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内容页

【轻舞.秋韵】叶落成伤_1

来源:秦皇岛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心情随笔
从山脚下往上望去,这时候栖霞居白色的墙壁仿佛涂上了一层红晕,阳光从屋顶洒下来,有一种柔柔的感觉,随着屋前那株红枫摇曳着。这时候,栖霞居上空的天高了,云也淡了,但是,这种淡淡的色彩就让那丝蓝显得更为纯粹,稍看一会儿,我就觉得空气也渐渐变得凉飕飕的了。   枫叶红时,栖霞居的秋色浓了。   每次走到栖霞居,我总是习惯性地坐在门前的石门槛上面,然后双手托腮,望着对面的山,或者望向来时的路。这个季节,对面山上的芦花是最美的时候,那种随风摇曳的姿态,那份一低头的温柔,那片白色,配合着一边的红枫,那种色彩的斑斓,仿若我刚才在山下看着白色的墙壁在阳光下那份美感一样令我痴迷,我想,如若在城市,这样的美怎么能够收入我的眼帘呢?   站起身,我沿着屋子四周走了一圈,不得不说,一个夏天没来,栖霞居的景色仍然那么美。只见屋后院子里的樱花树被秋风吹拂,枝条摇曳着,略显黄色的叶子仿佛不堪承受秋风似的,掉落的同时,飞舞着发出“沙沙”的声音,让人心疼。我不由得想到春天里樱花烂漫的场景,那时候,樱花如雪,我只要一打开门,就能够闻到那份淡雅的气息,然而,那时候,我也心疼樱花落。那时候,向晚的微风中总是夹着几片掉落的樱花瓣,它们在院子里飞舞着,犹如一只只美丽的蝴蝶,那么轻盈,却让人心疼。   屋下面的田野里,一只羊在田埂上慢悠悠地走着,我感觉到轻轻吹过的风儿把它背上的毛都吹乱了,顺着风儿吹来的方向望去,心里突然想,那片红红火火的色彩不就是在阳光下晒秋吗?秋风似乎也染上了红色的喜气,它从我的头上跳跃着而过,这一刻,我仿佛听到了秋风中秋的絮语,可惜,那只羊听不懂秋风的独白,它也没有抬起头,依然慢悠悠地啃着田边的杂草。   风吹实了我脚下的路,我的目光反而变得柔软了许多,眼前的田野有一种静态美,这种美是城市的喧嚣无法融入的。在栖霞居,那么多的天空,都是湛蓝湛蓝的,山上的村庄,哪怕有炊烟升起,也有一种静态美,只有陌生人到来,才会有狗叫声打破这份宁静,然而,不是逢年过节,山上几乎不会有陌生人来,就像我,每年来栖霞居的次数也是少得可怜。   秋天的田野,因为沉甸甸的稻穗,就多了一份收获感,这时候田里的色彩尽管不是春天里绿油油的水嫩,也不是夏天里的青葱,但是,这份金黄色,让我明白秋天是一个收获的季节。   每年秋天,我都会来栖霞居小住几天,打理一下的同时,顺便也赏赏山上的秋色,就像是在春花烂漫的时候来后院欣赏樱花一样,让自己的心静下来,在山居中独自沉醉几天。这时候夕阳洒在栖霞居的屋顶上面,点点金光闪烁着无比的美丽,那种美显得十分华丽,屋顶仿佛披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耀眼又多彩。   其实,坐在栖霞居门前看夕阳西下,看着耀眼的光芒慢慢滑落对面的山峦,看着那种纯粹的晚霞越来越远又越来越淡,我也会陶醉。有时候,我会欣赏着夕阳那种静美而轻轻念叨:“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但有时候,我也会从夕阳想到自己的人生,想着夕阳的从容,想着自己的浮躁,一种潇洒的心态便慢慢的在心中向夕阳靠近。