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未来之星 > 文章内容页

【柳岸】赌球

来源:秦皇岛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未来之星
摘要:我要写的这群玩足彩的人,是社会上一群真实的人,他们的故事也是真实的。至今,我罕见任何报刊杂志对这群人有任何文字上的描绘或表述,写下来算是聊备补缺。如果读者读过这篇文章后,是否会对足彩这种慈善彩票有更理性的思考,应该就是正合笔者写作此文的初衷了。 【前言】   赌球,法律明文规定为赌博,法律严禁,我不时耳闻社会有赌球者落个倾家荡产者有之;玩足彩,即是赌英超或意甲十三场胜平负,这种游戏由国家有关部门发行,法律允许,据说部分资金用于慈善,属慈善彩票。我要写的这群玩足彩的人,是社会上一群真实的人,他们的故事也是真实的。至今,我罕见任何报刊杂志对这群人有任何文字上的描绘或表述,写下来算是聊备补缺。如果读者读过这篇文章后,是否会对足彩这种慈善彩票有更理性的思考,应该就是正合笔者写作此文的初衷了。本文所述故事是笔者一位朋友的亲历亲见,为方便行文,下文以第一人称“我”来叙述成文。      【一】   上世纪九十年代,下岗改制,滚滚洪流,如火如荼。   一年前单位改制,我原供职的一个金牌单位:某房地产公司骤然间与政府脱勾,公司财产进行全面估算,分成若干股划归公司前领导,国企变私企。这下公司里二百多号人傻了眼!所幸,惯在政府部门打滚的老总通过几次努力,才争得一份政府红头文件,允许单位男52岁或30年工龄,女45岁或25年工龄,一刀切,比照事业单位内退或退休。其余留公司的员工按有关规定交纳股金,继续上班。这不啻是久旱后的一声春雷,给公司里那些终日愁肠百结的职工们一个欣喜。毕竟不是一了百了的“下岗”,我们属“内退”,回家多少还有点养命钱。   近二十多年来,我一直忙碌在建筑工地上,有时的休假日还得去工地看看,我的思维似乎一直不曾停歇,像一架永动机那样不停的转动,没有宁静的时候,如果有一点宁静的时刻,那一定是在工地办公室看施工图,或者是思考管辖下的工程项目有何遗漏之处。   骤然间,刚五十出头的我成了一个闲人,一个被繁忙社会抛弃了的人。我用不着思前想后考虑当天的工作时间表了,因为有大量空寂的时间在等待我;我平素运转灵便的脑子己经被一种苍白的空间占据,没有了人和事的景象。于是,我看小说,但那些与生活相差十万八千里的小说总被我的眼球排斥;我躺在沙发上看电视,难以忍受那超乎我年龄的爱情故事的熬煎;我去跳舞,也不是个事,一个大男人终日穿梭在舞厅似乎让人看不起;想去找份合适的工作,下岗人员如过江之鲫,难呀!这段时间,我就像一个患了绝症的人在等待死神的裁决,有那种等死的感觉。我是个无论思想还是举止上,生性都是活跃的人,此刻,生活的漩涡陡地将我抛入了低谷,让我感觉到了一种极度不适。      【二】   一日,我闲游社区。忽见树荫下石凳上坐着一位熟人,他叫胡澎。只见他左手翻着一摞报纸,右手却在按着计算器,不时在纸上记着什么。好奇心驱使下,近前一看,竟是一些足彩报纸。他抬头看见我,连忙让坐。胡澎也是下岗经年的闲散人员,单位一万多元便买断了他近二十年的工龄。于今,近四十岁的汉子便不得不上下奔波寻找糊口的地方。