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心的句子 > 文章内容页

寻找一个人组诗

来源:秦皇岛文学网 日期:2019-9-17 分类:伤心的句子
寻找一个人
   不可以把布告贴在高楼的拐角处
   要顺着一座座低矮的瓦房
   用敏锐的心思悄悄感知
   他在
  
   没有任何话语
   没有清晰的身影
北京癫痫病医院去哪里   一个喜欢一个人走啊走的人
   他一定在
  
   我望远山
   他是黛青隐在山脉
   我望田野
   他是墨绿隐在田垄
  
   我说找寻也许只是为了行走
   像一棵大树拥有整个天空
   注定要用一生寻觅却从不曾远离
   他在高处找寻什么?在低处深藏着什么?
   就像我问自己我是谁?为什么在这里?
   是医者?或是病人?
  
   【孤独是永恒的】
   沿着细细的田埂,我多想一直走下去,
   仿佛尽头就是1989年,走下去就是在一点点返回。
   路边还盛开着低矮的蒲公英,
   它的小白伞还藏在蕊里,
   想飞的心思被一阵风识破。
   田里的胡豆苗刚一长出来就有着丰腴的身坯,
   不像多年前缺水缺肥,
   黄土如裹胸一样抑制着豆苗的青春发育。
   对岸的河堤上挖机正轰隆隆鸣唱着发展新农村的歌谣,
   当年的吊桥换成了钢筋水泥,
   那时候有人整个下午都坐在桥头,
   路人经过的时候吊桥像秋千随着脚步有节奏的荡来荡去,
   没有人会知道他是在等一个即将经过此处的人。
   那时候我以为幸福就是爱着一个人他也像你爱他那样爱你
   只爱你一个。
  
   失去的岁月只剩下曾走过的田埂,
   曾经熟悉而今面目全非的场景,
   让我更加相信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我一遍遍在这条路上走着,
   总想一抬头就能看见一个人,
   可直到天黑都没有人从对面走过来。
  
   【啄木鸟在保定医治癫痫的正规医院有哪些?吃虫子】
   笃笃笃
   我确信,这声音来自深山,来自一棵树
   我确信,一只啄木鸟在吃虫子
   N个不眠之夜,这声音一直陪着我
   或,我陪着这声音
   一只手在敲击沉闷的夜
   一个人在叩击一扇门
   直到百鸟从黑暗中醒来
   直到它们唱起嘹亮的赞歌
  
   这样的夜,一只啄木鸟唤醒我
   让我也想做点什么
   黑暗阴凉,适合幻想,适合爱
   适合把爱具体到细节。譬如:
   具体到一座山
   不为征服,只为投入
   具体到一涧溪
   不为汲取,只为奔赴
   具体到一棵树
   不为栖息,只为了
   像啄木鸟一样在你身心微恙的时候
   ——笃笃笃。
  
   【又见栀子花开】
   我爱的栀子花,只开在五月
   那些四季都开放的是改良品种
   我一直怀疑它的香气、色泽
   要么多了点什么要么少了点什么
  
   我爱的栀子花,过了五月
   花瓣枯黄,香气藏在蕊中
   在我低头的刹那
   刚好拨开我心里的积郁
  
   我爱的栀子花,别人也深爱着
   在我想念的岁月里从不为我一个人开放
   又是五月,再次面对栀子花开
   层层叠叠的花瓣里积藏着露珠,湿了我凝望的双眸。
  
   【欲罢不能】
   春天,春天已转身
   顶着陶罐汲水的画中人
   将水洒在草尖
   红彤彤的朝阳带走了梦
   就这样走了,走了
   栀子花香散尽,干枯的花瓣还在
   枝头结痂的伤口还在
  
   曾经喧嚣的桃花沉睡在果核
   安静是一剂良药
   深呼吸
   双眼微闭,慢慢慢慢地呼——吸
   呼——吸
  
   ——欲罢不能啊
   枣树打开细碎的花房
   蜜蜂倾巢而出
   新的蜂台必将孕育新的蜂王,必将带走他的臣民
   两只小鸟在空中
   喙喙相啄,羽翅翻飞
  
   【水蜜桃的甜】
   六月,流淌着水蜜桃的甜。
   水蜜桃的甜——
  
   水蜜桃的甜将我围困
   诱使我一再地想起
   被春天带走的
   柔软的花瓣
   还有那
   藏在果肉里
   坚硬的核。
  
   【水和草】
   六月
   溪水涨潮
   汇入了江河
   浅融进了深
   喧嚣归入了宁静
   在水边
   在风中
   一根斑茅低下了头
   将孤独视为美好——
   一棵草即使找到了草原,
   也不过是一棵变成了一片
   草后面加一个原
  
   【能说出来的都是轻的】
   我知道,太阳并没有消失
   它只是被云,被山遮住了。
   而你,被什么隐着?
  