看得多了,不知不觉间,在职场,在商海,自己也像夕阳一样收敛起了光芒,性子也渐渐变得温和了许多。   我喜欢静态美,就像这一刻的夕阳,无论它落在哪里,看在我眼里都是恬静的,如同一位温柔的少女,脉脉含情的眼神,看一眼就让我忘不了。   春夏秋冬,每一个季节,栖霞居都有它不同的景色。那一年春天,我和云儿第一次来栖霞居山上,面对眼前的一切,我就不想走了。尽管那时候樱花快落败了,但空气中那份清香依然吸引着我,加上蓝天白云和对面的青山,脑子里瞬间跳出来一个念想,我得把自己留在这个山上,哪怕一天,哪怕一晚。那时候,午后的阳光暖融融的,云儿陶醉在那份醉人的光波里,她身上的土家族服饰随着她翩翩起舞而发出一阵子悦耳的声音,我突然想起“环佩叮当”四个字,而后微笑着说:“云儿,你好美哦。”云儿在我身边停下舞步,伸出右手就那么一划拉,看着我的眼睛轻轻地说:“沙,我们在这个山上买下一间古朴的民居吧,然后,你在房前屋后种上樱花和海棠,等到每年春花烂漫的时候,我们可以来山上度假呢。”   然而,那年秋天,当栖霞居的屋顶上升起袅袅炊烟时,云儿她早已去了墨尔本,她把心中的栖霞居落在了海边,也把白墙黛瓦变成了耀眼的红色。后来,每次在电话里,云儿总是和我说,等她忙好这阵子就要来栖霞居住几天,可我知道,某一天,她如果真的来了栖霞居,那时候,她就不会再离开了。   今年樱花盛开的季节,我一个人去栖霞居住了几天,看着樱花落,想着当初云儿让我种下樱花,我摇摇头,无声地笑了起来。那会儿,我在心里想,理想与现实终究是有距离的。   在我眼里,坐在栖霞居门槛上看那条弯弯曲曲的路就是一道美的风景。住在栖霞居,每一个早晨都是喜悦的,或者是快乐的。推开门,清脆的鸟鸣声扑面而来,阳光早已透过枝桠落在石板上,风中传来炊烟的味道。   然而,栖霞居的夜晚很多时候都是寂寞的。   夜深时,山上几乎没有了行人,越来越深沉的月亮却让我感受到黑夜的幽怨,那时候,我想借助月光洗一洗门口那一长串风铃,但又怕风铃“叮叮当当”的声音弄醒不远处别人家的那只羊。   月亮沉默不语,风铃无言,我抽着烟,望着对面的红枫林,孤独在蔓延。“树的影子也在颤抖吗?”我喃喃自语着。月光下,寂寞仿佛长出了翅膀,透过风摇曳着。比风还要寂寞的我,却在风中忍受着孤独。这一刻,我想在墨尔本的丫头了。   一缕忧伤坐在黑暗的深处,它看着我身边这幅抽象的画,突然间为我而忧伤。我一支接着一支地抽烟,让黑暗在指间弥漫,让烟火碰撞黑暗,不想,月亮也孤独地闭上了它美丽的眼睛。我从门槛上站起,额头上升起凉飕飕的感觉,果然是夜凉如水。   夜更深了,月亮忍不住激动,它伸手想去触摸黑暗的颜色,却不想被风儿刺破了手心。我漫步在苍凉的深夜里,望向不远处的青砖黛瓦,望向那只羊圈里的羊,突然想,它是不是在看着我呢?   想到云儿,思念,像秋天的落叶,落地成伤。尽管一缕秋风,遮掩了些许心事,但是,秋意终究成了我眼中最妖娆的点缀。   而想起丫头,思念,却浅了岁月留下的痕迹。我发觉,那叶子也仿佛在风舞动的声音里替我诉说着那份纯粹的思念。   秋韵绵绵,将一份寂寞清欢,寄在栖霞居的山水之间。或许,对于我来说,秋天就是一个思念的季节,叶落,秋风秋雨绵绵,每一缕风,每一滴雨,满是思念的韵味。   其实,只有云儿知道,我在栖霞居,是在等待,等待一场秋雨缠绵秋风的清欢。   但我不知道的是,这时候,一阵风带走了栖霞居门口石阶上所有的落叶。   就像那天,风带走了雪一样。 黑龙江治疗癫痫病首选是哪家武汉的哪家医院可以治疗癫痫武汉中医如何治疗癫痫病北海哪有能治癫痫病的医院呢