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文章内容页

【荷塘】西藏随想录(外一篇)

来源:秦皇岛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武侠仙侠
破坏: 阅读:627发表时间:2015-12-31 20:08:39
摘要:西藏,是一个神奇的地方。那里不仅有神奇的雪山冰峰,也有神奇的风俗人情。到过西藏的人,一定会感到不虚此行。没到过西藏的人,为了不留遗憾,还是去一趟吧,那里绝对值得一去。

《西藏随想录》
   古人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读书,可使人增长知识;行路,可使人丰富阅历。有些东西,非亲身经历难以体味个中奥妙。几年前,我因公入藏,历时月余,感触颇多。时间愈久,倾诉的欲望愈强,是以记之。
   小时候,常听到西藏一些歌颂毛主席的歌曲,称老人家为“金太阳”,尽管也学着唱,但心中却有些不解:他们为何不如我们一般称之为“红太阳”?到了西藏,才恍然大悟:在那里,由于空气稀薄、湿度低,太阳从初升到落山,都是金光闪闪的,到了什么山上唱什么歌,这话在理。
   西藏,有许多神奇秀美的湖泊,闻名遐尔。纳木错、羊卓雍错、色林错,等等。很遗憾,因公务在身,我未能一睹这些名湖的娇容。但途中也遇到过一些大大小小的湖泊,个个湛蓝清澈,与周围灰黄色的山坡反差强烈,使人感叹自然之造化。问湖哪得清如许?为有冰川雪水来。根据陪同我们的当地同志介青岛哪里有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绍,我暗自归纳了一下,这些湖泊大致分为两类:一种是神湖,在湖中沐浴可获神灵庇佑,湖中之物自然神圣不可侵犯;一种是鬼湖,从前当地少数人有水葬习俗。窃想,当地藏胞不吃鱼的习惯是否与此有关?
   藏族同胞能歌善舞,似乎处处都有才旦卓玛般优秀的歌唱家,嗓音高亢嘹亮、响遏行云,曲调间透着天空地阔、悠久辽远的苍凉之感。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此言不虚。在西藏,最使我感动的一次歌唱是在一所小学听一群稚气未脱的藏族孩子高声齐唱那首耳熟能详的歌曲:“太阳和月亮,是一个妈妈的女儿,她的名字叫光明;藏族和汉族,是一个妈妈的女儿,她的名字叫中国。”他(她)们唱得情真意切、专注投入,我们听得心潮澎湃、热泪盈眶……
   西藏之行,使我深深感受到,藏族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中最善良、淳朴、宽厚、好客的民族之一。所到之处,迎接我们的笑脸都是那么的真诚、亲切,绝无半点客套虚情,使我们如沐春风之感。在藏胞家作客,他们也总是倾其所有,唯恐待客不恭。我目睹了日喀则市民万人空巷自发上街欢送山东、上海援藏干部的感人场面,那种难舍难分、发自肺腑之情,令观者无不为之动容。
   西藏有许多大大小小的寺庙,敬奉的佛像前也有功德箱。与内地不同,那里的功德箱是开放式的,捐多捐少随缘。如果你没零钱,可以按想捐的数目自行从中找零,也没人看管你。我想,这一习俗除了说明藏胞宗教信仰的虔诚之外,也折射出他们美好的民族天性。
   说到西藏,不能不提一提有些人视若畏途、谈虎色变的高原反应。我觉得,高原反应既是一种生理现象,更可能同时也是一种心理现象。你越紧张,反应会越重;反之,则会减轻。我自忖体格一般,但在藏月余,没吸过一次氧、没吃过一片药,感觉良好。原因何在?精神状态是关键!
   朋友,说了这么些,不知是否能引起你些许对西藏的兴趣?我想告诉你,西藏绝对值得一去。去了,你会感到不虚此行、受益终生!
  
   《西藏的天葬》
   前些日子,我写过一篇名为《西藏随想录》的散文,粗线条地记述了在西藏的所见所闻,文章发表后,有朋友给我留言说,“听你讲过西藏的天葬,很让人动容,为何不写写?”
   的确,作为藏族习俗的一道独特景观,天葬很能引发人们的好奇心理。我当时并不是不想写,之所以没有涉及这方面内容,主要出于以下考虑:其一,我只是听藏族朋友概略的介绍过天葬的有关情况,并未目睹过天葬的真实场面。在西藏,人们是很忌讳外人到天葬现场的,即使是空无一人的天葬台。单凭人们的口头介绍就冒然动笔,难免发生以讹传讹的问题。其二,这是个涉及民族情感的敏感话题,把握不好分寸,很容易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尽管有上述种种顾虑,但写写天葬的念头在我脑子里却始终挥之不去,经过反复的斟酌思量,我还是决定要写一写。但想猎奇的人可能要失望了,因为我不能对天葬的具体过程和细节进行写实性的描述,而是想着重谈谈对这一生命现象的思考和感悟。
   是的,天葬应当算是一种生命现象,它体现了藏族同胞对于生命的一种态度。在他们看来,人来到世间的时候两手空空,去的时候也应当干干净净,既不浪费财物,也不占用土地,惟愿魂灵能顺利升往天国,这大约就是藏胞钟情天葬的思想认识基础。这同我们汉族常讲的“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赤条条来去无牵挂”等等,意思大体一致。所不同的是,藏族同胞把它真正落实到了行动上,而对许多汉族人来说,只是在口头上说说而已,只要条件许可,很多人还是想厚葬的。
   说到天葬,就不能不说到鹰鹫了。在藏族同胞眼中,翱翔于天际的雄鹰,代表着一种神奇的力量,是逝者灵魂得以飞向天国的最好载体。因此,他们把雄鹰当作神灵一样供奉,决不允许对它们加以伤害的。在西藏,我听到过解放军进藏时,有的战士因为不了解藏族的这一习俗,为保护老百姓的鸡枪击鹰鹫险些酿成严重事端而受到处理的故事。据藏族朋友介绍,每当看到天葬的队列走向天葬台,在附近飞翔盘旋的鹰鹫们就会不约而同地飞落到天葬台周围的山坡上,密密麻麻的鹰鹫森然罗列、安静等候,那场面很是让人震撼!
   不管别人怎么看,我觉得透过天葬这种习俗,让人能够体悟到藏族人民对待生命的一种态度。这种态度,较之于那种到死不撒手的厚葬观念,真的要达观、坦荡、无私、健康得多。其实在不同的民族习俗中,都蕴涵着一些健康积极的因素,关键在于你能不能用心去看、去想、去发掘。对这些积极的因素,人们应当给予必要的理解和尊重,而不是不分青红皂白地妄加指责。
   写到这里,我很想用一句话来概括藏族同胞心目中的天葬。为了这句话,我想了好久,不经意间,我突然想起了韩红的一句歌词——“那是一条神奇的天路……武汉癫痫啥地方治的好湖北哪里有治癫痫的专业医院?

共 218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