   谁都可以忽略我,漠视我,但不可以阻止我
   没有什么能阻止我爱。痛苦、黑暗、贫穷……
   能说出来的都是轻的
   譬如现在天气预报说我省局部地区40C°
   全球升温——有人在高温中死去
   能说出来的都是轻的
  
   更重的被一只无形的手拽着、藏着
   只有痛被这个夏天压着
   夏天太沉,我挪不开
   我知道你在,在我身边,盯着我
   你也被夏天压着
   亲爱的,我们说说话吧。
  
   【第三个秋天】
   三个秋了,又一次欲说不能
   目光依次抚摸这辽阔的田野,延绵的群山
   面对深深弯腰的稻穗,躬身驼背的玉米
   我失语。
   田野这个大舞台,上演着重复剧
   那手将粮归仓,还会将其掏空
  
   注定了,我将在沉默中面对
   直到稻谷躲进粮仓,玉米蹲上屋檐
   第三个秋缓缓退场
   走失的配角成为种子
   独自发芽
   真好呵,一生仿佛只为了这最后的远行
  
   在这片土地上,我只是比它们多停留了片刻
   却有幸接受如此虔诚的献礼
   我有什么资格出声。有什么理由说出未说之词
   我羞于喊痛。
  
   【秋的绝唱】
   不想说离开
   因为不曾抵达
   季节的鞭子抽在身上
   寒流在心里扩散。
  
   走不出的羊肠小路
   每一条都暗藏凉意
   桔子还在枝头酝酿最后的酸楚
   蚂蚁搬运着晚霞的余温
   蝉走了,它们的洞穴被脚步踏平
   这时候,我的孤独还不够彻底
   我不愿碰上谁
   田野里那垛枯草被我看着看着就开始燃烧
   燃烧……
  
   【桂花香】
   桂花谢了,香气安静下来。
   此后,你若怀想,你就闭目。
  
   凝望风中轻轻晃动的枝条
   一滴露渴望在这宁静中转身
   沿着一枚叶子的脉络返回一朵花的内心
   请允许它多情,允许它把搁藏在花蕊里的那句话
   取出。再放进——
   是蜜饯。是琼浆。
   是你路过时轻轻跃动的那一阵花香。
  
   【我要的不多】
   我要的不多
   需要一缕晨光将我从沉睡中唤醒
   还要那条熟悉的小径,引我前行
   手撑一棵孤独的小树,
   掌心的温暖让它战栗
   满坡枯黄的芦苇在摇曳
   浅浅的一瞥,目光捧不住
   滴落的露珠,湿了脸。
   对那棵树没有说出的话
   面对芦苇我只字不语
  
   添薪的人,走进另一间房
   那火,兀自燃着
   隔墙之暖,不需要伸手去襄樊癫痫病专科医院
  
   其实,我要的不多——
   牵挂的人,在牵挂。在微笑。
  
   【像我以为的那样懂我】
   我以为你是懂我的,如同我懂你。
   你所承受的我正在感知。
   寒风暗藏利器肆意挥舞,
   我们必须学会像树木一样善于割舍,
   把叶子当礼物纷纷送出去。
  
   好想跟你说说话,
   但我却只是推开了门。
   目光高过红色的围墙,
   它刚好挡住了外面的村庄。
   那些褐色的屋檐或高或低地散落在墙头,
   让我想起童年趴在围墙上眺望的眼睛。
   此刻,我的心其实很安静,安静的只有七岁。
  
   更多的时候,我只看到远处黑色的山
   和更远处灰色的山,
   可我坚信在那深无人迹的丛林中
   会有一枚红色的浆果在努力地红着。
   我懂——
   它的焦虑来自日益丰盈的内心;
   来自呼呼刮过头顶的风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