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 文章内容页

【墨海】又是桑枣紫黑时

来源:秦皇岛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文化资讯
“做天难做四月天,蚕要温和麦要寒,买菜哥哥要阴雨,养蚕娘子要晴天。”这是一首小时候唱的一首童谣,一方面说明四月天并非文人墨客笔下的那么妙曼,另一个方面说明了麦与蚕生产的一个矛盾。同时也展示了春蚕不吃小满叶的一个常识。   前不久,去了一趟西太湖风景区,虽然对于这里的风景熟悉到了如同小区的公园一样,但还是租上一辆自行车,饶有兴趣绕湖岸去转上一圈,看碧水与蓝天白云相嘻,许多水鸟不是翼展影掠,就是撩起串串涟漪,想方设法去惊扰它们的情投意合。岸边的花红、草绿、树青更是不时地以水为镜,偷看着自己的容颜,也使得湖镶上了一圈色彩瑰丽的边框,宛如好多朋友ps过玉照一般。   西太湖风景区是一个近乎天然的风景区,除了一些特殊的点缀建筑外,大多是原生态的风景,环湖大道就穿行在恣意生长的植被中,春风拂动的是清新气息,着实让人流连,而且景移路转,路转景变。   突然,一阵芬芳飘来,沁人心脾,举目一望,原来湖岸生长着数株刺槐树,青绿的枝叶下缀满了洁白的花穗,在迎风飘曳,将袭人的馨香撒落。同时也赢得蜂蝶的青睐和鸟儿的鸣唱。就在我品味画般诗意、诗般画卷时,突然感到有一物轻轻地落在我的头顶,又弹跳了一下,坠落到地面上的青草之中,同时也在我眼的余光中划过了紫色的弧线。低头看去时发现,青草丛中坠落了许多紫黑色桑枣,似一枚枚紫褐色玛瑙,撒落在青绿之中,散发着幽幽的光泽。   我情不自禁地抬起头,向周围的树梢上望去,发现紧靠刺槐树数步之遥,并肩地生长着二棵桑树,几乎没有绿叶的枝条上,密密麻麻地缀满着五颜六色的桑枣,青色的,青绿的,青黄的,黄白的,粉红的,红紫的,紫蓝的,紫黑的,相互点缀,相互媲美,恰似一串串色彩斑斓的彩灯悬挂着,也诉说着他们成熟的步履。   走到树下,我伸出双手,使劲地摇晃了几下并不怎么粗大的树干,瞬间降下了许多紫黑或者紫红的桑枣,似一阵紫色的雨瞬间撒落下来,没头没脑地砸到我的身上。此时我才想起了后悔,因为那些桑枣在我没有防备的前提下,已经将紫红的图案印到我那洁白的衬衫上,似一朵朵紫红的花儿在开放。我从小就知道,桑枣的汁液不要说是粘到衣服上,就是手上也要经过数日清洗,才可以褪去。   尽管如此,我还是高兴地弯下腰,去仔细地捡拾一捧桑枣,草草地在湖水中清洗了一下,顾不得许多地大嚼起来,酸酸的、甜甜的,还有叶绿的青涩和阳光的暖意,同时还带有一股大地精华的清凉,爽口,怡心。   特有而甘怡的果味,刚刚移到上颚,就将我的心绪拉回了关于桑树、桑枣、桑蚕的记忆中。种植桑树,在华夏大地上,已经有了七千多年的历史,可以说桑树是从洪荒中翩舞而来的树种之一,被人们视为衣食父母的树种。笔直的树干,遒劲的枝条,一起构成伟岸的形象。茂密而肉质叶子含有丰富的营养,是蚕的最好食品,而蚕茧则又是一种上好衣物原料。同时桑枣则是充饥解乏的水果,更是健身抗病、护肤美容的水果,树皮、根皮以及果干又均可入药。另外它的木材坚硬、纹路美观,是一种上好的家具用材,可以这么说,桑树全身是宝。   也正是它拥有如此众多的优点,感动了四目双瞳的仓颉,在他造字时,从多方面进行了无数次的观摩和揣度,率先奉献出关于桑、蚕、丝等多个文字,并早见于殷墟的甲骨文中,因此,桑蚕文化的历史悠久,更是一种涉及面极广的文化。   在浩渊的沧海桑田的演变中,在那些饱蘸情感的笔墨里,到处可见桑、蚕的风韵。一部《诗经》多处出现桑蚕的字词,是植物中在其中出现最多次数的植物。同时,《诗经》还将桑枣与人类的爱情情感关联了起来。“桑之未落,其叶沃若。于嗟鸠兮,无食桑葚;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以桑叶肥泽,喻女子正在年轻美貌之时。(一说,喻男子情意浓厚的时候。)比喻女子的年轻美貌和象征男女之间的浓情密意。