见他对足球如此关注,心中颇有些讶异。关于足球,平素只看新闻赛况,对什么足彩并不关心。这种搏弈,感觉如同一粒砂子从高楼向人群抛去,那中砂者即是搏彩幸运者,真是微乎其微。对他的举动,我不以为意。我的眼光在胡澎的报纸中搜寻,我的目标是找一张什么晚报类以供我消磨一点日子。   胡澎拖着我坐下,似乎很惊奇地问我:“你不晓得现在足彩玩得好疯的呀?有好多人中了500万哩!”   我笑问:“那你怎么没中到?”   胡哥递根烟给我,说:“你还别讲,我上周用64元钱一个小复式中了一个三等奖!”他喜滋滋地继续讲,“中500万是迟早的事,我买了个软件,用统计输入法再结合欧洲赔率,保证有戏!”   我自幼年起即热爱足球,曾参加过一段时期的省少年队训练,可说对足球情有独钟。大凡电视里只要播放意甲英超的赛事,哪怕是熬夜也眼睁睁地要看到王牌解说员黄建祥说再见。听胡澎介绍:足彩的搏弈方式是猜十三场,十三场全对者为一等奖,对十二场者为二等奖,对十一场者为三等奖(后来因奖金过低取消);每周一次开彩。足彩搏弈对象是从意甲、英超、德甲的赛际组合中,每周由国家体彩部挑出二十六个队伍组成十三场赛事,让他们捉对厮杀。彩民们可根椐欧赔、亚赔下注搏奕。听胡澎很专业地这么一通“足彩经”,也许还有些“爱屋及乌”的原故,我不免有些动心。我暗忖:既能充实精神生活,又可能中得大奖,何不试试?   胡澎拍着胸脯信心满满:“昆哥,你放心,我讲诚信,共同投资共同受益,不然,我们立个合同?”   合同自然不必立了,胡澎这汉子人挺忠厚的,何况还是一场游戏。我笑着止住了他。不就是小赌怡情一场游戏?于是,起身到他家去看看电脑里新发布的各种赔率。我对此道虽不专业,益发相信要依靠专业公司的眼光。我和胡澎商定先牛刀小试,一人出100元买个小复式试试运气。      【三】   应该说,胡澎对足彩的搏奕是很有心得的,也是有一定技术准备的。据胡澎讲,英超、意甲、德甲三国联赛五十八支球队的技术资料己被他背得滚瓜烂熟,甚至哪队临赛伤病情况也尽在掌握之中。他反正闲来无事,对资料的研究可说达到了夙兴夜寐的程度。真是玩足彩的狠角色。胡澎家境不好,自己下岗六年,仅靠妻子所在的不景气单位给400多元,以及自己不时在外帮人修理电器补贴家用。家里还有个身高1米8的儿子正读高三。我一走进他家,他那高个的儿子似乎对我很冷淡,嘴里嘀咕着“又搞无用功”……   看来我不是第一个他这“足彩研究室”的客人。胡澎轻声告诉我,儿子和老婆坚决反对他玩足彩。举目一望,即被眼前破烂的沙发、陈旧的家具、污黑的墙壁惊呆了。我马上断定:胡澎不是个具备购买足彩资格的人,他在痴迷着足彩投入的丰厚回报。看着我迟凝的神态,胡澎哈哈一笑:“吓着你了吧?你放心,要不了几次,我就要将家里彻底来个以旧换新哩!”   我没有说话,坐到他儿子的一台旧电脑跟前看着他熟练地打开、点击进入,沉默地看起了本期足彩的赔率。他一边看一边作着讲解,举出当期意甲罗马队对佩鲁贾这一场球可能的胜负平。他分析道:“罗马队是传统的强队,佩鲁贾队相对弱很多,但有一个死缠烂打的特点,加上是主场必须抢分上岸,一定全力以赴。而罗马队己连胜三场,胜负走向肯定有忧隐。”胡澎提议:赌罗马队输!我不以为然,反对他的观点,建议填个平局。胡澎站起来说:“资源有限,听我的!”   经过一番精心算计,我们核准了十三场球的胜负平,花256元就近找了个足彩站,投下和胡澎合作的第一单足彩。   