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心的句子 > 文章内容页

【柳岸·走过】明日黄花蝶不愁_1

来源:秦皇岛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伤心的句子
摘要:生命不在于长短,而在于完整。 风吹过,苔菜花片片飘落,在赭黄色的土地上,像一滴滴娇黄的泪。不是我煽情,也不是我多情,或许就是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情愫,在心底时不时地作祟,让我时不时地悲天悯人,生出无端的慨叹。人生天地间,总有这样那样的情怀,喜怒哀乐无时无刻不缠绕着我们的心灵,让我们的天空总是变幻着多彩的云。   苔菜花很美丽,但凋落是宿命。蹲在地头,欣赏了一会,觉得苔菜花实在并不比别的花儿逊色。虽然不登大雅之堂,虽然史册上不见踪迹,虽然文人画士不曾眷顾,自有一段花香与花色。叶片是那样的小,却绝不吝啬娇嫩的黄,在阳光之下,照样有蜜蜂的垂青,有蝴蝶的缠绵。   我并不是着意要让她们留在眼底,流进心底,就是那么一种莫名的东西,让我纠结着。这里毕竟不是花园,是菜园。最后,狠下心,将他们薅出去。手触之处,花瓣簌簌而下,真的像落泪,没有一丝声音,却分明在撞击着我的灵魂。如果她们不是生长在菜园里,而是盛开在山间水边,是不是能躲过如此浩劫呢?   想起了在朋友圈发的一张生菜的照片,那是我在父亲的菜园里拍照的。生菜亭亭玉立,足有一米高,通身翠绿,顶部已挂满了玉珠般的花蕾,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绽放。我的留言是:“见过这么高的生菜了吗?”几乎是异口同声:“的确没见过。”有一位学生的留言很是值得思考:“自然而然……”   是的,有多少生命自然而然而来,却没有自然而然而去呢?生命不在于长短,而在于完整。有一种“朝颜花”,她的生命就在早晚之间;有一种“夕颜花”,她的生命就在一夜之间。但从盛开,到凋落,一丝不苟地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故而,就没有遗憾。“昙花一现”更是短暂得惊人,照样是完整的美丽,我们不必怜悯她的短促。   如果不是父亲为了堂姑的一个小小的请求,这生菜绝对不可能玉树临风这么长的时间,绝不可能让人有惊艳之情。姑姑上次掰了一些生菜叶子,邮寄给上海的儿子,说:“这小子就爱吃生菜,可是那里的生菜让人不放心啊,价格还贵得吓人。大哥,过两天我再来弄些,咋样?”想不到,是无孔不入的母爱,让生菜有了开花的可能。   拔下的苔菜花,玉体横陈,叶子依然翠绿,花儿依然娇黄。昨夜的小雨有几粒还粘在叶片上,似珠泪点点。仔细看,毕竟花容已经失色,沾染了不少的尘土,像眼泪花了妆的女子,掩饰不住内心的恓惶。她们侧着脸看一看仰望过的蓝天,淡如絮的白云早已不知去向,美如花的蝴蝶早就不见踪影,或许,已经在缠绵着另一片美丽的花儿。   “相逢不用忙归去,明日黄花蝶也愁。”东坡老夫子劝友人惜取当下之良辰美景,开怀畅饮,尽情游赏。若等得“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即使有蝶儿,何处采去?不能像东坡的另一番慨叹:“万事到头都是梦,休休,明日黄花蝶也愁。”   在我这里,虽然不是苏东坡的菊花,却实在比菊花的凋零更显凄凉。菊花的凋落,是时令所致,是自然而然的事情。苔菜花的陨落,则是人力所为,中途夭殇,是情不得已的事情。想到这里,不禁心有所动,不是怜悯,而是情怯。   飞过来一只美丽的蝴蝶,盘旋一会儿之后,扬长而去,沟渠那边一片不知名的花儿。一种莫名的负罪感,油然涌上心头。   有时候,看花瓣儿在枝头摇曳,享尽阳光雨露,阅尽风和日丽,然后在晨光或夕阳的抚摸之下,飘然而落,毫无眷恋,毫不迟疑。这就是生命的完美谢幕,既无怨,也无悔。有时候,真的不喜欢“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应该说,随风潜入夜的雨,正是玉浆琼液,将杏花催开。没想到,被人硬生生从枝头摘取,换取了些微的银钱米面,却不知杏花的泪水就在你的指间流淌。   当把嫩黄的花儿扔进沟渠里的时候,想起了“黛玉葬花”。我当然没有花锄,也不用花篮,不用刨坑,也不用掩埋。随意地弃之于沟壑,曝之于春阳,混之于沙土。身旁有早好几步到达的,有马铃薯蔓,有茭瓜蔓……惺惺相惜吧。   多情的人,总有多余的泪水。正在盛开的鲜花,无端地被戕灭,是不是一种悲哀?我不是黛玉,也不算多情,也就没有那么多的泪水。只是看着花去之后,露出黄色的泥土,像一个交了白卷的学生,也像破了产的小老板,或者像失了恋的后生,两手空空,因而,仓皇之感是有的。   拍了照片,发在朋友圈,问:“地刨好了,种点儿啥?”朋友们群起围观,抢答一片。有现实主义的——种芸豆,种油菜,种玉米;有财迷主义的——种钱,种啥都涨人民币;有浪漫主义的——种玫瑰,种幸福,种希望。   大家兴许没有亲临的感触,并不知晓我心中有些矫揉的隐痛。就像一个医生,毕竟是一个局外人,病人的痛苦他没有必要去承担,但有义务去救治。朋友们的建议,让我忘却了先前的惜花之苦,比较着答案,想象着可能的结果。似乎,另一片鲜花已经在盛开。   最后,我统一回复:种菜豆。既有菜,又有财,关键是菜豆也能开花,洁白的花儿。花谢之后,是长长的豆角。我似乎闻到了菜豆花的清香,也闻到了干煸菜豆的馨香,似乎看到了亲吻过苔菜花的蜜蜂与蝴蝶,就在菜豆花的唇边。 榆林治疗癫痫哪里好呢武汉哪家医院可以治好羊癫疯哈尔滨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老年人怎么预防得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