同时鸠鸟十分喜欢啄食桑枣,可是一旦食用过量,就会如同饮酒过量般的醉倒,从而暗喻了热恋中男女容易头脑发昏,后果是不堪设想的。不仅如此,《诗经》中还有这样的诗句:“维桑维梓,必恭敬止。”使得桑梓成为了家乡的比喻。   之后,无论是秦风汉赋,还是唐诗宋词,都会飘着桑的酸甜和蚕丝丽质,就是《史记》中也有着这样的描写:“齐带山海,膏壤千里,宜树桑麻。”记得陶渊明在他《归园田居》中也有关于桑的诗句:“相见无杂言,但道桑麻长。”   “殷红莫问何因染,桑果铺成满地诗。”桑树不仅与中国的文学向关联,还与中国的孝道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二十四孝中,有一个拾葚异器的传说,汉代有一个叫做蔡顺的少年,与母亲相依为命。本身就家境贫穷,却又偏偏遇到了一个荒年,只好饥不择食地捡摘桑枣为食,他并将桑枣红、紫分开。看到他这个奇怪的做法,一个赤眉军的首领看到后,就上前问他为什么要分开。蔡顺回答道:紫黑色的桑枣已经完全成熟,甘甜怡人,得留给自己母亲吃,而那些红色的则有待成熟,还有一些酸涩之感,是留给自己食用的。听后的首领倍受感动,号召人们要效仿蔡顺的孝道,并送给蔡顺三斗米、一头牛,让他供奉母亲,以表达首领的敬意。   小时候,我就与桑枣结下了情缘,缘起于桑枣好吃。每年的孟夏时分,小麦刚刚扬花灌浆,正是我家乡青黄不接的时候,也是桑枣由青绿变红再变紫黑的时候。那个时代的孩童,不要说什么水果,就是饭也勉强可以填饱肚子,一看到桑枣在枝条上次第成熟,往往望着就留口水。岁数小一点的孩子,往往去找来棍棒,站在树荫去敲打桑枣,这种做法往往让一些没有成熟的桑枣也被敲下。而那些稍微大一些的孩童,则像猴子一样地爬上树上,一手扶着树枝,一手去拣摘那些又大又紫的桑枣吃,馋得树下的孩子直流口水。不知道要央求几次、说多少好话,树上的猴子们才会摇晃几下树枝,一时间雨般坠落,尽管会没头没脸粘满紫色,但还是乐此不彼地去捡拾桑枣,顾不得粘上尘土要去水中清洗,只吹上二口气,就塞进了嘴里。就这样还一边吃着一边不停地说:真好吃!   为了防止孩童病从口入,细心的家主不待桑枣成熟,就会在桑树下铺上一些芦苇编织的苇席,一则可以让孩童在树下享受阴凉,二则可以防止孩童吃进过多的尘土。一旦发现桑树下铺了苇席,我们孩童就知道桑枣即将成熟,心里明明知道还需要几天成熟,可总是有事没事地往那树下跑,特别是午饭后,一张苇席上往往会聚集四五个孩童,洋装去睡午觉,其实是为了能够及时地吃到首先成熟得桑枣。   一旦桑枣成熟,不要几天,那树下的苇席,就成为了印花的苇席,逐渐成为了紫色的苇席。一旦桑枣成熟,孩童们不仅手指、嘴唇,就是牙齿也会成为紫红色。有些不注意的孩子就是脸上也会右一撇、左一捺,俨然就是一只只花鼻猫,尽管如此,自己往往还蒙在鼓里,只有相互抬起头时,才会忍俊不禁地笑对方。   等到上小学时,在放学或者星期天的时候,每逢春风又绿桑枝条时,就要背上竹篓,去采摘桑叶,去喂养家里养的蚕。蚕从幼虫到成茧,大约要经过四十五天时间,在这个四十五个日日夜夜里,时刻在吃桑叶,积蓄绿色的能量化为最终的洁白的蚕丝。蚕食桑叶的过程是一个旋律般的演变过程。有人说“春蚕到死丝方尽”,其实作茧自缚也是一个轮回过程。同时蚕也将普通的桑叶化为了神奇的绸缎的原料,并成为一条文明之路——丝绸之路的源头。从远古走来的蚕以及蚕丝(养蚕制丝,是黄帝的妻子嫘祖发明的,充分说明桑蚕生产在我国已经有着数千年的历史),一直到了明清之间,棉花引进种植后,才退出了衣料原料的主导位置,但丝绸衣物至今仍然是人们的喜爱和极佳的选择。   说起桑树,还有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传说,西汉末年,一代外戚和权臣王莽篡位,改汉为“新”,汉王室后裔刘秀起兵抗争,旨在匡复大汉。一次刘秀率兵与王莽的大将张献交战于幽州,由于张献骁勇,把刘秀打得大败。并且刘秀在交战中身中毒箭,负伤而逃,为了躲避搜查,他只好钻进一个荒郊的破窑洞里。   由于毒性发作,刘秀在窑洞里昏迷了七个昼夜。