥算是高攀了。二哥可谓用心良苦,经常找机会和付同学单独接触,不过“他本将心比明月,无奈明月照沟渠”,付同学莞尔一笑,婉拒了。二哥“贼”不死心,他坚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隔三差五请人家看电影,买小零食,嘘寒问暖,一追三年,到头来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可怜我二哥满腔热情,竟换来水月镜花,可怜、可叹、可悲啊!
   大学毕业后,二哥没有回农垦,而是跟老八去了兰西县。初在党校当老师,2008年在兰西小聚的时候,二哥已是兰西县党委办秘书。现在升为兰西县某街道办主任,正科级干部,经常外派考察学习,风光得很。
   三哥韩涛
   三哥可是个风云人物,他交际甚广,手眼通天,能人+牛人=神人也!
   大学入学没几天,他就把学校掌故摸清了。各系的系花都是谁,校园名人“马二”的来头,宿舍楼西北的情人湖轶事,学校保卫科科长和医务室小护士的风流事。而且他竟然认识了学校电影院卖票的工作人员,后来我们买电影票,影院里的任何座位随便挑。比如你视力不太好,他就给你买前排中间的座位;你处于热恋中,他就给你买左右最边上的两个位置。贴心服务,令人感动!
   还有最感动的事,三哥极其勤快,每天起得都很早,其他兄弟还在梦乡的时候,三哥已经去食堂把大家的早饭都买回来了。当兄弟们在温暖的被窝里吃着早餐的时候,溢美之词也全部送给了三哥,往往此时,三哥脸泛红光,翘着标志性的小胡子,嘴里连说“没啥,举手之劳而已”,原来也是枚可爱大男孩啊!
   三哥记性极好,以前发生的事情,无论多久他都能回忆起来,如数家珍,仿佛如昨,这是我们兄弟几个无法可比的“能耐”。
   三哥的同桌叫罗丽丹,人送外号“果丹皮”,长得漂亮,丹凤眼,柳叶眉,身材苗条,体格风骚,说话快言快语,做事雷厉风行,像《红楼梦》里的王熙凤。三哥就喜欢这一类的,所以“翘”了这个同桌,可谓“用心良苦”。那罗丽丹学习好,英语还过了四级,体育也十分棒,每次校级运动会,她都是系队拿分的主力。三哥主要做后勤保障,没事给人家递递毛巾和水瓶,问问身体累否,咋看咋像香港电影中的茶水工“莲姐”。当时想,如果罗丽丹哪一天成功进军娱乐圈,三哥给她当经纪人再合适不过了。
   可惜三哥也是一厢情愿,罗丽丹最后被文秘专业的帅哥冯彦斌拿下了,这是大一下学期的事。现在二人事业有成,还生了一双女儿。三哥落了个和二哥同样的遭遇,哎!但长痛不如短痛,后来,三哥认识了政史系的阿莲。那个时候戴军刚唱了一首《阿莲》,还没火,三哥有一天就通过校园广播站的“点歌台”,在上午间操之后全校同学回班的时候为阿莲点播了这首歌,一时间火遍校园。有时候我在想,这首歌应该是神通广大的三哥找戴军唱的,就为了追求阿莲!
   大学毕业后,三哥回到了家乡建三江,现在是建三江管局高中的老师,听说升为办公室主任了!娶了建筑公司的会计为妻,生了个漂亮的女儿,2018年考上了中国戏曲学院。
   我是四哥
   香港电影界有个“四哥”谢贤,也就是谢霆锋的父亲。我就是这样,多才但不迂腐,倜傥但不风流。
   大一刚入学,在欢迎晚会上,我就把辛弃疾词《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用歌曲《信天游》的曲调唱了一下,技惊四座。后来在中文系艺术节文艺汇演中,我为文秘班表演武术的同学解说,我俩精彩的配合迎来全场观众的阵阵掌声。我还模拟了“狮城论辩”决赛中的复旦大学反方四辩蒋昌建关于“人性本恶”的总结陈词,叫好声不断。后来我和李唯壤还表演了相声《胡批三国》,并受邀到校广播站录制节目。在一次校级知识竞赛中,我又夺得了冠军。
   我喜欢打篮球,其实直到初三才开始玩,也没人教,全靠自己悟。那个年代正是乔丹的天下,我疯狂的模仿,学了很多招式。打篮球磨练了我的意志,强健了我的体魄,但也影响了我的学习成绩。高中原本成绩不错,但是因为痴迷篮球,成绩下滑严重,高三想努力已经来不及。差几分没考上本科,只好去了一所师专。师专三年,我也沉迷于篮球世界,课余时间打,双休日更是全天候。有时饭也顾不得吃,回寝室喝一瓶啤酒(美其名曰“液体面包”)解决。夏天风雨无阻,打完球,背心短裤上全是白白的盐粒子,衣服要天天洗,天天换。冬季也要扫开一块场地玩一会儿,要不手痒痒。曾经组建中文系系队取得校级篮球赛的第三名。
   此外,我还获得校“浪漫年华”诗会的第一名。要知道,文秘班的贾志超已经拿两届第一了。最后一届,老六韩邦军鼓动我报名,还特意为我创作了诗歌《我就是我》,可以说是量身定做。结果在高手如云的比赛现场,我击败贾志超等一众高手,力拔头筹。感谢老六!又给了“四哥”露脸的机会。因为之前我认识了一个叫孟杰的女孩儿,她是大嫂刘艳的发小。我要表现自己,吸引她的注意,正所谓“嘤其鸣矣,求其友声”。我已经是小有名气,成为校园达人了,可孟杰拒绝了我,她说现在以学业为重,可是她不久就食言了。一次和同学去看电影,前排就是孟杰,她和一个男生很暧昧。后来打听之后才知道,原来是和他们系下一届叫孙世耕的处上了,毕业后两人走到了一起。祝福他们!尽管我的心在滴血。
