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丝路风情 > 文章内容页

【绿野】父亲_2

来源:秦皇岛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丝路风情
最后一次见到父亲,他显然消瘦了很多,八十六岁的老人,已经和肺结核及肺癌双重病魔,奋战了一年多,如今他,眼神有些呆滞,精疲力尽的躺在床上。   哥哥递给我一个口罩,我们都知道结核有传染,我们有些许恐慌,这是心里话。坐在床边拉着父亲的手,冰凉刺骨,那一刻眼泪迷了眼。父亲还有些潜意识,望着我挤出一丝笑容,还是那么熟悉,父亲双眼深陷,额头皱纹紧密交错,脸色惨白,嘴唇有些乌黑,消瘦的身体令我心疼。   癌症是生命的终结者,父亲却在用不屈的信念,和不舍的意志抗拒死亡,死亡真的只有一步之遥。   我深知,父亲随时会离开我们,那天,父亲很清醒拉着我的手,小丫头我不怕死,我只是舍不得我的儿女,我真的舍不得儿女们,此刻父亲象极了孩子,没有哽咽声,只有热泪奔流,他太虚弱了,也太累了。我抱着父亲,他靠在我肩上,我们都流着眼泪,也许沉默是最好的安慰。   缓解之后,父亲离开我的肩膀,用枯瘦的双手替我擦拭眼泪,我静静的不动,任凭父亲用温柔的眼神注视我,父亲伟大的父爱。   父亲是座山,是我的依靠,是我的骄傲,   照顾父亲的那些日子,是我最幸福最难受的日子,我很欣慰能够陪伴父亲左右,看到病痛折磨父亲时,我特别难受,无法言语。每天靠小米粥为持生命,一个坚强的老父亲,让我学会了坚强,热爱生命。   之后父亲始终没有清醒过,迷迷糊糊的度日,我总是拉着父亲的手,自言自语说些从前的事情,说到伤心处,就会哭泣,我总感觉父亲会用力的回握我的手,这是一种心灵传递,我感觉得到。   死亡带走了父亲,在那个平凡的日子,阴历四月初四,零晨一点四十分。   我没有流泪,没有伤心,反而很平静,取下口罩我在父亲的额头,吻了很久,是心与心的贴近,是父女情深的无法释怀,父亲走了,走得那么痛苦,走得多么不舍得,突然间,父亲还在天堂重复那句话,我不怕死,我只是舍不得我的孩子们…………/流泪/流泪/流泪/流泪   其实父亲一直都在,在我尘封的记忆里,在那些快乐的时光中,牵着我的小手,血液里流徜着属于父亲独有的执着。      荆州哪些羊羔疯医院比较好安阳哪些癫痫医院治疗比较靠谱哈尔滨看羊癫疯去哪家郑州癫痫病的治疗方法哪些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