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星空 > 文章内容页

【轻舞】错怪母亲

来源:秦皇岛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散文星空
摘要:母亲,你是爱我的么?你的爱在哪里?你为什么这样对我…… 地点:卡洛琳咖啡厅。   时间:母亲节过后。   人物:萧萧和闺蜜徐衍   氛围:哭泣的徐衍+沉默的萧萧+咖啡厅播放的萨克斯《回家》   背景:深秋季节,适温的气候,在夜里陡冷。   内容:徐衍错怪了爱她的妈妈,我被徐衍妈妈的爱深深感动着……         好久没有上网了,刚一打开空间便发现一条官方消息:记录您与母亲的点点滴滴,赢一个黄钻+会员回家。看看日期,这消息已经随着母亲节的过去而过时很久。   在网上和好友徐衍聊起这事,她沉默了。晚上,她电话约我喝咖啡,说要谈谈她的母亲,我应邀前往。走进幽静的咖啡厅,发现徐衍眼睛红红地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双手捧着脸。烛光下,整个人被浓浓的伤感笼罩着。   安静地坐在她的对面,扬手招呼。侍应生小碎步走过来,点了两杯咖啡。   徐衍待我坐定,垂着眼帘,声调幽幽的说:“萧萧,写写我的母亲吧。”我重重点头,徐衍的沉重和压抑,使我不得不重重地点头。   音乐缓缓流淌中,徐衍开始了她的叙述。      ………………      思念母亲已经不是一时半会的事了,深深的思念如一种慢性病,长久地折磨着我。喜悦的时候想着把这喜悦与母亲分享,伤心的时候想把泪水洒在母亲的怀里,但,我不能,这不是因为她不在我身边的原因,而是我不能去看她。这思念,我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才能结束……   母亲是个很严厉的人。我怕她,从小是,现在还是。   小时候家里穷,父亲身体不好,田里重活家里轻活都是母亲一个人做,从不让父亲插手,她把父亲当成最小的孩子宠着。母亲不光田里活路做得好,把一个穷家收拾得也很温馨,姊妹们穿得虽然很破,但缝补浆洗得很干净。   在家里,母亲说一不二,专制且霸道。村里人都叫母亲“三快”。因为她做事快,走路快,说话快。   我像极了父亲,从外表到性格,走路慢悠悠,做事慢吞吞,我们那里的俗话叫“老慢板”。这让“三快”的母亲极其不满,时不时会招来一顿或轻或重责骂。每当这个时候,我会委屈得抽泣半天,事后便去问父亲:“爸爸,为什么我长得不像弟弟们那么壮实?”父亲安慰我说:“这事不怪你,你母亲怀着你的时候,在田里劳动太拼命早产造成的。”   我肠胃一直不好。自打记事起,就天天拉肚子,所以,长得也就没有其他姊妹那样壮实。我挑食,同是一样的饭菜,其他弟弟妹妹都吃得狼吞虎咽,而我总不想动筷子。这时候,就会招来母亲一顿骂责:“还挑食,真是小姐身子丫鬟命,你不应该生在这个家里。”骂过,又想方设法弄些我喜欢吃的东西摆在我面前。冬天,我把衣服不小心弄脏,母亲边洗边骂:“都那么大了,你不帮忙也就罢了,还这么不小心把衣服弄得这么脏,你是嫌我不够忙是么?让你洗吧,还怕把你那瘦胳膊瘦腿给累断了;我给你洗吧,农田里的活,家里的活一堆一堆的。让你穿着脏衣服走出去么?好歹你也是一个姑娘家家的。”   “妈妈,我不是故意的,要不,我来洗吧。”我委屈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着。   “委屈呀!一边哭去,别在我面前这么娇气。给你洗?把你冻病了还不是我伺候你,嫌我功夫多呀?”我赌气蹲在她身边捞盆子里的衣服。手一沾水,刺骨的冷让我打了一个冷颤。   “说的不是你呀,说你两句就给我赌气,屋里呆着去。”母亲看我动水,更加生气了,丢下手里搓着的衣服,拎着我的胳膊推进了屋子里。   对母亲的不讲理,渐渐有了积怨。趁母亲不在的时候,我会依偎在父亲的怀里诉说自己的委屈。父亲总是用温热的手掌擦去我脸上的泪水,温言细语地哄:“衍儿,你母亲不是故意责备你的。她太忙了,太累了。她骂你不是真心的。你一天天的大了,你要学会帮妈妈,减轻妈妈的操劳……”   “可是,爸爸,我也想帮妈妈,可她不让我做呀。”我不服气地嘟着嘴说。   “你妈妈怕你人小骨头嫩,累坏了你她心疼。”父亲总是那么温和。      初中,街上流行白的确良衬衣。上学的路上,学校操场上,同学们一人一件的比较着身上的白衬衣,喜悦和满足写满了他们的眉头、嘴角。我没有,在同学们的喜悦中失落着每一天。   妈妈失踪了,问父亲:“我妈呢?”父亲说:“走亲戚去了。”三天后,母亲回来了,给我带回了一件白色的确良衬衣。   两天后,母亲又失踪了。   “我妈呢?”问父亲   “被公社的人带去学习了。”父亲说。   “为什么?”我惊讶。   “你知道你这衬衣是怎么来的吗?是你母亲在失踪的三天里给你挣来的。她到乡下低价收鸡蛋又拿到城市高价卖掉,政策说这是资本主义的尾巴,要割掉的。”父亲长长叹了一口气。   “你不是说母亲走亲戚去了吗?如果我知道……”我不解。   “如果你知道,你不会让你母亲去的,所以,你母亲不让我告诉你……”父亲像自责般地说着。没听完父亲的话,我拔腿跑出家门。我要把衬衣交上去,让母亲回家。找到母亲的时候,她正在一间空屋子的稻草堆中香香睡着。   “妈妈!”我轻唤。   “闺女?你不上学来这里干什么?”母亲一怔。   “我把白的确良衬衣拿来了,换你回家。”我从包里掏出叠的方方正正的衣服。   “谁让你来的?赶快穿上衣服上学去。”母亲坐了起来,恼怒着。   “妈妈,我不走,我要去找他们,把你换回去。”我站着不肯移动一步。   “你一点也不体谅妈,你是想气死我呀。”母亲彻底便暴怒了,看母亲又不讲道理了,我哭着跑了。      母亲不爱笑,母亲不爱走亲戚,也不爱家里来亲戚,除了外婆。问父亲:“爸爸,为什么妈妈看见咱家的亲戚都是不高兴呢,为什么看见外婆才高兴呢?”   “来咱家的都是乡下的穷亲戚,他们比咱们还穷,来要吃,走的带。你外婆就不一样了,她家比咱家富有,平时不来,是怕吃穷了咱家,每次来都是看咱家缺吃或穿或却用的了,来送吃穿用的。”   从没在母亲怀里撒过娇,一直到现在,和母亲都没有多少贴心话说。   父亲去世那年,母亲搬到了东北妹妹那里,和生活在西南的我形成了两极。   刚开始,我一年去看她一次,母亲不高兴,嫌我去的勤了,话里话外尽是不喜欢我去看她的意思。于是,我改成两年去看她一次,她还是不高兴,话里话外是有我妹妹和弟弟在身边,她是满足的,我去看她是多余的。于是,我改成了三年去看她一次,她还是不高兴,说什么不好好上班,总往这里跑什么?为了不惹她生气,我不敢去看她了,为了不让自己委屈,我也不想去看她了。   我儿子慕慕大学毕业,母亲说:让慕慕来我这里吧,我想他陪我,让你妹妹给他找份工作,长期留在我身边,你不是管孩子的料。   一番思考,我答应了母亲的意见,把儿子留在了母亲的身边。从此,我开始了漫长的思念,思念母亲,思念儿子。   过年的时候,我在电话里对着妹妹抱怨:“我真怀疑自己不是咱妈亲生的,她讨厌我一辈子了,前世我们有什么冤仇吗?”   妹妹在电话里说:“姐,我给你说几件事,你看妈是不是和你前世有什么冤仇。第一件事:爸病的时候,妈不准任何人告诉你,她说你工资不高,来回一趟光路费就要花两个月的工资。如果你回来了,肯定会拿自己的积蓄给爸看病,又担心你留下来照顾爸而丢掉工作。回去后如果单位不要你了,工作不好找,以后你的日子会不好过,因为你和爸感情最深。第二件事:妈离开你到我这里住,一是怕住在你家里你对她太操心,二是她觉得多一个人吃住就会多一份花费。第三件事:妈不让你跑来跑去地看她,是心疼你。她知道你每次来我这里都是坐硬座,一趟下来,累得你几天缓不过来,二是心疼你的钱,每次来回的路费加上花销是你半年的工资。第四件事:她让你家慕慕来我这里住,是为了减轻你的负担,更多是为了你再找个人成个家,妈说男人不喜欢拖油瓶。   姐,你错怪妈了,每到过年,妈的眼神,我都不敢看,平时里没事就讲小时候她是怎样的对不住你。有一次我问妈,妈你想我姐吗?妈说,她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啊。   姐,妈在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眼里满是心疼。姐,你不知道,妈趁我们不在的时候,总是拣些废纸废瓶子去卖。有一次被我看见了,以为是我们给她的零花钱不够,又多给了她一倍,劝她不要再拣那些东西了,不卫生,容易得病的。妈不说话,只是点头答应。   可,时不时见她在拣在卖。我终于忍不住了,问她到底为什么?妈长叹一声:为了你姐呀。她身体不好,又没有正式工作,现在的工作不知道什么时候说没有就没有了,我不为她攒点钱,万一她需要钱的时候,我怕她……妈很伤心的哭了。我说,妈你想多了,我们会替我姐着想的,你就别操那么多的心了。妈说,不,你有你的家,你有你的难处,你姐的事我要管,因为她是我的女儿哦。   姐,你知道吗?这就是我们的母亲,你冤枉了她……”      徐衍在泣不成声中结束了自己的叙述,我擦干脸上的泪水,我不知道如何安慰徐衍,只说了一句:半夜了,我妈还在家惦记着我呢。 黑龙江哪个医院看癫痫病比较好常见的小儿癫痫的早期症状西安哪家癫痫病专科医院好湖北能治小孩癫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