星期六的晚上,我将脚伸在火炉上的烤火被子中,心里对远在万里之外的两支足球队充满了企盼,因为是赌佩鲁贾赢罗马队,仿佛我是佩鲁贾生死相随的铁杆球迷,或者从心理上更准确点说,我就是佩鲁贾俱乐部的老板。这一个晚上,胡澎己经连续打了三个电话给我,报告说己经猜中了十场,就剩罗马与佩鲁贾这场球了,猜中,即可得三等奖。他笑着说:“如果是我对了,你得请我吃火宫殿!”   凌晨二时,球赛开始了。果不其然,一开场罗马队便大举压上,在佩队门前狂轰滥炸,皮球二次中柱弹出。佩鲁贾队十名球员龟缩后场,拼死抵抗。我的爷爷呀!我眼睛不眨地瞪着屏幕,唯恐皮球不慎落入佩队网窝,心里却在埋怨胡澎为何不赌罗马胜。那可是三等奖啊,上一期的三等奖17000元,这一期问题球多,肯定奖金更高,心里在暗暗祈祷:上帝保佑佩鲁贾!然而,让人难堪的场面出现了:上半场将完,罗马王子托蒂接右边锋传球,高高跃起,将皮球砸入了死角。   完了!我异常沮丧,颇有点赌徒将本钱输光的沮丧。我打电话给胡澎,懒懒地告诉他要睡觉去了。胡澎却显得冷静:“不是还有下半场吗?”   一早,电话就响了,是胡澎。他告诉我,佩鲁贾赢了,我们赢了,三等奖到手了!   这次三等奖奖金不多只有12000多元,我激动得有点不知所措,不是为钱,是为自己的能力。我觉得应该犒赏一下胡澎,提出拿2000元出来给他。胡澎没有推托地收下了。确实,他太需要钱了。   初战告捷。当我将中彩的喜讯告诉妻时,她喜不自禁地说:“干脆,下回投入大一点,向500万冲击!”哈,妻还够贪婪的哩!      【四】   然而,这一回,用3600元复式单冲击500万只中了九场;又一回用二个2500多的复式亦告失败。血本无归。   赌徒的梦想是可怕的,辉煌的结局总会缠绕着赌徒们梦醒之前的过程,500万!我们仍沉浸在首战告捷的喜悦中,思想仍触摸在只要再胜一场便是“全中”的想象中,不是说“成功在于再坚持一下的努力之中”吗?麻将桌上的风云变幻不是也有先输后赢的吗?   然而,我们连续输了六场,资金丧失三万多。胡澎背着老婆将结婚的金器卖了,我将工资折上的老本输了。到足彩站看行情时,一位四十多的汉子在边哭边骂,足彩是诈骗犯啊,说己经输了一套房子了,妻子在吵着要离婚,他们俩夫妻刚才还厮扭在一团,被众人劝开了。我知道妻的心理承受也到了极限,虽然我瞒着这几期所输的实数。她好几次劝我别搞了,而我却欲罢不能,就如麻将桌上的输赢,我总想着下一次翻本。   胡澎家里也是一塌糊涂,他老婆知道金器的事了,俩人大吵过一次后,她一气冲回娘家去了。丢下个破家让胡澎爷儿俩有一餐没一餐的对付着。看见他时,门敞开正斜靠在沙发上发呆。   胡澎告诉我,他玩不下去了,饭钱都没有了。我默然,心里也在想打退堂鼓了。没想到胡澎一跃而起,他告诉我,由于老婆儿子的坚决反对,要换个思路玩,他不投资金,但他有个朋友,你们俩出资,我参与筹划,输了,是你们的;赢了,也是你们的。你们给点补贴给我,以示奖励。我确实有些心灰意冷,便没有搭腔。只见他急急地从报纸堆中翻出一张报纸递过来要我看。这是一张《体坛周报》,首页便是几个套红极具诱惑的大字:200元买下500万!真是颇具视力冲击!细看文章,知道是江浙一位下岗工人买足彩多期一直未中,本期与人合作,忽然时来运转,以200元一举拿下500万,云云。