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星空 > 文章内容页

【轻舞】网络情缘

来源:秦皇岛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散文星空
互诉心声相见晚,隔屏相望翘首盼。   不问明天在哪里?朝思暮想心挂念。   河里无鱼市上见,飞蛾扑火不间断。   明知无果仍情痴,有始无终泪涟涟。   吾等凡夫非圣贤,七情六欲在所免。   恨不相逢未嫁时,窃窃私语情频传。   一、   八月的一个早晨,我自从四时去了一次卫生间后,回到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妻见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疑惑的问道:“你不好好睡觉,翻来覆去的来回翻身干嘛?”我闻听掀开盖在身上的毛毯,坐起身子背靠在床头上,又顺手拿起床头柜上的香烟抽出一支点燃。我深吸一口烟道:“今天怪了,总是觉得心里很烦躁,死活睡不着了。唉!好不容易休息一天,本来想着睡个懒觉,没想到却不瞌睡了。遂又自嘲道俺真是命苦呀!罢了,罢了,为了不影响你休息,我出去溜达一会。”说着穿好衣服刷牙洗脸,下楼。   出了小区我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乱逛,不知不觉间来到人民公园旁边上的金水河边。我走在金水河畔政府铺设供市民游玩休息的小道。道两旁种植了柳树及花坛。在铺着鹅卵石的小道上,每隔一段距离摆放着供人们休息的长条椅,还有政府出资供市民锻炼身体的健身设施。   走在幽静的林间小道上,欣赏着道两边的花花草草,倾听着金水河那潺潺的流水声,使人顿觉心旷神怡。由于时间尚早,虽有晨练的人,但显得稀稀落落。此时我的心情畅快许多,一扫在家里时的烦躁。我边走便自嘲道:“卫斯理,你这个懒虫,老天爷不想让你睡懒觉……”我一路哼着小曲悠闲的走在小道上,走着走着突然看见距我前方约三十米处,有一个年轻女子站在河边,冲着金水河大声“啊”“啊”地喊着,并不时地用手捶打着自己的肚子,抓挠着自己头发。起初我并未在意,以为她是在晨练,看着看着就觉得不对劲了,听着她声嘶力竭的喊叫,看着她用力地击打着自己的肚子,又使劲撕扯着头发,我暗叫一声不好,遂向那年轻女子跑去。   来到那年轻姑娘身边,我试探地问道:“姑娘!你这是干啥呢?不管你有多么不顺心的事,也不能这样折磨自己的身体呀。”那姑娘背对着我,闻听我的话停止了动作,呆了有十几秒钟,突然大叫着:“我不想活了。”她边叫喊着便企图翻越护河栏杆。见状我急忙赶过去,把她拦腰抱住用力往回拽。由于我用力过猛,我们俩一起倒在地上,我的头磕在坚硬的鹅卵石上,瞬间只觉头好晕鲜血也流下来了。我不由得抱着头呻吟起来。那女子见状,紧张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害的您把头也磕破了,你感觉如何?要不要紧……咦!是卫大哥!真的对不起!我……快叫我看看你的头咋样了?”我手捂着头笑道:“头不碍事,你认识我?”那女子道:“我叫海棠,在市二医院工作。伯母曾在我们医院住院。”我道:“不好意思,我母亲一年要住几次院,恕我眼拙,你是?”海棠急道:“卫大哥!您忘了,你和曹致和从病房九楼坠下,那就是在我工作的医院啊。我是负责伯母病房的护士,海棠呀。”(曹致和的故事详见拙作《情为何物》)。我听后笑道:“真是不好意思,没想到我才四十多岁,就得健忘症了,失礼了。”海棠急忙道:“先不说这些了,快让我看看你的头,磕得怎么样?” 海棠边查看我头上的伤口边说:“哎呀,卫大哥!你头上的伤口,必须去医院检查、缝针,你现在感觉如何?想恶心呕吐吗?”我笑道:“只是擦破点皮,头有点头晕,没啥事,过一会就好了。”海棠严肃的说:“卫大哥,我是护士,你必须听我的。咱现在就去医院。”说着话海棠的手机响了,海棠拿起手机接听。我知趣的走到一边。突然我听手机对方的声音提高了八度道:……“什么?你不想活了?还把朋友的头弄伤了?咋回事呀?”我听着声音很熟,就疑惑地对海棠道:“你的朋友是否叫唐诗,家住紫竹小区?”海棠点了点道:“是呀!你们也认识?”我笑道:“我和她是朋友,请把电话给我吧。”