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 文章内容页

端午节的影象

来源:秦皇岛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文化资讯

如梦的往昔,散落一地碎语,在这盛放的六月,拾起一段刻骨的影象,不知道岁月土壤会萃的厚重,是不是如文字的遣洌排横,把六月的盛夏追逐成一季精通的妖娆。怒放的极致,是倾其所有的颠覆,生根及根的裸露,不是所有的景色都在回望的联想里肆意的放纵,一旦万般到了极至,岁月奉送给你的,只有心疼的影象。。。。。。

  --------枫林溪语

  端坐在影象的枝头,一席苇风吹醒了我对端午的追念。一把铁镰让我以仰止的姿态,望眼一片金黄。坐在田间收割出色的母亲,面带丰收

  的喜悦,把粒粒丰满的孩子恣意的抚摸。父亲端坐在田埂上,吧嗒吧嗒抽着烟袋,那烟锅里飞出的余火,烘烤着大地,喃喃的喃喃的一浪又一浪真情的诉说。通常这个时候,父亲总坐在家门口那棵老榆树下,向远处眺望,三儿,怎么还没抵家。本年端午节是不是又不返来了,母亲老是节后在电话里对我这样说。于是,落难异乡的痛,开始拔节,撕裂着,挣扎着。蜷缩在都市一隅的跋涉,念着夏日里追逐收获父亲母亲的背影,在黑夜里,凝听百花竞相争艳碰撞的声音,泪,又一次打湿了关于端午的影象。

  是谁,将一片金黄的麦穗,悬挂在山梁的田间?夏日的风,吹醒了一季娇艳的盛放。一场富贵,在岁月的洗礼下,愈发盎然。所有的摇曳尽兴的挥洒着勃然的挺拔。孤傲,是父亲母亲放飞一羁脱缰的野马,在风起的那一刻,让游子天涯的牵念,仓皇奔疾,附马回缰的守望。远方,是谁家铁镰的打磨声,厉厉逆耳刺耳,惊飞一群雀鸟寻食望巢的故事。

  五月初五,这是一个奈何的日子,让儿时的影象,如此的心疼。

  那年的端午节,我照旧一个幼稚的孩子,生命的本能粗拙,经岁月的磨打洗练,愈发的明鉴。一席苇风,吹皱了一潭碧水的安谧,追逐与追逐碰撞的盛开,让老家的清晨布满悦动的旋律。我深深的知道,想成绩一次完美,终须一场艰苦的跋涉。于是,父亲母亲,就是在这样的季候里,得到了与生命搏击的尊严,抛糊口的拮据于铁镰之下,用坚定与不屈抒写着麦地里无与伦比的出色。

  节日对付儿时的影象,是如此的凄清,恍惚。每到年节也是母亲最惆怅的日子,看到别人家孩子穿上新衣服,张灯结彩,热热闹闹的迎接每一个喜悦的日子。而母亲总在把我们哄睡后,在沉寂的黑夜偷偷的堕泪。连温饱未曾办理的日子,哪来的脸色过节呢?而母亲不屈的性格,从没像困苦低过甚的她,就是这样与父亲,在每一个节日光降之时,用她们勤劳的双手,让儿时的我们恣意享受节日带来的快乐。山坡上的麦子黄了又青,青了又黄。家门口那颗历经风雨的老榆树在岁月的年轮上,刻下了圈圈过往。闭上眼睛,我尽力将本身开成一场江南的柔风细雨,一直开成温润你二老脊背上的挺拔。鞠一捧清泉,携一路花香醉心。用甘冽送去儿子对二老的尊敬。让我活着俗的眼眸下,永保这份清真干净的爱,让您们期许的眼光,在这端午的盛放里,敲开儿子一梦千年的憧憬。

  痛,一分为二,心灵与肉体上的痛。痛的的刻骨,疼的淡定,那是奈何的一种超然。欢悦与疾苦并行,心语在彼此支撑中凝听。于是生命路上的艰苦困苦征服了尊严的亲睐,让生命之根不绝的拔节,一发而不行抗衡。当我在离乡的那一刻,望见你目送我远去的那一晶莹的眸光,儿子是奈何在不着边际的童话里,去执着的寻求那一份魂灵的丰润。

  铁镰上的疼痛。

  那一年,我刚满九岁。六月的风,揪碎了大山的心,竟让他魁伟的身板做成了落日的摸样。六月的风,吹来一季花香,吹黄了上坡上栉比鳞次的麦田。父亲母亲带着一脸丰收的喜悦,为端午的麦浪披上了金黄色的盛装。黄色的麦浪,层层叠叠,诉说着成熟后的苦衷。清晨,阳光依旧烈烈的升起,我还在睡梦中,母亲早早的把我唤醒。三儿,本日是端午节,快起来,把鸡蛋吃了,母亲把剥好的鸡蛋放在我的眼前,吃完写功课啊,母亲说。我慵懒的从被窝里爬出来,当我昏黄的双眼还在半醒半梦之间,从窗口的罅隙里,看到父亲母亲每人握着一把铁镰,仓皇的走出家门。我知道,节日,对付他们来说,只不外是一个并不完满的词汇。甚至知道,我所有诗句里的青涩,只不外是他们昏黄的眼中飘过的一滴雨。目前,寻梦的暴虐,趟过影象的大水,我不怕刀尖上的风波,只愿化作一粒芳香的种子,在夏季里妖娆,秋天里寥落。

  正午的阳光,烧烤着皲裂的大地,我坐在老榆树下,望着榆树的枝桠,数着蔽日遮天的榆钱,像数着天上的星星,一阵风事后,脑海里影象的数字被这柔柔的轻风,吹的缭乱不堪。甚是愤怒,脸色一下子跌入了谷底,心烦意乱。漫无目标观望,而今,心一下子告急起来,天天的这个时候,怙恃该返来用饭了。本日为什么还不回?

  都说少年不知愁滋味?但是,本日的我怀揣火烧眉毛的观望,伸着长长的脑壳,去打探我漫不尽心的思绪。远处,仍不见怙恃的踪影,这时天空隆隆作响起来,我一头扎进屋里,胆寒的无处潜藏。窗外,季候丢落屋檐的细雨,一滴,两滴。滴滴都是我的牵挂。风,无情的敲打着窗棂,让我的心一阵紧似一阵。我从门的偏差远远望去,只见一辆飞奔的马车,从我面前一掠而过。父亲,是父亲,我惊喜的狂叫出来,当我跑出院子的时候,细雨和风声沉没了我的召唤,一帘雨幕遮挡了我的视线,马车跟着倾泻的雨点,已渐行渐远。夜,在雨水的冲刷下,更显得清冷,我蜷缩在被角里,意料着父亲母亲的夜晚,在哪一方度过。。。。。。就这样意料到天明。

  清晨,雨停了。氛围分外的清新,我依旧坐在门口的老榆树下,数着榆钱,心却飞向了怙恃的身边。纷歧会榆钱的数量让我数的不能再数,泪打湿了脸颊,恍惚了双眼。三儿,你母亲昨天在地里割麦子,一不小心把手割了,此刻已经住院了。邻家大妈,气喘嘘嘘的对我说。而今,我的头如五雷轰顶,嗡嗡作响,一下坐在地上,脑海中一片空缺。

  五月初五,这是奈何的一个日子,让儿时的影象如此的心疼,念兹在兹。走过春,走过夏,唯独走不出端午那段铭肌镂骨的影象,每一次远望,都是痛的呼吸。。。。。。。

保定市哪家母猪疯医院有名成人癫痫的治疗方法哪种有效癫痫病哪个医院看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