大抵这类消息因涉及中奖人安全问题,人名和地址总是模糊的,却因为有影印足彩单为证,你不相信都不行。往往彩民在迭经重创后,正自心灰意懒之际,一看到如此真实的报告,犹如濒危的病人一下输入了新鲜血液,顿时变得鲜活起来。我睁大着眼睛搜索着字里行间,似乎在鉴辩真伪。但毫无疑问心里又升腾起了首战时的那种豪情万丈,只是嘴里嗫嚅着:“我们有这运气吗……”   最终我同意了胡澎的方案,准备他约了人见面。   几天后,胡澎带着一位珠光宝气的少妇到了我楼下。他介绍说:这是玲子,他以前的同事,现在做电器生意,玩过几期足彩,上了瘾。玲子特欣赏胡澎的脑瓜子,这次就是来找他合伙买足彩的。没想到胡澎己经搞得家空业尽,听胡澎讲你为人不错,想合作发点财。我笑了笑。   已经到了赛季的收官之战了,也就是各种怪异的情况都会出现:强队会莫明其妙输球,此为放水;弱队之间会打得不可开交,此为拿分上岸;强队会为关系好的球会作殂击手,此为围赵救魏。胡澎召集我和玲子开了个“收官期足彩研讨会”,他说情况越复杂,奖金越高,建议收官期的三期足彩不惜重拳出击,集中优势兵力打个漂亮仗,坚决拿下500万!胡澎说到此处竟有些眉飞色舞,而玲子更是无限憧憬,两只手举起来哇哇大叫起来。说实话,我心里却有些发虚,知道这种重拳出击的战略恐怕在妻那里通不过。几万元的票子,要是打麻将即便打大点,也要一天二天数个来回,还过点赌瘾,只要一进足彩站,倏忽间便会消失得无影无踪,这可输的是血汗钱呀!据报载,国家体彩办公室公布近几期的体彩收入进项己有百多个亿了,他们是坐赢不输,咱草民可就折腾不起啊。想归想,胡澎和玲子在一边打着气,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仿佛就看我平常有模有样的男子汉做出姿态了。我想得到老母亲那里拿二万元钱了,说什么也不能认这个栽,一咬牙:“就这样!”   我们的战略计划是,共动用六万元,玲子占三分之二股份四万,我占三分之一,出二万,按比例分成,如拿下头等奖,胡澎的补贴则按分成摊派。      【五】   这似乎是一次悲壮的征程,大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玲子说她还有事先走,请二位大哥多操劳操劳,说完“刷”地打开提袋拿出四摞老人头票。玲子那潇洒劲儿一下震住了我,看来大男人这下也得当真了,我得骑着摩托去找母亲了。你还得服我们的胡澎,临到晚边,我从母亲那里拿钱回来,就接到他的电话,他说先草拟了一份“足彩投资可行性报告”,他要我速去他家“审核”。   可笑的是,如今的经济社会总会产生一双双“慧眼”,哪里有钱赚,哪里便会有这种“慧眼”。随着足彩的兴起,报摊上也摆满了诸如《310》、《足彩指要》、《500万》一类的足彩指导报刊,每张报纸都吹上了天,如何足彩高手云集,如何为彩迷指点迷津,似乎谁买彩前不买他们的报纸绝对会后悔莫及。初时,我和胡澎也笃信了,每期总要买个五、六种报纸参考,久了便发现他们各说各话,对彩迷的“实战”无济于事。这回,胡澎可是亲自操刀撰写购买足彩的可行性,我不禁颇受鼓舞。 河南有看癫痫病的医院左乙拉西坦治疗癫痫效果怎么样武汉羊癫疯的医院治疗好武汉癫痫医院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