后在一个月华之夜,一阵冷风吹来,吹醒了刘秀,他顿感饥饿难忍,就慢慢地派出了窑洞。可由于他的身体极度虚弱,爬不多远,就在并排生长着的三棵树下仰卧着。又是一阵风来,将树上那成熟的桑枣摇曳得雨般洒落。其中一枚桑枣不偏不倚地落进了刘秀的口中,只一嚼就满口酸甜,感到十分好吃。于是他就在夜色的掩护下,便在地上摸拾桑枣充饥,就这样,在那二十几天中,刘秀都以桑枣为食,居然在没有任何医药的前提下,神奇地康复了。   也就在刘秀康复那天,他手下的一员大将寻找到了刘秀的下落。当他上马准备离开时,突然手指桑枣,问那位大将:“那是什物?”“那是桑枣呀!”那位大将赶紧回禀。刘秀脱口而出:“倘若我那天做了皇帝,我一定要封桑树为王,因为是它救了我的命!”   后来,在刘秀的努力下,南征北战,经过十年的中原逐鹿,终于让刘秀夺回了江山,做上了东汉的皇帝。话说一天夜里,刘秀做了一个清梦,梦见一个桑姓的老人求封。突然让刘秀想起了自己曾经的许偌。翌日,刘秀就派一位太监,奉自己的亲笔手谕,前往那个窑洞前,去“封王”。   问题就出在了那个太监身上,由于他一直呆在皇宫家院,一走入大千世界,立刻迷恋上沿途风光,本应该在果满枝条时就到达的他,由于他一路游山玩水,结果直到果尽叶茂的时节才到达,而且又在傍晚时分,难以分辨是哪棵树是桑树。草率的他不分青红皂白,为了赶时间,拿出皇上的谕旨,对着边上的哪棵椿树宣读起来,误将椿树封王。气的桑树连树皮也挣裂开,也笑坏了并列一旁的杨树。从此也留下了“桑树救主,椿树封王”的滑稽而可笑的故事。   “天涯旧恨心头,百杯桑落,耳热狂歌发。”说到桑枣,不能不提一下它与中国的酒文化的关联。早在北魏时期,中国就有用桑枣酿酒的习惯。历史名酒——桑落酒就产生在那个年代。桑落酒具有酒质晶莹透明,酒味清香纯正、芳香袭人,风味独特的它让人回味醇香。不仅被历代皇室和达官显位人所喜爱,也让无数文人墨客为之吟唱。白居易就曾经笔舞到:“柳枝谩蹋试双袖,桑落初香尝一杯。”   桑枣既是桑树的果子,也是桑树的种子。只要它成熟落地,只要有些许土壤覆盖,就是在炎炎盛夏一样生根发芽,勿需人们的更多眷顾就可以独自生长,具有极强的生命力。第一年,它一般只能够生长一到二米,就是一根修长的光滑的柳条状独干,生长着肥大的叶片。当秋风劲舞,舞来霜染枫红时,桑叶换上了杏黄的色彩,是一柄黄色火炬燃烧着,直到冰天动地雪舞纷飞时,烧尽黄色的它才恋恋不舍地飘零,蝶般翩舞,最后坠落尘土化为春泥。   深入土壤的黄色根须,在冰冻三尺的大地下,暗暗地蓄积精华,一旦花香熏染长空,鸟语就将清梦中的枝条唤醒,在去年的叶茎处长出翠绿色的叶芽,渐渐地生出千手观音臂膀般的枝条。如果是为了采摘叶片去喂养蚕,人们就会听任它生长,倘若为了使它成为将来的栋梁,则需人们的不断修剪。   新生的桑树,前二年一般不会开花结果,至少也要经过三年的生长,在它遇到的第三个春天里才会花绽蕊吐。开花结果的桑树,它在春天里醒得慢,即使群花争艳,草长莺飞,它还是在梦幻世界。直到花开荼蘼时,光秃的枝条才孕育出芽般的花蕾,一旦绽开,就迅速的生出长达二到三公分的花穗,咋看似初春杨柳的花穗。当它开放时,雅黄的花蕊拥挤成一团,似黄色的雾笼罩在周围,远看它的枝条,简直就是黄色的紫荆。退出黄雾后,花穗就成为了青色而青涩的果子,似一粒粒青色的芝麻粘结成为细长的圆柱状的果子。   也许是为了人们喜爱的酸甜的果味,到了这时,桑树才想起了需要绿叶去遮风挡雨,同时进行光合作用,才缓缓地长出茂密的叶片,去酝酿着孟夏时分那些孩童的欢乐和期盼。一但桑枣色变紫红,树冠中不仅会爬上猴子般的孩童,也会聚集着好多挣食的鸟儿,以及嗡嗡震翅的蜂内昆虫,还有无数的蚂蚁在树干上忙忙碌碌着。再多的果子也会有被采尽的时候,没有了果子的诱惑,桑树就恢复了安宁的日子,从而步入正常的生长期,叶、根的汲取营养才供给了枝干,继续着自己的四季轮回。   荆门看羊羔疯去哪个医院河南靠谱的癫痫医院在哪伊春癫痫病需要怎样治疗呢武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