我接过电话问道:“是唐诗吗?我是卫斯理。”唐诗在电话里急忙道:“咋回事?卫大哥,听海棠说你的伤口很深,很厉害?”我道:“没那么严重只是磕破一点皮而已。”唐诗道:“海棠是护士,她不会乱讲的。你现在赶快和她去医院,我和紫嫣姐随后赶到,说完就挂断电话。”(唐诗和紫嫣的故事,详见拙作《紫嫣》、《爱恨情仇》)。   二、   在医院,海棠硬是拉着我做了脑部CT。在等结果时,海棠流着泪不安地说:“卫大哥!还是给嫂子打个电话吧。万一......万一.......我......”说着话有哭了起来。我笑道:“海棠!说实话我并不信佛,但我相信‘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别说大哥没事,就是有事我也是自愿救你的,和你无关。再说了那佛祖知道我是舍身救人,怎肯让我受伤?放心吧!我曾和曹致和在九楼坠下,不也是没事吗?我是‘吉人自有天相’。哈哈哈!哦!对了,你今天这是?”海棠叹口气:“唉!一言难尽!不说了。”我道:“我平时遇到休息日总喜欢睡懒觉。可今天我死活睡不着,就信步来到金水河畔,又偏偏遇见你.......你说这不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吗?大哥是热心人,愿意帮助你。能否告诉大哥,你有啥不顺心的事了?就算大哥帮不上你,最起码能替你分担。”海棠刚要回答,就听见CT室里大夫喊道:“卫斯理拿结果。”海棠闻听急忙抢先一步接过片子紧张地问道:“张大夫!我大哥的头不要紧吧?”张大夫笑道:“从片子上看只是磕破点皮。不过得缝几针。”接着又问道:“他的头咋磕破的?”未等海棠回答,我急忙说道:“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磕破的。”   缝好针包扎好。海棠又坚持然给我再输输液消消炎。我刚躺在床上,唐诗和紫嫣就风风火火地赶来了。当她们看到我头缠纱布时,大吃一惊:“卫大哥!这到底是咋回事?”我笑道:“没事!是我不小心摔倒磕破的。”海棠急忙纠正道:“不是的!不是的!卫大哥是为了救我才磕破脑袋的。呜!呜!呜!”唐诗怒道:“哎呀!哭有个屁用!到底咋回事呀?姑奶奶!求求你!别哭啦!急死我了!”海棠扑到唐诗的怀里抽泣道:“我忘不了他......可是他......他......我不想活了。呜!呜!呜!”不管唐诗如何问,海棠只是哭不回答。唐诗一把把海棠推开怒道:“哭!哭!哭!没用的东西!”说完几步来到我面前,不由分说上去给我几个耳光骂道:“卫大哥!破大哥!你是小妹最敬重的人。你这么做对得起嫂子吗?对得起海棠吗?对得起大家吗?”紫嫣急忙喝住唐诗道:“死丫头!快住手!”说完满脸疑惑地望着我。我正要解释,海棠急忙道:“唐诗!你要死呀!不是卫大哥!你弄错了!你怎能胡乱打人?”这时输液室里的人逐渐多了起来。我小声说:“这里说话不方便,一会打完针到唐诗家里说。”   在唐诗家,紫嫣看着我红肿的脸,连连道歉道:“大哥!对不起!都怨唐诗那死丫头,太莽撞害得你又挨了耳光。大哥……”接着又大声对唐诗喝道:“臭丫头,你作死啊!不问青红皂白就敢打大哥,还不给大哥赔礼道歉。”唐诗低着头小声道:“卫大哥,都怪我没问清楚就……”随即唐诗大声说道:“都怨海棠那死丫头没有把话说清楚。不过卫大哥话说回来,你想呀!才早上四点多,海棠就在电话里说遇到情感问题,说什么不想活了,又说把你的头弄破了。一大早你们俩个在一起,又是在那幽静的地方,任谁都怀疑。”接着一把把海棠推过来怒道:“臭丫头都怨你,害得我挨训,快给大哥认错。”我忙道:“算了算了。唐诗虽然莽撞点,但她疾恶如仇,如包公一样铁面无私,她能做我的妹妹,我高兴还来不急。不说了!哈哈哈!”唐诗闻听笑道:“还是大哥好!不过话说回来,大哥虽然是我敬重的人,但是大哥敢背叛嫂子,别怪小妹翻脸不认人。哼!小妹认识大哥,小妹的拳头可不认识大哥。”紫嫣闻听大怒道:“死丫头你胡说啥呢?蹬鼻子上脸了不是,大哥是那种人吗?你再胡说,看我不撕烂你的臭嘴。”见紫嫣生气了,唐诗连称不敢了。接着就找台阶道:“闹了一早上了,大家都饿了吧,我去买早点,”说完一溜烟的跑下楼。   吃完早餐,我把紫嫣、唐诗叫到我门外。就把我如何认识海棠及今天烦躁,起个大早又凑巧救了海棠的经过讲述了一遍。接着问道:“海棠有男朋友吗?”紫嫣道:“我和海棠不是很熟,她和唐诗是好朋友。”