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云】家乡素描

来源:秦皇岛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微小说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在特定的地域和气候条件下,经过历史的沉淀,就形成了独特当地文化,人文风貌。提起家乡,这种情感在每个人的心中,就留有抹不去的记忆和生活的回味。不管以后岁月如何变迁,家乡总是温暖的,让一抹乡愁拽着自己的心,回荡着酸甜苦辣的滋味,弹唱出动人的歌谣。   ——题记   一道道沟来,一道道梁。梁上是小村的风貌,掩映在树木和荒草的怀抱中。我家乡大部分的村庄,在沟壑纵横中,从闪现出来的梁上,就有村庄的影子。独特的地质结构,从小的方面说被称为渭北高原,属于关中道;从大的方面说被称为黄土高原,干旱缺水,十年九旱。被人们熟知的就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因一首《黄土高坡》红遍了大江南北。歌词中带有的苍劲荒凉,旋律中带有的慷慨激昂,很像黄土汉子的性格。   在我的家乡,特别是上了岁数的男人,都喜欢背着手走路。这是因为经常走川道的沟路,在起起伏伏,上上下下中,就养成了一个人走路的特点。走过山路,或者上过沟坡的人都知道,上坡时背着手走路,要省力不少。这就是生活,在潜移默化中教会了一个人该怎么做,便恰到好处。养成的这个习惯,不管是走到哪里,都会保留着。特别是生活条件改善以后,进了城的那些汉子,还是喜欢背着手走路。这在外地人看来有些不理解,但是在这里生活过的人,一看到反而就觉得亲切了许多。   小时候的我,生活在农村。因而对于关中道汉子的装扮,记忆特别深刻:严冬里,在沟壑里走动的汉子,一身黑色的粗布棉衣裤,裤腿打着黑色的绑带,腰间缠着褐色的腰带,插着一杆旱烟锅。如果看到从沟里砍枣刺回来的汉子,那是给家里土炕预备的柴禾。只见他弯着腰,背着一捆壮实的枣刺,想着老婆娃娃热炕头,就不由地哼起秦腔,让高亢的声音回荡在沟壑里;如果看到在沟壑里放羊的汉子,一手拿着鞭子,一手拿着旱烟锅,吆喝着,走走停停,待羊儿吃饱时,便坐下来,悠闲地抽起旱烟。   读书的时候,课本上有鲁迅先生的文章《少年闰土》和《社戏》,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我的家乡有瓜地,也有社戏,更有像少年闰土一样的玩伴。时过境迁,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家乡的提线木偶戏和童年的玩伴,成为自己想起和回忆的理由。那时候家乡的人,之所以爱看戏,有两方面的原因:第一,物质匮乏,文化生活单一,只有看戏可以“大开眼界”;第二,通过看戏,可以增强亲朋之间的走动,拉近邻里关系。在演出的传统戏中,就是用“仁义礼智信”的思想,高台教化民众,积善行德,因果报应,以求民风淳朴。   说到社戏,这是村子里的大事情,比过年还要热闹。在条件允许的村庄,就是在过古庙会时,便叫来当地的戏曲社团,唱上三天的大戏。一般来说,村里会在半个月前通知大家,并贴出戏报,让十里八方的人都知晓。这时候,那些卖杂货的、卖山货的、卖小吃的、卖瓜果蔬菜的、卖骡马牲口的、卖布料衣服的、卖玩具耍猴的等等,都会从四面八方赶来。再说村里的人,为了亲朋好友的到来,打扫院子、打酒割肉、忙里忙外,喜气洋洋。整个村庄就沸腾了,和集市没有两样。   再说看戏,这是村里人此时汇聚的中心。戏里戏外,台上台下,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别有洞天。那些在前面坐着板凳上的大爷大妈们,被不知看过了多少遍的剧情,还是会感动的泪水涟涟,看到戏里的悲情之处,还会骂没良心的“剧中人”,一般代表的剧目就是《铡美案》里面的陈世美。那些站在后边的成年男女,嗑着瓜子,说说笑笑,有的更是眉来眼去,各怀心思;在戏台周围的小吃摊上,更是被络绎不绝的人们眷顾着。试想,吃着本地的美食,听着家乡戏,能不欢愉吗?最活跃的还是孩子们,在戏台的周围跑前跑后,拿着刚买的玩具,如获至宝的抱着。   看戏的人都知道,戏是假的,是由人编的。可是,不管再古老传统的剧目,人们还是喜欢看,因为在戏中,多多少少都能碰触到与自己经历中的相似之处。与其说在看戏,倒不如说这是一次村民集体在回忆过去的岁月。此时,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告知着每个人,在人间烟火里,悲欢离合,爱恨情仇的情感是永恒的。正因为如此,让人间里总是在繁华中开始,又在没落中闭幕,就这样一代又一代人,延续着人生起承转合的情感。   遇上难得的机会,回家乡看看,就会发现一切都变了,竟有种桑海变桑田的感觉。童年记事中的那些老房子没有了,被混凝土的平房完全代替了;曾经村上的那些老人,只有在“音容宛在”的照片中看到;那村头的涝池、老柳树;打麦场、麦秸垛;没有了;我曾经上学的学校没有了,村上家家门前的牲口没有了等等,让我感到陌生了许多,更有种“儿童相见不相识”的尴尬。与我童年的那些玩伴,也成为鲁迅先生笔下的“老闰土”了,但是那种亲近感依然如初,在彼此呼喊小名之时,让我一颗漂泊的心就回归了。   我把这些家乡的记忆,在自己心里早已经素描成鲜活的画卷。这种没有着色的画卷,保留了村庄特有的质朴,没有浓墨重彩的市井味,而是从人生岁月中刻印出的原汁原味。不论什么时候想起,都是那么的充沛生动。有时候,我感到自己很庆幸,在心里保留了乡音乡情乡韵。当我背着胳膊走路时,就还原了家乡人特有的身形。这种成为习惯的方式,让我在散步中,认清了自己是地地道道的关中人而自豪,因没有忘记当地的风土人情而温暖。   家乡小村里的印象,留给我心灵上温暖的抚慰。不管自己是离开,还是留守,都会牵挂着自己的魂。而村庄却是沉默不语,在目送中,告知着生养过的每一个人,自己的根在何方?在这个平凡的小村中,既然能让自己出生,也就能让自己安魂于此。对于经历了人间繁华的人来说,更能体会到小村对于自己的意义。如果说,人生是一个圆的话,那么村庄既是一个人人生的起点,也是一个人人生的终点。可笑之处就是,有太多的人,待到迟暮之时,却回不到自己的人生终点了。   家乡素描,在我的心早已刻印生根。我在北方,家乡的小村有名,更有情。在这方山水之中,留有着太多的故事,厚重而沧桑。家乡有山,虽然不高,名曰梁山,却流传着汉武帝的故事;家乡有水,神泉汇聚,以处女泉最为有名,流传着周文王和太姒的爱情故事;家乡有戏,名曰线戏。有诗云:一线串连天下事,双手拨动当今人。家乡有美食,名曰踅面,味美价廉,酸辣可口。因而,来到这里的朋友,或者远方的游子,停留之时,且莫忘了我家乡的文化符号,风情素描。 郑州癫痫病那个医院好点武汉儿童羊羔疯权威医院武汉癫痫治疗中心四肢抽搐是癫痫的症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