   我给老六当“枪辽宁那个治疗癫痫手”
   往事悠悠,不堪回首。英语一般的我竟然在大学期间还有过给同学当“枪手”的经历。一想起这件事,我就羞愧、后悔,心里总有些酸酸的味道。
   那是大学二年级的时候,一年一度的全国大学英语过级考试又开始了。老六韩邦军英语很差,担心过不去,就找我说:“你英语不错,去年过了三级,今年你替我考吧。”我苦笑道:“我去年那是侥幸过去的,像我们这帮总逃英语课的家伙,平时不学习还想过级?”他央求我说:“怎么说你也比我强,你就甭推辞了,余下的事情由我来办,事成之后我会谢你的。”碍于同学情面,我又捧起了久违的枯燥的英语书,挑灯夜战。我承认,那时的我争强好胜,爱出风头,的确是虚荣心在作祟。
   我拿着贴着我的照片,署着他的名字的学生证及准考证,信心百倍地走进考场。奇怪,今年的英语试题竟如此简单!不到半个小时我就答完了。还检查什么,快走,否则夜长梦多。心里想着,我抬头环视了一下,感觉有人在盯着。我作贼似的交了卷,匆匆逃离考场。一路狂奔,如释重负般的大吼大叫,引得路边的同学驻足观看。
   事后,同老六在饭店给我接风,我告诉他肯定过去了。那晚我喝得烂醉,还做了个美梦,梦见我成了名人,腰缠万贯,出入极其风光。天亮了,酒醒了,梦也醒了。有个同学通知我,说系主任大人有请。乍一听如五雷击顶,看来东窗事发了。果然不出所料,有知情者向校方告密,学校责成系里查处,我因此被查获。两天后,通报记过的大白榜贴出来了,我榜上有名,我的同学也成了我的同案。我俩被停发半年的助学金。一时间考试舞弊这件事被当作校园大号新闻炒作,我们真正地成了“名人”。
   这段“辉煌”的历史该永久地尘封在我的记忆中了,不过今天旧事重提,只是想告诫大家:弄虚作假害人害己,还是老老实实做学问吧!
   庆元旦食堂包饺子
   1994年元旦,全班按团小组活动,去饭店美美的吃了一顿。1995年元旦,大家商量去食堂自己包饺子,不为吃,只为享受包饺子的乐趣,享受家的温馨。
   于是,大家在我这个团小组长的安排下,各司其职,和面的和面,烧水的烧水,擀皮的擀皮,包的包,煮的煮。说实话,有些女同学还真没干过包饺子的活儿。他们包的饺子既不好看,又不结实,一煮就漏了。不过大家谁也没埋怨谁,破的饺子也抢着吃。十三名同学围在饭桌前,来了个珍贵的合影,我们寝室就占了四个!请记住这些名字:李军、孙宜利、韩涛、宋振山、扈金霞、付晓娟、苏丹、张萍、于春艳、王海君、王雪云、黄珊。
   骑车旅行去北京
   1995年7月21日,我和同学宋振山、张云升骑着自行车,开始了一段难忘的旅行。
   我们从学校出发,经双城,然后沿着102京哈公路骑行,第二天就到了长春,那一天骑了290公里,累坏了。后来经四平、昌图、开原、铁岭、沈阳、辽中盘锦、锦州、锦县(现名凌海市)、锦西(现名葫芦岛)、秦皇岛、三河市,第十天到北京。在北京游玩三天,我因家中有事,就乘坐火车返回哈尔滨(我的自行车随车托运),然后从哈尔滨出发,骑了三天,经呼兰、兰西、青冈、明水、拜泉、克东、北安、德都、五大连池、大庆石油管理局农场、格球山农场,安全返回七星泡农场。当时我家翻盖的平房已竣工,看到父母为此苍老的样子,我禁不住热泪盈眶。另两个兄弟去了泰山,然后把自行车卖了,乘火车返家,当时已经是8月15日了。古语讲,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总行程7000余里,赏遍风景名胜,尝遍美食佳肴,喝遍各地啤酒,拍摄了很多照片,最主要增长了见识。
   1996年7月,住了三年的寝室,八个弟兄将各奔东西,泪洒校园。大学毕业后,当时工作虽包分配,但我不想返乡。原计划留在省城,试讲之后,刚刚建校的哈尔滨德强学校已经决定录用我,可是因户口问题而告吹。于是,心高气傲的我双向交流,去了山东省德州市庆云县。县委常委、组织部长董绍辉对我的到来表示欢迎,勉励我好好工作,说“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初,我被分配到庆云二中任教,后又调入高中。再后来去日照看看,四处碰壁后,我心灰意冷,只好回到了家乡七星泡农场中学任教。两年后调到了嫩江县多宝山镇,十二年后通过招聘考试回到了嫩江三中至今。2002年12月29日娶了单纯靓丽的农村女孩杨桂荣为妻,2004年3月24日,儿子利李奥尼达出生,一家其乐融融。如今已经走过16年,岁月改变,我心依旧!
   拐个弯画个圈,回到了原地。能脱离教育口,能进军大城市,却没能把握住机遇,如今只好在小县城终老。不过这样也好,看惯了秋月春风,还是平淡些最好。好好生活,健康快乐,此生足矣!
   五弟潘月明
   潘老五身高1米86,又瘦又高,我们站在讲台上和讲台下的他一般高。平常打球带他,球技不咋样但个高可以拿篮板。

共 7512 字 2 页 癫痫病的诊断要检查几项呢="pre">首页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