唐诗摇摇头道:“没听她讲过有男朋友,不过她最近几个月喜欢上网聊天,会不会网恋了?”我叹气道:“今天我发现海棠情绪失控时,用力击打自己的肚子,大哥是男人不方便问,你们去问问她。明白我的意思吗?”紫嫣吃惊道:“大哥意思是……”   三、   由于某些问题我不方便问,就让紫嫣唐诗去问。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顶多就抽支烟的功夫,我就听到屋里又哭又闹,乱成一锅粥了。我摇摇头推门进屋道:“我真服你们了!咋还动起手了?”唐诗见我进来,一下子扑到我怀里,“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边哭边委屈道:“大哥!真叫你说对了,海棠是个傻瓜,是个大傻瓜呀!她吃亏了呀!呜!呜!呜! ”听完唐诗的话,我的脑袋翁的一下瞬间一片空白。过了一会我心里暗暗告诫自己,她们是女的,除了哭、骂之外已乱了方寸。我一定要冷静,想到这里就问紫嫣是怎么回事。紫嫣道:“大哥!唐诗一进来就单刀直入逼问海棠是否网恋了?是否吃亏了?当听到海棠吃亏了,就失去理智动手打海棠,并且还准备去厨房拿刀找那个坏蛋拼命呢。我劝不住唐诗,就也打了唐诗。呜!呜!呜!”我语重心长的对唐诗道:“当初你为了救大哥,面对彩虹仙子那些散仙,你挺身而出置生死于度外,大哥永远感激你。(彩虹仙子的故事,详见拙作《爱恨情仇》)。在紫嫣最困难的时候,是你帮她度过难关,大哥佩服你。(唐诗帮紫嫣的故事,详见拙作《紫嫣》)。大哥为你骄傲。但是你不问清楚来龙去脉,就盲目动手,这样不仅不能那个解决问题,只能是乱上加乱。唐诗妹妹,以后遇到问题一定要克制自己,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呀!”唐诗噙着泪道:“大哥!我明白了。紫嫣姐,海棠妹妹,今天是我太冲动了,请你们别和我一般见识,我知错了。”我对海棠道:“海棠妹子!事情已经发生了,大哥和她们无意窥探你的隐私。我们是朋友,只是想帮你解决问题,你理解吗?”海棠点头道:“谢谢,我能理解。”我道:“海棠妹妹,既然想解决问题,请你不要有顾虑,不要掺杂个人感情,把事情如实地说出来,好吗?”海棠点点头道:“明白,理解。这件事憋在我心里很久了,又羞于向别人提,我都崩溃了。我现在就说。”(为便于叙述,我把海棠讲的话用第一人称来叙述)   “在七个月前,我在工作上犯了小过失,被领导狠狠训了一顿,回到家中很是郁闷,就随手打开电脑上网聊天。刚打开QQ,见一个网名叫“忘掉烦恼”的人加我为好友,我就随意点击同意了……经过一段时间聊天了解,我发现他琴棋书画无所不晓,语言灰谐幽默。和他聊天我很快乐。他的语言是那么的生动有趣,充满哲理。他的文字是那么的充满磁力,深深地吸引了我。渐渐的我养成了一个习惯,每次回到家里,第一件事就是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和他聊天每次我都感到很愉快,很开心。往往几个小时过去,都浑然不知。聊天结束时,我虽然一遍遍的点击着“再见”,就是舍不得下线。有时上网见他不在线,我就紧盯着他的头像,等待着他上线。甚至口渴了也不想拿茶瓶去倒水喝,恐怕错过他上线。再不然我就打开以前和他聊天的记录,不厌其烦一遍遍地看着。因为他也是本市人,我们就互相交换了手机号码。唉!你们不知道,他人有多好。他对我关怀备至。他的心特细。天气预报说要下雨,他就提醒我出门莫忘带伞,天热就嘱咐我注意防暑等。我就是感冒了,他就紧张地不得了。甚至,一天要通好几次电话询问病情。就这样日复一日,我们的感情也急剧升温。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对他的思念,提出要和他见面。他坦言,他是有家室的人,只是希望我做他的红颜知己。并且他说,他也很爱我。只是不能给我名分,最好不要见面,最好在虚拟世界里做夫妻。我哭着求他,我不要做精神上的夫妻,只要能经常见到你,哪怕做你的情人我也就知足了,有没有名分并不在乎,从此我们就经常偷偷幽会。”   四、   杭州癫痫医院排名?武汉小孩癫痫治疗奥卡西平片最多一天可以吃几片哈尔滨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